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y7ey火熱都市异能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第十八章 天意難違?讀書-bm3ms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小說推薦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不及细想。
刺骨的寒劲已迫压眉睫。
總裁的惡魔小妻
雄霸到底不是等闲之辈,千钧一发之际,右手剑指疾点而出,以‘断玉分金’的强横劲力,斜向任以诚右拳手腕神门穴攻去。
此招正是他一身修为之精髓所在——三分神指,专门用来克制天霜拳、排云掌和风神腿。
一指之下,直取‘傲雪凌霜’招中破绽所在,确有奇效。
“砰”的一声,任以诚的拳势当即为之一滞。
然而,招式易破,想要消受其中所蕴含的内力却难。
气爆声中,雄霸身躯一震,只觉寒气透入右臂经脉如遭针刺,急忙运功压制。
任以诚功力之强,以可凭此来强行弥补天霜拳招式中的不足。
念及至此,雄霸心知绝不能给对方喘息之机,强压下经脉中的痛楚,瞬既又抢攻而上。
他双臂一挥,全力催谷体内真气,四周顿时爆发出漫天指影。
又一式三分神指携‘十万火急’之势破风急发,凌厉气劲如同一张巨网,将任以诚周身各处要穴尽数笼罩在内。
任以诚撤步后退,同时双臂扬起施展虚空灭,双臂接连在身前交错画圆,激发出一道道如漩涡般的气流,卸力消劲。
霎时间,漫天指影犹如泥牛入海,无以为继。
雄霸大惊,脑海中猛地闪过一丝念头,先前心中疑惑的答案已呼之欲。
但这时,任以诚的后续攻势再度进逼而来,双手灵动似穿花蝴蝶,翻覆间已将雄霸左腕扣住,发劲一拉,令其身形顿失,随即‘狼王印’沛然出手。
雄霸急忙运劲挣脱ꓹ 岂料脚步未稳,就觉颈侧生风。
只听“嘭”的一声ꓹ 任以诚的掌刀已砍中雄霸肩头,紧跟着脚踢丹田、提膝撞脸、掌按面门……
在他如潮攻势下,雄霸应不暇接ꓹ 左支右拙,顿时受创连连ꓹ 在不绝如缕的拳脚碰撞声中,口喷鲜血ꓹ 应势倒飞而出。
凌空一个扭身ꓹ 雄霸勉强稳住身形,不至让自己跌倒,却也尽显狼狈。
“你一直只守不攻,原来就是为了窥探我的内功路数。”
雄霸回想起自己方才接连失手,所发劲力不断被吸收,将其中怪异之处串联在一起后,终于发现了这个令他无比震怒的真相。
对方如此行径ꓹ 非但藐视他,更将他视同玩物ꓹ 戏耍于鼓掌之中。
“嘿!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你发现了ꓹ 既然这样ꓹ 那我也就不必再留手了。”
任以诚早已发现ꓹ 论功力雄霸远不如无名,当然也不会是他的对手ꓹ 之所以耐着性子跟对方纠缠至此ꓹ 就是为了探查三分归元气的根底。
修煉之天下無敵
他自邪王石之轩学得《不死印法》ꓹ 几经参悟,已经学会了其中借气窥敌的法门ꓹ 并融入了宝典武学之中。
雄霸的三分归归元气,乃是取天霜拳之阴寒,排云掌之刚猛,以及风神腿之绵长而成,和皇世经天宝典有异曲同工之妙。
若能窥得他运功的法门,任以诚说不定就可借此一探宝典武学三诀合一的至高境界。
“你以为你赢定了么!今日就让你见识一下我三分归元气的最高层次!”
雄霸怒吼一声,周身爆发出绿、红、蓝三色气芒粲然流转,以他自己为核心,形成了一道方圆数丈的气罩。
为免再被任以诚借机窥探自身根基,他已不敢在近身出手。
顯國公府 姀錫
风声呼啸,气流旋动。
在雄霸全力催谷之下,三分归元气不断提升,散发出一股亦刚亦柔的气息,化为无俦气劲卷动狂风激荡。
一时间,任以诚竟感觉脚步身形有被拉扯之感,体内真气微震,筋骨血肉更似要脱体而出。
这便是雄霸所谓三分归元气的最高境界,在练至顶峰后,可凭自身功力将任何事物分解开来,端的是匪夷所思。
“有点意思!”
