f7r64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異世之戲中戲-宴會4閲讀-5o0g4

異世之戲中戲
小說推薦異世之戲中戲
看是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了,于是北堂走了上前,想仔细查看一下,可是却被人拦住了“抱歉,我们的人出事了,要医也要大夫来医”,原来是中毒官员那边的人,看来是怕北堂趁看病时来个“毁尸灭迹”。
北堂是不可能走的,如果人真的死了,那么这个栽赃就真的成功了,北耀国即使赢了也不会有人承认,所以北堂脸上的淡笑没了,板着脸对拦着他的人严厉的说“如果你再阻拦下去,那么我只能怀疑你别有居心了。”
在场的大多数都是聪明人,自然能理解北堂的意思,人家好心给你的人看病,你却推三阻四的,这不摆明心里有鬼吗?
于是那官员只能让开了,北堂看了看面色,又把了脉,还是看不出问题,北堂心里有些疑惑:这是什么毒?居然没见过。我该用什么药解了它?
这时,北耀国的太后出声了“太子啊,看你那么熟练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学过医呢?”说罢捂嘴娇笑几声。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好你个北耀国太子,没学过医还在这里装成一副学识渊博的样子,真是太无耻了。听到太后这么一说,下面的人都纷纷窃窃私语起来,一时间场面几乎失控。而在没人看见的地方,皇上的双手紧紧攥着,死死克制着内心的愤怒。
要忍,要忍住,快了,就快了,忍了18年了,也不在乎那么几天了。琴儿,你等着,我很快就报仇然后来陪你了,等着我。
好半天,他才平复自己的愤怒。向下面摆摆手,笑着说“大家稍安勿躁,朕的儿子不才,得到大名鼎鼎的蓝羽仙子的认可,收为徒弟很多年了。”
“哇!真的?北耀国王,你该不会是骗人吧?蓝羽仙子应该不是很老吧,这么快就收弟子了?”
“对啊,国王陛下,这是真的?”
“……”
一时间场面又失控了,北耀国国王也没猜到说出真相后会有这个后果,于是他一时愣住了。
北堂沉浸在思索中,什么都忘了,于是“搅屎棍”太后又说话了“什么?皇儿,你说的是真的吗?不巧,我昨天刚好邀请到了蓝羽仙子出席我们的宴会,就让她给那位大人诊治一下吧。”
一听到蓝羽仙子这个名号,下面的人都安静下来了,希望能够看到蓝羽仙子的真颜。
璃羽正在喝水的手顿了顿,她可没收到什么请帖,看来是个假货呢,这下有趣了。
丹修
而知雨郡主和静郡主则满脸喜色,不停地问一旁大腹便便的女人自己形象怎么样?会不会显得太艳了?蓝羽仙子会不会不喜欢?引来旁边的男子大大的白眼。
而一个穿着青色衣服,上面也绣着羽毛的男子也是满眼的期待,只是他隐藏的比较深,没人看的出来。他就是之前在茶楼被璃羽救了的人,南湾国的二王子,南玉华。同样的,他身边几个同样带着面纱的男子也是兴奋的很,但是自小学习的礼仪让他们不能做出不雅的举止。
这时,一阵香风来袭,扑鼻的花香让璃羽受不了的打了个喷嚏。
混元法主 沈默的香腸
一个女人,穿着青色衣服,身上绣了一大堆羽毛,就连发饰上也插着羽毛,看起来就像是一只绿孔雀。一边走,身边的人就给她撒羽毛,飘飘洋洋的羽毛雨看起来但也有几分美感。最让璃羽失望的是,顶着她现在这张脸,却把脸涂的比怡红楼的老鸨还要浓,让人倒尽了胃口。
看到这个“蓝羽仙子”,丞相大人一家的人非常整齐的把口中的食物喷了出来,于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了。
丞相看着“蓝羽仙子”那张脸愣住了,但是敏锐的看到没有胎记,所以很快平复下来,默默擦了擦嘴,继续看戏。反正与他无关,就别多事了。
坐在后面的女生们嘴张的大大的,见鬼了,居然有人跟那个贱人长得一模一样,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当年失踪的不是一个,是两个?看丞相没有说话,纷纷闭嘴,有两个在府上堵心堵肺就够烦了,要是还来一个,她们还活的了吗?反正爹爹也没说话,她们也懒得自找不快。
可是墨痕却笑到在地上打起了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受不了了,蓝羽仙子,哈哈哈哈哈,居然是这个样子的,哈哈哈哈哈,不行了,怎么会长得蠢成这样子。”
一些眼尖的看见在地上打滚大笑的女子居然长得跟蓝羽仙子一模一样。不禁疑惑起来。联系前几天丞相大人找回了失踪已久的女儿,难不成正在吃东西那个是丫鬟,代替小姐坐在那里,然后真正的小姐就是这个蓝羽仙子?
