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zaol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代號候鳥 txt-第七十八章 兩張百元法幣看書-5um3v

代號候鳥
小說推薦代號候鳥
吴同光必须去一趟夫子庙,李梧桐有危险,护送来的情报也有危险。他心中思绪万千,权衡利弊得失。需尽快找到紧急联络人,转情报传递出去。
联络人就在夫子庙街,却并没有提到具体地点是哪儿。吴同光生怕错过了接头机会,要求司机把车开的慢些,再慢些。司机王刚在一次清剿行动中,吴同光替他挡过一枪。
“副处长也太胆小了吧。这条大街上根本没几个人,再说咱是什么技术,还怕撞了人不成?”王刚夸张地左右摆动着方向盘,因为久在吴同光身边,说话的语气相当的随便。他的话音刚落,突然从街边窜出一个人,横身拦在了吉普车前。
神荒
所幸王刚真不是在吹牛,嘎的一声,吉普车距离来人十多公分处被牢牢的踩住。
“娘的!想死早些年咋不去当鬼子的炮灰,非得来找老子的晦气。”王刚摇下车窗,把脑袋伸了出去。
大魔頭
炮灰翻身大作戰
惊魂未定的吴同光,这才来得及打量拦车之人。只见此人蓬头垢面,身上穿的衣服,或许因为年代太久,也或许是污垢和补丁太厚太多,根本辨不出是什么颜色。看穿戴模样,明显是一个冒死乞讨的要饭花子。
乞丐左右手各执着一副快板,舞动如风车,整个身子随着扭成了一股旋风:
“竹板打,打竹板,这位长官不要恼。八年抗战您功劳大,杀得鬼子嗷嗷叫。右手枪,左手刀,肩上扛着迫击炮……”
“他娘的,你当老子是骡子,那么能扛。”王刚又笑骂了一句道,挥挥手刚要将乞丐打发走,吴同光轻声问道:“这人是谁?怎么过去没看到过他?”
“您不认得他?夫子庙附近有名的陈疯子,名字叫陈子良。不知道他爹妈咋想的, 一个臭要饭的,配得上叫这名字吗。”
陈子良?吴同光暗自一惊,这样一个疯疯癫癫的要饭花子,竟然是他的紧急联络人?
当然陈子良肯定是拿乞丐当作掩护身份了,但什么样的掩护身份不好,为何要扮作要饭花子?将军与乞丐之间的巨大反差,以后频繁接头能不引起敌人的怀疑吗。
光榮之路
吴同光心里大感不以为然,正在暗自埋怨他这位初次谋面的联络人,忽然一阵刺耳的警笛声从街口传来。时间不容许他继续犹豫下去,赶紧从内衣口袋掏出一卷钞票递给王刚,“一个要饭的,你跟他较的什么劲,把这个给他。”
“长官,打发这疯子哪里需要您破费,这点小钱我还出得起。”王刚推托。吴同光讥笑的口吻,道:“你的事能瞒得了我?昨夜跟老何他们打了半宿的牌,这个月的薪水输光了吧。”
“什么也瞒不过长官您。”王刚抓了抓脑袋瓜,难为情地道:“昨夜本来我先把老何他们的钱全赢光了,谁知他们赖皮不愿起场,结果我就……”
拉着警笛的警车已经拐过街口向这边而来。第一次接头,吴同光并不担心警车是冲他们来的,但生怕节外生枝,把钱往王刚手中一塞:“别拉裤子盖脸了,你那两下子我还不清楚,快点把钱给这疯子,我还要赶去买东西呢。”
说归说,小人物从来是不敢怠慢差事的,王刚慌忙把钱递给了陈子良:“接了钱快点滚,差点耽误我们副处长。”
天下霸刀 蘑菇
上古練氣士 思往事
“你这么凶干么,又不是你的钱。”陈子良接过钱并不忙着离开,从里面抽出两张,却交还给了吴同光,道:“俺陈疯子从来不贪心,每人只要一百元(在抗战时期国民政 府发行的法币通货膨胀严重,现在一百元法币至多够买两个烧饼的)贫富无差,童叟无欺。”
鬼首傳說 夜十三
吴同光十分清楚,陈子良不会平白无故这样做,肯定有他的道理,用手捏了捏,还回的两张百元法币毫无异样。
吴同光正感诧异,警车嘎地在吉普车的正前方停了下来,随着车身尚未停稳,五名便衣从上面窜了下来,成扇形将陈子良兜在了正中。其中两人一左一右扑身而上,把陈子良的双臂扭在了身后。
無敵召喚系統 不是爆米花
“干什么?你们是不是抢错了,俺就是一个要饭的疯子……”陈子良奋力挣扎。吴同光认得出,抓陈子良的都不是普通的警察,十有八九是保密局的人。
然后,如果是保密局的人至少他应该认识,就算不熟悉,也应该面熟。
刚跟上级接上头就暴露了,真他妈的晦气。事已至此,跟这帮人拼个鱼死网破算了。吴同光抓住腰间手枪的手又缩了回来。身为一名潜伏人员,最基本的素质让他很快抑制住了冲动,干脆双手抱肩,气定神闲看起了热闹。
一名年纪稍大的便衣最后从警车上跳了下来,几步跨到陈子良近前,用手把他的下巴挑了起来,微笑着嘴一咧,露出两颗小龅牙:“你说的没错,你果真是如假包换的陈疯子,至于真实身份是不是要饭的,就难说的很喽……”
可能是陈子良放弃了挣扎,抓他的手松了不少劲。陈子良皱巴巴的面皮,恢复了似乎是与生俱来的嬉皮笑脸:“长官,俺家已经三辈人都是要饭的了,您要是能让俺这辈子不要饭,俺子子孙孙都把您当祖宗供着……”
王的女人
“装!你他娘还敢跟老子装。”小龅牙冷不丁一巴掌甩在陈子良的脸上。
一股鲜血从陈子良的嘴角流了下来,由于他双手被扭在身后,想去擦却不能够。小龅牙随手又一拳击中陈子良的肚子,陈子良惨叫一声,双腿一软跪到了地上。
虽然仅是初次见面,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同志被打,吴同光恨不得拔出腰间的手枪,一枪一个把敌人全都崩了。他强烈按捺住冲动,抱肩的双手纹丝未动。
任何正常的人都天生拥有同情心,一个疯子被无端殴打,王刚看不下了,猛地推开车门纵身而下。吴同光本想去阻止,转念一想,当前情况未明,让王刚去搅和一下也好。
步步驚華:懶妃逆天下 穆丹楓
“你们打一个要饭的疯子,丢不丢人?”王刚双手卡腰,站到小龅牙面前。
这帮特工早看清面前的吉普车,由于抓人心切,根本没在意吉普车上坐的是什么人,王刚石破天惊的一嗓子让他们着实吓了一大跳,同时扭头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