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skix优美都市言情 近身狂婿 愛下-第一千兩百六十八章 阻止你犯賤!鑒賞-aqeib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
楚云怔住了。
楚少怀的表情也古怪之极。
现在就走?
是的。
姑姑站起身后,径直走出了春秋府。
门外已经停下了送她的奔驰。
目的地,是燕京机场。
楚红叶干脆利落,说走就走。
兄弟二人也没敢上车,而是目送轿车走远,消失在视野之中。
“哥,你知道姑姑要去干什么吗?”楚少怀点了一支烟,纳闷道。
“不知道。”楚云摇摇头。“我还想问问你呢。你不是一直跟姑姑有往来吗?就没察觉到一点异样?”
“我能察觉到,那姑姑还是咱们的姑姑吗?”楚少怀撇嘴道。“姑姑一向把事儿都藏在心里,哪会轻易跟我们说?”
这倒也是。
楚云吐出口浊气,一巴掌抽在楚少怀脑门上:“少在我面前抽烟。我闻着难受。”
“是难受,还是馋了?”楚少怀咧嘴笑道。
楚云斜睨了小弟一眼,抿唇说道:“姑姑留下的那些财产,你打算怎么用?”
大靈王 魚楽
“我用个锤子。”楚少怀挑眉道。“我天天忙的鸡飞狗跳,老爸也不知道是不是出门玩了一趟,心玩野了。这下回来也不管事了,有什么麻烦,都让我顶上。可把我累坏了。”
楚云笑了笑,打趣道:“没点本事,怎么当京城第一少?”
招標代理 金色年華
“我也压根没想当。”楚少怀撇嘴道。
楚云拍了拍楚少怀的肩膀:“我有个主意,咱俩合伙拿这笔钱去干一家公司。你负责运营,我在幕后指挥全局。股份五五开,你觉得怎么样?”
“哥。你不是才跟姑姑说,这笔钱等姑姑回来了再打算吗?你现在就要用啊?”楚少怀翻了个白眼。
“当面当然要说客套话。你不也听姑姑说了吗?都是小钱,怕什么?”楚云耸肩道。
“那也不太好。”楚少怀犹豫了一下。“当然。如果大哥你有什么想法,我倒是会全力支持。至于五五开这种事儿,我建议算上姑姑一个。要不姑姑会骂我们白眼狼。”
嫡女不得寵 薄荷清涼糖
搖擺的前鋒 擼男子
“也行。”楚云点点头。“你最近合计一下,这笔钱干家什么公司,或者在什么领域投资会比较好。作为京城第一少,你也是时候拥有自己的产业了。天天在家啃老,不是那么回事。”
楚云是了解自家小弟的。
他绝对不会接受楚家。
哪怕二叔强迫他,也不会答应。
那退而求其次,让楚少怀在外面干点事儿,他相对来说可以接受。而且名义上,似乎还是给楚云打工。他就更能欣然接受了。
这对楚云来说,也是一件两全其美的好事儿。
什么都不用管,就能搞定所有资金和家庭关系。
跟楚少怀闲聊了会,楚云也坐车走了。
这小子离家近,步行回去也用不了多久。楚云可就远了。
不过他没直接回家,而是赶去了机场。
在机场的咖啡厅找到姑姑,楚云要了一杯甜蜜的卡布奇诺。坐在了姑姑的对面。
“怎么来了?”楚红叶看了楚云一眼。
“我想知道答案。”楚云很认真地说道。
“什么答案?”楚红叶反问道。
“你这次出去的目的。”楚云问道。
論反派的錯誤演繹方式
“我说了。不能说。”楚红叶说道。
“姑姑,你相信我手中的黑暗势力吗?”楚云反问道。“你觉得,如果我用尽全力盯着你的话,你接下来的所有行事,还会方便吗?还能顺利的完成吗?”
“你要惹我生气?”楚红叶微微眯起猩红的眸子。
“我担心你。”楚云抿唇说道。“直觉告诉我,你要做的事儿很危险。甚至有可能让你有去无回。”
“没那么严重。”楚红叶抿唇说道。“我也没你想的那么不堪一击。”
“我知道你很强。”楚云耸肩道。“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比我更加强大。”
“但你是个女人。”楚云一字一顿道。“作为男人,我有责任保护你。就像你小时候保护我那样。”
楚红叶沉默了。
她那一丁点的愤怒在转瞬间消失不见。
但她并不打算告诉楚云。
事实上,她也不能说。
哪怕是最亲近的楚云,也不可以。
她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还知道这个秘密的人。
从老爷子过世后,她一直独自承受这一切。
并在恰当的时机,离开燕京城,去完成这件事。
而这,也是老爷子交代给她的最后一件事。
见楚红叶保持沉默。
永恒劍神 無雙
校園純愛之日久生情 羅穎兒
官途 怎麽了東
楚云沉凝了片刻,主动问道:“你要去做的事儿,和我爷爷有关吗?”
傾世妖魅:蛇王的寵妃
“有关。”楚红叶点头。
“那和我父亲——”楚云唇角嗫嚅。没有往下说。
因为他从姑姑的表情,看到了拒绝的神色。
他知道,自己不论问什么,姑姑都不会再回答。
“危险吗?”楚云试探道。
“有点。”楚红叶点头。
“如果真的很危险。”楚云缓缓说道。“你会通知我吗?”
“应该不会。”楚红叶说道。
“我希望你通知我。”楚云说道。“除非在你心中,我一点分量都没有。”
楚红叶沉默了。
她没有继续和楚云探讨这个问题。
端起咖啡抿了两口,说道:“我要登机了。”
“嗯。”楚云微微点头,说道。“祝你一路顺风。”
“会的。”楚红叶站起身,缓缓说道。“你在燕京城即将面临的麻烦,并不会比我小。我建议你多关心你自己的事儿。”
楚云吐出口浊气:“我知道。”
目送姑姑过了安检,楚云这才转身离开机场。
车上,他看了陈生一眼,非常迷茫地问道:“你说我应不应该监视她?”
“您有这个本事吗?”陈生反问道。“或者说,楚老板是您想监视,就能安全监视的人吗?”
楚云瞪视了陈生一眼:“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楚老板是真的很有志气。”陈生缓缓说道。“但咱们在她面前,未必真的还有威风。”
楚云愣了愣。随即苦笑道:“看来你没少吃我姑姑的亏?”
“的确吃过几次。”陈生耸肩道。“刚进京的时候,我去试探过。”
“犯贱。”楚云斜睨了陈生一眼。
“我犯贱,是为了阻止您犯贱。”陈生说道。
楚云哑口无言,陷入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