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tyt精彩都市异能 南宋風煙路 起點-第1805章 武力既弘,計略周備(1)展示-8trrv

南宋風煙路
小說推薦南宋風煙路
云似浪潮,穿空拍岸;兵甲如山,吞天沃日。
连日来,由于金军的唯一谋主仙卿被“林阡竟遗弃饮恨刀”打蒙圈、随即产生了严重的自我怀疑、不敢像从前那样长远布局,再加上各方高手都被那战鬼砍得伤上加伤……夔王府曹王府无论武力还是谋略抑或人心,全方位遭遇宋盟碾压,命悬……半线。
戀上極道邪千金 蓖墨
期间林阡、徐辕、杨鞍、刘二祖、彭义斌的每一场进攻,都不得不由仆散安贞、纥石烈桓端等人背靠剑冢、拼死拦下,长此以往花帽军哪个受得了,表面看他们和其他人车轮战林阡,实际谁的伤都没好,这般玩命无异于在给汪洋大海填土。
不容喘息,十月廿二,决战来临。战斗未启,阵列于天地间的宋军气势已阐明何为胜者,而金方唯一能挺直腰杆的竟只有曹王遗留在此的旧年剑冢。可惜,再如何神圣庄严,也不过是死物,随时被拆解,不得再庇护。
“这剑冢……这么多场仗下来,王军师,您应该破解得差不多了?”陈旭知道前期战事基本都是针对剑冢的,听闻林阡已一马当先攻入最后一阵,着紧来问。王军师,王敏,是整个山东对曹王迷宫最感兴趣也是最有能力提供关键信息之人。
“陈军师,怎这么紧张?盟王入阵前,咱们不是一起探讨过了吗。”王敏一愣,没多久之前的事啊,“此处虽是莒县威力最强的一处剑阵,但盟王只要照着我说的方法打,绝对没问题,必定消灭之。”
“我知道,我确实是紧张。可主公进去这么久了,那边还是乱云崩坏,黑压压一片愈发难看见——不太像死物,反倒感觉变幻莫测。”陈旭叹了口气,说出他紧张的根源在于眼前所见,“最可怕的永远是‘人’。前次夔王府的阴谋未能成功,按理说,曹王府也该有动作了——此方唱罢彼方登场啊。然则,林陌这么久了还没调整过来、始终灰心、对麾下见死不救,我总认为,太久了些。”
“错不了的。谁遭遇那般不公都会倍感凄凉。何况,盟王近来常说悲郁ꓹ 显然深受林陌影响。陈军师说的可能性,只有万分之一。”王敏没想太多ꓹ 故而比陈旭要自信不少。
“主公也曾靠喝酒、头昏脑热、‘焦躁’得骗过林陌。他们两兄弟,一样会使坏。”陈旭蹙眉,林陌装悲郁这个最差的可能性绝对不止万分之一ꓹ 他担心林阡用错力。
腹黑公主的千面男友 金羽汐
逆武通神
末世膠囊系統 老李金刀
可是,当一切线索都指向了总攻应该发起ꓹ 军师又岂能单凭感觉妖言惑众?
致深愛的你
“……也是,林陌上次可是在我们眼皮底下算计过郝定的……”王敏顿了顿ꓹ 不禁也上了心。如果说本来无凭无据ꓹ 那么现在盟军越深入越受阻、沦陷在四面八方滚滚黑云里浑似一团浆糊,可真不吉利……
说时迟那时快,倏然电光开夜,云中频频耀闪,紧接着伴随“轰”一声炮响,豆大的雪点子啪一下掉在陈旭脑门,寒气渗人。
“这阵法ꓹ 变了……”众兵将惊呼声中,王敏来不及掸衣上的雪片ꓹ 紧张循声伸长脖子ꓹ 使劲看却眼花缭乱。
“出什么事了?”陈旭急忙问来人ꓹ 谁还管兵败如山。
“主公被妖怪抓走了!!”
江湖位面小人物 枯空散人
網遊之最強神壕
“妖ꓹ 妖怪……”陈旭愣得差点没接上话。

