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xh7q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貞觀俗人 線上看-第825章 黃雀讀書-nelzw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镇南关。
军议厅中,几十名武安州将校官员们聚在一起,围着一副很简陋的武安州及周边地区的沙盘。
其实武安州中早收集了很详尽的周边山川地形等情况,也让能工巧匠制作出许多精细的沙盘,不过这样的沙盘是武安州绝密,只珍藏在太平城秘阁。现在这里这副很简陋的沙盘,就是按那副精密沙盘简化而来,这还是阿黄才有资格借用。
沙盘虽说简陋许多,但大致的山川河流都有,且还是较为准确的。
阿黄头戴着软脚幞头,身穿褶袴军袍。
他指着沙盘上东北方向,“最新情报,按卫公的指示,左溪蛮王扶三率领左溪诸垌蛮在谈州发起了反击攻势,谈州四面溪垌的垌丁,不论老弱也都赶往增援。”
杨季真忍不住问道,“谈州城下,句町沙人部人多势众,谈州当拒城坚守,怎么还要出城浪战,万一浪输了,谈州岂不守不住,那整个左溪战场岂不是要崩?”
老杨眼光还是不错的,始终觉得谈州的左溪蛮打不过句町沙人,要是打的过,也不会被围了这么久,被一直按在地上打了。
阿黄笑笑。
“杨公你别急啊,卫公神机妙算,运筹帷幄,这样安排自然是有理由。接下来我要说的是最高机密,出了这里,不许透露出去半字,否则军法处置。”阿黄严肃了起来,“其实谈州左溪蛮反击,只是佯攻,为的是牵置谈州城下句町沙人主力。”
“卫公醉翁之意却不在酒ꓹ 而是剑在他处。”
他在沙盘上连指了几个位置。
杨季真等认真看去,却见是左溪南岸的笼州武礼、罗龙城ꓹ 还有谈州上游的龙州。
最后手指落到目前已经在他们控制中的七源州和广源州一带。
“什么意思?”
“反攻的时间到了,轮到我们出手了,还不明白吗?”
無上逍遙路
一群将校振奋ꓹ “这么多地方一起打?这是要包谈州城下沙人的饺子?”
“不,兵法有云ꓹ 围必阙之,方为上策。”
“我们这次是要三面合围ꓹ 留一面。”
“为啥要留ꓹ 谈州城下一劳永逸的解决掉他们,多省事。”
淩辰傳
“干就完了。”
“直接决战。”
一群将校你一言我一语的,好不热闹。
“卫公乃我大唐霍骠骑,难道用兵还不如你们?直接围死,句町沙人必做困兽之斗,到时拼个鱼死网破,必然会造成很大伤亡ꓹ 实不划算。所以故意围三缺一,先瓦解其斗志ꓹ 令其亡命溃逃ꓹ 到时我等再从容追杀ꓹ 则便可不费吹灰之力ꓹ 将其歼灭也。”
“那我们打哪里?”
“我们的任务第一是守好镇南关,总得防着到时有沙人狗急跳墙ꓹ 万一有人慌不择路的往我们这边跑ꓹ 总不能让他过了镇南关ꓹ 窜到我们武安州境内做乱的,一个句町蛮也不得入境ꓹ 这是死命令!”
“咱们镇南关如此险要,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句町蛮溃军怎么能过去?就算大军来,也攻不过去啊,我们这么多人,也不能干坐在这啊?要不,抽调点人马去增援其它地方?总不能别人在打仗,咱们在看风景啊?”有将领忍不住道。
卫公的作战计划一透露,大家都为之惊叹,确实比关门打狗要强,可问题是镇南关这里的众人却有些不太乐意了,能上战场才有机会挣军功啊,身为军人,谁愿意缩后方呢。
阿黄倒不是那些一心想立功的骑士们,他做为秦琅派回来坐镇武安州的大将,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守好镇南关,这是武安州的北边门户绝不容有失。
露從今夜白
随便漏点溃兵过去,都会给封地造成极大的破坏。
守好镇南关,就是功劳。
“你们也不要急。”阿黄笑着摆摆手。
他看着沙盘,其实镇南关确实安稳,兵曹钱德兴带兵早已接防了石西城,这本来是左溪十八蛮州之一,句町入侵后,石西蛮王带垌丁主力在广源、龙州等一带与其它蛮王一直阻击沙人,结果数次大败,损失惨重。
钱德兴奉命带兵增援,实际上就是已经接管了石西,而秦琅后来也干脆在邕州将石西降为县,并将其临时划入了武安州都督府代管。
北以思明江为界,东以北仑河不界,秦琅实际上把武安州向北扩了百里,镇南关已经不再是北大门。
石西(凭祥),思明(宁明)二城,成为镇南关北面的两道保险,想到镇南关下,还得拿下关北百里内的这两城。有钱德兴、秦勇各率三千人分守二城,沙人就算先前兵锋正锐的时候也没机会,更别说眼下已经疲乏之时,一旦兵溃,更不可能窜到镇南关下。
不过小心总无大错。