又看向从一开始就坐在那里只会吃的女子,纷纷摇头,蓝羽仙子应该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怎么会是爱吃成这样,看那桌上比人高的碟子,心里默认不可能。肯定是个小丫鬟,第一次来到这里才会毫无仪态的吃成这样。虽然说那位化的妆恐怖了点,但是应该就是真正的小姐了。至于二小姐这样嘲笑自己的姐姐,大家都认为是因为大小姐回来抢走了本属于她的宠爱吧。姐妹相残的戏码,见得多了。
不少人都是这样先入为主的认定,没人看见,知雨的热情瞬间没了,轻声对她妹妹说“不是她,绝对不是她,我认得她身上的味道,那种香味闻过了就不可能忘记,所以绝对不是她。”
一向很听姐姐话的静郡主乖乖的点头,然后安静的坐了回去。她也不认为那个恐怖的女人就是自己的偶像,她这些年收集那么多画报和书籍,即使没看到正脸,但是也知道偶像那一身风华自成的气质是没法掩盖的。
璃羽默默把笑得癫狂的墨痕拉了回去,看见墨痕还是笑得东倒西歪,于是一个手刀下去,墨痕就彻底安静了。看戏的人看见璃羽如此狠,如此无情的下手,吓了一跳,这女人太凶残了。璃羽这一举动让知雨注意到她,再加上她先天就比别人灵敏的嗅觉,于是瞬间就眼神火辣辣的盯着璃羽,让不明所以的璃羽汗颜:抱歉姑娘,我对百合没兴趣。
知雨兴奋的扯着妹妹小静的袖子“找到了,我找到了,在那里,在那里啊,快看,戴面纱的女子,是她,我认得那味道,是她……”
“姐,淡定。那么多戴面纱的,哪个是?”小静也有些激动,但是没知雨那么疯。
知雨也知道自己激动过了,所以她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激动,低声说:“就是一手打晕墨痕的那个女生啊,是她,就是她。就是那个味道,我认得的,肯定是她。”
“恩,我知道了,我一定要拜她为师,丞相府我肯定要去的,明天我就去。”少女眼中闪过坚定的光,昭示着她不可阻挠的决心。
不过没人会注意到她们,因为那个“蓝羽仙子”看见那个口吐白沫的人,“惊讶”的叫了一声:“这人怎么了?看起来中毒了啊,快让开,让我来救他。”
可惜动作幅度大了点,一路粉尘飘飞,特别壮观,璃羽忍不住想冰封了她,实在是受不了了,她就是一个人形生化武器啊。那些含铅的粉尘飘进肺里不但不出来,还会影响身体健康,实在是太可怕了。即使是她,也要驱半天才能驱干净。
“蓝羽仙子”走到看起来已经快死的人面前,似乎感受到陌生的气息,北堂很快清醒过来,看到那张布满脂粉的脸,有些吓到了。他抓住她的袖子,有些不肯定:“羽?你怎么弄成这样?额,不是,抱歉姑娘,在下失礼了。”
立刻就看出来人不是自己心爱的人,他立刻后退好几步,才礼貌的道歉。而那个“蓝羽仙子”早就看呆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没事,没事,奴家是蓝羽仙子,这厢有礼了。”
北堂的脸瞬间就黑了,这么恶心的人也敢冒充“蓝羽仙子”,他条件反射性的看向坐在椅子上淡定喝茶的人,有些疑惑。
璃羽微不可见的摇头,示意别轻举妄动,北堂立刻把头转回去。向“蓝羽仙子”说:“姑娘你忙,我先回去了。”
转身回去的北堂没有看见周围看戏的人诡异的目光,只看到上首父王那有些扭曲的脸还有太后那诡异的笑。他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还是静观其变好了。
只见那“蓝羽仙子”拿出一颗药丸融入水中,给那人喂下,不一会儿就醒了。大家看着“蓝羽仙子”眼睛都快冒光了,真是神医啊,中毒的人眼看就不行了,蓝羽仙子仅仅是一颗药丸就把人救活了,要是把这么一位神医拉拢了,自己国家以后害怕有病没法治吗?