任以诚诧异的挑了挑眉,催运功力游走全身,很快便将体内的不适平复,随即又身躯一震,天魔力场油然而开。
千百种截然不同的劲力,在刹那之间同时运转起来。
雄霸正自凝神运功,顿感一股磅礴之力将自己笼罩,不及反应,身子已不由自主的被向着任以诚吸扯过去。
他不由骇然失色,如此诡异的武功实乃生平仅见。
但雄霸身为一帮之中,其心境自非常人可比,他虽惊不乱,不顾身形受控,竟猛然以右手掌刀将左手拇指和尾指削断。
鲜血喷涌中,就见他面目狰狞,左臂暴伸而出,将全身功力都集中在了仅剩的三指之中,化为一道三色气芒爆射而出。
雄劲勃发,疾如奔雷电闪,狂猛的气浪瞬间撕裂地面,悍然直取任以诚胸膛。
气贯如虹,倏尔而至。
海纳百川兼容蓄,丹田散尽盈若虚。
任以诚气转虚空灭,蓦地中门大开。
在雄霸难以置信的目光中,以身体硬接下了这三分神指中最强的一式‘三分天下’!
“雄霸,你命由我不由天,今日就让我帮你挣脱命运的束缚。”
任以诚箭步迎上雄霸,右臂一振,虚空灭极招上手,‘皇者号天令’初现尘寰,话音未落,人已掠至雄霸身前一丈范围。
浩瀚如潮的经天皇气化作无伦拳劲雄势击出,势可惊天动地,摧山裂海,凛然不可抗御。
杀机临头!
雄霸怒目圆睁,有心闪躲却早已被气机锁定,全无半分退路,眼看已是命在顷刻。
就在此时!正当此时!恰逢此时!
轰!
伴随一声惊雷炸响,湛蓝色的电光陡然当空落下,不偏不倚,正好击中任以诚的拳劲,顿时爆发出惊天气旋,裹挟着天地之威,将两人同时震飞出去。
变故横生。
雄霸受气浪波及,再度口喷鲜血,但险死还生之后,却也让他不禁松了口气。
“我可去你大爷的吧!什么玩意儿?”
任以诚正自惊疑不定,忽地元神示警,旋即就听“轰”的一声,天际再次传来惊雷炸响。
夺目电光霹雳而下,这次竟赫然向他头顶落去。
间不容发之际,任以诚施展绝世身法,缩地成寸般闪至十余丈外,下一瞬,他先前立足之地便被雷电击中,砰然炸裂,地陷三尺。
至尊神氣
任以诚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暗忖莫非真的天意不可违,心思电转间,元神又再示警。
“还特么有完没完!”
任以诚心头火起,双手捏指掐诀,在第三次雷声响起之际,体内灵力沛然运转,周身登时雷光大炽,凝聚成印,悍然迎着晴空落雷逆势而上。
雷电交击,发出惊天巨响,震耳欲聋。
三分校场中的众多守卫,只觉眼前强光大盛,眼前顿时一片花白,雷声响起,更如同被大锤砸中头顶,脸色尽皆露出了痛苦之色。
光芒消散。
雄霸目光过处,已然不见了任以诚的踪影。
虽侥幸捡回了一条命,可他的神色却凝重万分。
先是剑圣,现在又是任以诚,两人皆在要杀他的关键时刻受外力所阻,功亏一篑。
“当真是天意不成?成也风云,败也风云,难道老夫非死在风云手里不可……我不信,我绝对不相信!”
雄霸思绪翻涌,想起泥菩萨的批言,脸上不露声色,心中却愈发不安起来。
离开天下会的路上。
任以诚坐在幽灵马车中,亦是心有余悸。
“真是活见了个大头鬼!老天爷居然直接插手了,这个世界也太他娘的邪门了……”
马车一路疾驰。
途经先前那片任以诚和无名比剑的树林时,突然狂风大作,将车厢的门帘掀起。
三國之雄霸天下
任以诚目光一凝,环顾四周,元神兆动的同时,一股无比怪异的感觉从心底油然而生,仿似如芒在背,令他不自觉的警惕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