何况秦琅的计划也是很周祥的,打笼州也好,打龙州也罢,其实都用不了太多兵。兵越多,后勤补给压力越大,指挥起来也越不灵活。
所以反击战都不用太多兵,在精不在多。
可武安州和诸溪垌都接到命令不断征召青壮。
召集起来的这么多人马,其实不是用来攻坚决战的,只是用来等主力精锐击溃句町蛮后,好痛打落水狗的。
说白了,就是要拉起大网,把句町蛮一网打尽。
不管大家能不能理解,阿黄还是给大家传达了卫公的战略意图,然后做了任务分派。
代嫁高門 米恩
镇南关的八百精锐战兵不动,抽调过来的团练留下一千协防,其余的垌丁屯民这些,可以出镇南关。
一部出镇南北向北,前往石西和思明二城,到那边去做些辅助任务。
喵嗚,老公太難纏
文化大亂鬥 浮生素昧
邪王獨寵逆天醫妃
另一部沿奇穷河往西北进发,近年秦家沿穷奇河谷修建道路,开设商路,从镇南关下的门县沿穷奇河往西北,修通了一条长达二百里的道路。
这条道路向西北延伸,经七源州,直抵广源州,最后到达秦琅的飞地高平堡。
上次阿黄带领武安州的兵马子弟前往句町部打劫的时候,就是走的这条路,近两年,阿黄等不少武安州封臣,甚至沿这条商路在两边开拓了不少新的屯庄。
“七源州已被卫公降为七溪县,此地是左溪上游,很是重要,我们得防范句町蛮万一突破龙州后,沿平而江而上抵达七溪。”
七溪是一块不错的山间河谷盆地,因此早就有不少蛮部聚集,并有势力不小的蛮王部落联盟,也是左溪十八蛮州之一,在先前的沙人围高平一役中,七溪也被沙人袭击,损失不小,后来秦家兵北上,击退七溪沙人,解高平之围。
眼下七溪就是秦家与高平飞地的一个必经之地,同时他又是武安州的西北侧门,谈州蛮很有可能沿左溪上游平而江一路撤到七溪,甚至有可能再沿奇穷河绕到镇南关的后面来。
“谁愿意去思明、石西,谁又愿意去七溪、高平?”
众人这时也看出来了,不管去去东北还是西北,其实都是去打辅助的,不过往东北去,估计还能寻点机会,好歹估计到时能搜捕个溃兵,打扫下战场什么的,若是去西北的七溪和高平,估计到时连汤都喝不到一口,大家不认为沙人能够从谈州一路逃到高平来,更不可能说还有胆子来打七溪,甚至再南折武安州。
众人都争着带队去东北。
“把土团壮丁都拉上去,说不定到时总还会有些机会的,镇南关有一千八百人防守,总不会有事的。”
“要我说,干脆把新征召起来的中男,也拉上一半出关去,历练历练,让小子们开阔下眼界。”
一众人都觉得这次机会难逢,既然把青壮都征召起来了,干脆除了一千八留守的,其余人全都带出关去,而武安州内诸县,各只留下少量乡勇镇守,用中男补充协助维持治安。
大家都一副机会难得,不可错过的样子。
阿黄考虑了下,觉得也没错,先前大家可都是杀进去句町境内的,句町蛮也就能怂样。如今在一个女人的率领下,也就嚣张几天,现在南有安南李大亮已经杀进了句町腹心,东有秦琅正在收网,而谈州蛮又开始奉命反击牵制,在这样的天罗地网下,他们确实没必要太小心了。
生命兌換
被点名留下的那些军官们都一脸晦气,明明领着的是精锐了,却只能在大战来临之际,坐在后方连点战争号角也听不到。
他们纷纷嚷着不服,要求宁愿去带乡勇、中男们出去,也不愿意留下来坐镇。阿黄考虑了一下后,还真就同意把这些带兵的骑士们,抽调三分之二带队出去,甚至原本留下的一千八百精锐,阿黄最后也只留下了五百精兵和五百乡勇,硬是又扣出来八百人,让他们也随着出击。
“能不能捞到机会,就看你们各自的运气了,但是有一点我要强调一下,你们到了石西、思明、七溪、广源、高平各地后,第一要务就是要把城寨的城防控制权拿到手,我不管以前他们是哪个蛮王哪个垌寨的,既然卫国公已经将他们降这县,并将他们暂时划给武安州都督府代管,那我们就必须得管起来。”
朝廷最终会不会同意把这几个羁糜蛮州划入安南道,并划到武安州下,还是疑问,但卫公既然如此做了,就是一个试探,不管成与不成,他们都要先趁机把控制权拿到手。
总不能到时朝廷同意了,可大家却没能拿到控制权吧?
这可比打什么句町蛮重要多了,灭了句町蛮,武安州也没机会分什么地盘,但左溪蛮这次被打惨了,趁机挖他们几块肉还是有机会的。
总得试一试。
就算万一到时朝廷不肯把各地划给武安州,可大家这次拿到控制权后,以后也还是能保留许多好处的,这不仅是秦家的利益,而是事关武安州上上下下几乎所有人得利益。
不仅是石西、广源等几城,东面的思陵州、瀼州、苏茂州、新安州这四州这次也被秦琅降为县,阿黄也一样计划派人前往,以加强防御为名,要把控制权拿到手。
要是这一步成功了,武安州能一下子新增八蛮州之地,地盘能扩大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