璃羽再不明白她的用意是什么就是傻子了,不就是卖弄自己的医术吗?
“治好”了那位中毒的人,她才优雅的转身向太后行礼,其实动作看起来还是挺美的,一举一动十分得体,前提是忽略了漫天飞舞的粉尘。
“草民‘蓝羽仙子’参见太后娘娘,娘娘万福金安。”
“好好好,免礼,快起来吧,来人,赐座。”
“谢娘娘。”
两人一唱一和,完全把正首的皇帝和太子给忘了,一时间皇帝的脸色难看无比,太子却只是淡淡的笑着,仿佛没有看见有人在自己眼前。
丞相大人脸色也有些不好,这女人弄了个什么“蓝羽仙子”回来,而且当目睽睽之下不给皇帝行礼,只给太后行礼,想篡位可以隐秘些吗!!!
碍于面子,皇帝没有说话,太子也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于是皇上大人就把目光投向丞相,示意他出句声,别顾着看戏。
超級劍修
收到皇上犹如杀人一样的威胁视线,丞相再想置身事外是不可能的了,于是他拿起桌上的酒杯,向“蓝羽仙子”远远的敬了一下:“本相不才,久闻‘仙子’大名,知其琴棋书画精通,十八般武艺不在话下,但是今日一观却有些失望啊。”
“哦?丞相大人为何这么说?”优雅的回问,至少在礼仪方面她就做的无懈可击了。
丞相大人淡淡地笑了“既然姑娘上通天文,下知地理,那请问姑娘为何不向我们的陛下行礼?”
“这么说,丞相大人你不知道,只要是神使者就可以不必行礼吗?”这女人也不是个沉得住气的人,丞相大人只要稍微那么一气就让她失去了冷静。想也不想就反驳。
“哦,这么说也对,那你为什么要向太后行礼呢?”
“这,这,我敬佩她啊,对,我敬佩太后不行吗?”她开始跟不上丞相大人的思维了。
“哦~,是这样啊,那你敬佩太后什么呢?”丞相大人步步紧逼。
“我,我,我……对了,我敬佩太后娘娘巾帼不让须眉,一代女豪杰。”她急中生智了。
“哦,是吗?身为北耀国的丞相,我倒是不知道太后娘娘做过什么让人敬佩的事,反而陛下倒是做了不少,可是你却敬佩太后娘娘,难道你认识太后娘娘很久了?”
“当然,我跟着娘娘二十多年了,怎么可能不知道。”一时被急得的忘了自己身在何处了。
“……”全场静默,“蓝羽仙子”的话是什么意思?跟着太后二十多年?难不成蓝羽仙子是太后的手下,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们或许应该换个拉拢对象了。但是刚刚太后又说人是她请回来的,那这女人这么一说不就漏洞百出了吗?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家都打着自己的小九九。而听到狐狸丞相的问话的北耀国不少官员暗冒冷汗,幸好被问的不是自己,不然绝对会在无意中把自己的老底都会说出来吧,真是太可怕了,不愧为“铁嘴狐狸”啊,这功夫可不是盖的。
“咳咳,够了。‘仙子’是我请回来的客人,丞相大人是什么意思?把本宫的客人当成了你的犯人吗?”太后显然也有些慌乱,丞相大人的毒舌她是有所领会的,但是没想到这么厉害。她更是没想到跟了自己二十几年的心腹那么蠢,被激几句就忘了一切,差点把所有的东西都说了出来。
丞相坐在位子上向太后拱拱手:“太后娘娘恕罪,本相无意冒犯‘仙子’,只是对‘仙子’有些疑惑想要‘仙子’解惑罢了,太后娘娘为何那么紧张?”
眼看场面要冷下来,皇上大人连忙打圆场,当起“和事老”来了:“好了好了,丞相大人的确有些不对,宴后我就会惩罚他,太后你就别生气了,我相信‘蓝羽仙子’也不会生气的对不对?”
太后显然还想发难,可惜皇上这么一说她就没法发难了,只好脸色难看的点点头,表示自己的“大度”。
太后都不说话了,“蓝羽仙子”也没说话,点点头表示自己不生气。
此时已经有人开始怀疑了,他们耳闻的“蓝羽仙子”绝对不是这么个窝囊样,这该不会是假货吧?毕竟冒充“蓝羽仙子”的人多了去了,不过她那手医术也不是盖的,于是不少人都混乱了。
一时间大家都带着满腹的疑虑在吃东西,席间一片寂静。突然,一声突兀的声音响了起来:“呀,真是年纪大了就容易健忘了,刚刚我听皇上说太子拜‘蓝羽仙子’为师,蓝羽,你真的收了太子为徒弟吗?”
正在动筷的“蓝羽仙子”马上放下手中的筷子,掏出手帕擦擦嘴,再礼貌的回话:“回太后的话,我并没有收任何弟子,并不知道什么时候收了太子为徒弟。”
这话一出,陛下的脸黑了,太子的脸僵了,太后满意的笑了,众人混乱了。
只见这时,“蓝羽仙子”收到了太后的眼色,站了出来,微笑着说:“我看太子根骨不凡,是个学医的好苗子,看在太后的面子上,我就收了你当徒弟吧。”当然要收了你当徒弟才可以狠狠的折磨你,弄死你主子就可以当女皇更顺利了,想想就开心。
那副施恩的样子却让不少人羡慕起北堂来。神医亲自收为弟子诶,真是莫大的荣耀啊。但是也让某些人忍不住想捏死她,璃羽就是这些人中的一个。你当你的冒牌货就好了,我还没说你什么呢?现在居然还敢把主意打到了笑笑身上,真是活腻了。心中燃起一股莫名的怒气,璃羽只把她当成是作为一个母亲对自己儿子被坏人觊觎而产生的怒气。
“卡啦”一声,似乎某种物体被捏碎的声音,在寂静中显得尤为清晰。循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原来是那个暴力女。这样的女人真是太可怕了,先是打晕自己的“小姐”,然后在大庭广众之下把杯子捏成粉碎,真的是碎成了粉末。微风吹过,粉末就这样被吹走了。
“这位小姐,你是对‘蓝羽仙子’有什么不满吗?”太后率先出声,似乎在责怪她的不懂礼貌。其实往深处去想,也不难知道,她这是在迁怒。
“还真是猜对了,北耀国的太后娘娘。”娇媚中带着些许愤怒的声音从面纱后传出,让不少人半边骨头都酥了。这才是这具身体原本的声音,璃羽一直压抑着,但今天她因为愤怒忘了。丞相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眼睛有些湿润,这声音,这声音多么熟悉啊,他的娘子也是这把嗓子,当初可把他迷得忘了一切,只想沉浸在这声音里,永远不醒来。
“放肆,居然不向本宫行礼,你好大的胆子啊。”太后有些愤怒,这女人真是太没礼貌了。“也对,一个被乡野村夫养大的孩子,哪里会懂礼貌呢?我能理解的。”
“礼貌是要对人说的,知道吗?”璃羽不怒反笑,“我可看不到哪里有人在跟我说话?”
“你,你……”显然璃羽成功的把她气到了,太后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捂着胸口,不停地发抖。
而看戏的人则低声笑了,今年的好戏似乎特别多啊。
璃羽本来就是打算把这个太后气的不能说话才对付这个西贝货,准备了一大通话却只用一句话把太后秒杀了,她也很无奈,这太后的承受力是不是太低了点?
其实不怪她,这太后前几天练功走火入魔,好不容易捡回条命,身子正虚弱着,不能受气,不然璃羽还得花更多的话去打击她。
看见太后不能说话了,才把视线转到“蓝羽仙子”身上,那“蓝羽仙子”看见太后被气得不能说话,有些慌了,自己该怎么办?一开始天衣无缝的计划现在好像漏洞百出啊。冷不防被璃羽这么一看,吓了一跳:“你看着我干什么?”
璃羽笑了一下,伸手拿下自己的面纱,露出那张不施粉黛的脸,众人纷纷深吸了口气,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丞相全家都喷了,这两人根本是一模一样啊。
“你就是‘蓝羽仙子’?还想收我儿子当徒弟?你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吗?”
紈絝長公主(瀟湘VIP完結) 風淩若
“噗咳咳咳咳……”下面咳倒了一大片,儿子??看着皇上那张中年成熟大叔脸,又看向璃羽那张略显稚嫩的脸,抖了抖,到底是老牛啃嫩草还是什么?不对,丞相的女儿也就18岁吧,太子都16岁了,2岁的孩子能不能生娃这还用问的吗?
璃羽没理会下面的人的目光,继续说:“你当你的西贝货招摇撞骗我没意见,但是你把主意打到我儿子身上那就是找死。刚才那家伙根本就没事,那药一个小时候就失效了,你迟一点来他就可以无药自愈了。不就是真心丸吗?药是我练的我会认不出来。我不出手就是给你招摇撞骗的机会,可惜你浪费了这个机会。说出你的阴谋吧,我可以饶你不死。”
璃羽的话一串接着一串,让这女人无法招架,不过她也不是白痴,很快冷静下来,也笑了:“这位小姐,你口口声声说我是什么西贝货,还说太子是你儿子,你怎么证明?”
“证据什么的我一向不会有,但是既然你想知道,也行。”说罢,璃羽手一扬,一股粉红色的粉末从袖口中飘出来,那女人来不及掩口,一下子就瘫倒在地,脸色发紫,看起来中毒不浅。
璃羽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讽刺的说:“这就是我的证据,恩~这药可是我新练的,叫九天断魂散。功效嘛,我就知道会在九天内你的身体会慢慢腐烂,但是不会痛会痒,痒得让你仿佛飘上云端,但是却只能眼睁睁在九天里看着自己慢慢腐烂。一边飘飘欲仙一边慢慢腐烂,我觉得这感觉很好,你说是不是啊?你不是说自己不是西贝货吗?我就让你自己治来证明自己好了,记得治好以后找我偿命啊。”
後宮心計
面不改色的说出这么狠毒的话,也只有那个诡异莫测的“蓝羽仙子”做的出来,这回终于知道谁是真的,谁是假的,也就是西贝货。说起来,还得感谢这个蠢女人呢,居然可以把真正的“蓝羽仙子”引出来。
这时,倒地的女人看见自己的手指开始腐烂,但是身体却痒痒的,有种变态的舒服感,她终于慌了,泪流满面,眼泪鼻涕糊了一脸,再加上自己脸上原来的脂粉,于是原本美丽的脸瞬间变成了染色盘,让人看了能恶心大半天。她哭着说:“仙子饶命,仙子饶命啊,我招了,我什么都招了,求求你给我解药好不好,求求你。”
璃羽示意北堂把人带下去问话,然后对她说:“恩~难得心情好,你只要招了,我就给你解药。”
“好,我招,我立刻招。”
人被带下去了,但是宴会上却一片寂静,看着璃羽的眼神也是千百种,含义也不同。但是璃羽却坐在了太子的位置上,淡定的喝茶,仿佛没看见那些目光。即使大家有千万的话想问,但是看来今天也是没什么机会了。闹了这么久,他们也有些饿了,于是纷纷吃了起来。
不一会北堂就出来了,向璃羽点头,大家又停下了吃喝,想看看这“九天断魂散”的解药是什么?
璃羽淡淡一笑,向北堂摇摇头:“没解药,‘九天断魂散’是我无意间弄出来的美容丹药,身体的确是会腐烂,但是腐烂后长出来的皮肤会更加细腻红润有光泽,恩,这应该是全身美容了,就是过程恐怖了点。别这样看我,我可是从来没没说过她会死的啊。”
众人僵硬石━━∑( ̄□ ̄*|||━━化 了,微风一吹,化作万千的粉尘飘散。人家好像真的没说过会死的,那女人被骗的太惨了。
“噗……”一直被忽略的太后娘娘终于忍不住喷出了几口血,晕了过去。顿时又慌作一团。璃羽觉得没意思,抱起自己的妹妹一声不响的回家了。
这太后晕倒倒是给了北堂一个好机会,只是不知道他会不会好好运用了。今天的宴会过得还行,回家睡觉了,今天一时气昏头居然捅了这么大的篓子,想来这几天不会轻松到哪里去,还是回家洗洗睡,养足精神对付那些上门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