兵将们陆续逃回,起先还你一言我一句ꓹ 逐渐融汇成同一个恐怖的真相:金军利用剑冢的危险性来作幌子ꓹ 暗中却嵌了个始料未及的兵法群。
什么兵法群?就是定西黑山天阵里ꓹ 曾经困住过林阡的“绝涧”、“天井”、“天牢”、“天罗”、“天陷”、“天隙”六大容器,人陷其中便如入瓶ꓹ 毫无行动自由可言。
黑山之战,那是林阡战史上最大的一次败仗,也是盟军全体不可磨灭的阴影,没有之一。当时的敌人是楚风流、渊声、浣尘。
于是这导致宋军在发现“天隙”“天井”各大阵法纷至沓来的第一刻,思维定式,一刹就以为中计放弃抵抗,再一刹之后,便真中了计,全部被妖风笼罩裹挟,卷进死地而来不及再提刀枪抵御。
心理战术,何其高强。可以说,从兵法群之选择这一起点,金军那位谋主就夺取了胜者应有的气焰。
宋军对林阡的下落却七嘴八舌,迟迟都汇聚不到关键点——
寵你上癮
叹,所幸主公一刀撑住了打击,让咱们赶紧跑,
说,差一点就逃不出来,主公不知怎么样了,
文明之萬界領主 飛翔de懶貓
问,主公在哪里啊,我们怎么救啊?
“兵法群大约会排布在哪几个方位?”徐辕一边稳住兵锋不至于溃不成军,一边立即调最机动的柳闻因前来。只等王敏判断出一个区域,便立即要柳闻因去附近待命。
“好个林陌,厉害极了,把自身沉浮都拿来虚晃一枪!”陈旭确定了心中想法,忍不住冷汗直冒:这段时间林陌他渐渐淡出,伪造成一种曹王府被仙卿当权的假象,才有了主公今日的“部署周详、还落陷阱”!岂止主公掉以轻心,我也没能想到,剑冢只是用来掩蔽兵法群,以及我们所有人的眼睛和心!
是的,不用问,金军谋主是林陌,只有林陌会是所有人的“算不到”!
是先有人虚晃,后才有计虚晃。

剑冢内天昏地暗,晕头转向的林阡迟了片刻也总算彻悟:
就不该低估他林陌!所谓的悲郁想死、果然是为了骗我!
本来以为史上最好打的金军,全体羸弱只剩剑冢一潭死水;谁知,到处都藏匿着活生生的剧毒!
但林阡本来是宁可高估林陌的啊,毕竟林陌“但凡还有斗志,就不会任由仙卿这般糟践曹王府。”所以那晚林阡故意对高手堂赶尽杀绝。林阡的构想是天衣无缝的——“从林阡到场开始,到丘处机开口求情之前,阵前金军能够自行解决问题的机会越来越少。这期间,只要林陌下达过一条指示或批示,惊鲵都会第一时间告知林阡。”就是因为压到那个份上了林陌还没动,林阡才终于撤除了心里的疑虑。
可林阡到现在才意识到自己还是小觑了林陌!那晚林陌特意没动,骗林阡投石问错路,误以为林陌不行了高手堂没辙了。林陌是那般沉得住气,把本该解局的时间地点也一起铺设入局。更残酷的是,好像就连“丘处机开口求情”也是林陌的一早料定!?
恍然,这一局到现在才真正结束,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慢条斯理后发制人——
召喚靈獸 心寬容似海
为什么对林阡掩盖江星衍的归心?帮助仙卿给曹王府铺路;为什么任由林阡知道曹王府易主?要一点一点地将林阡对变数的防备剥除。“情报”二字太重要,金军既然盲,宋军必须瞎!
林阡现在懂了,也迟了——从林陌装消极起,战狼就是假意归顺的小曹王;此后林陌无需出一谋一策,因为战前他就已经规募完毕;过程中哪怕曹王府会有人士气下滑,但只要有一人想通就能渐次唤醒其余。这个“一人”就是当之无愧的、此番操控兵法群的主帅,起先沮丧而慢慢振作的“其余”就是那人的辅助。中流砥柱,全由战狼亲手甄别、筛选,少而精。
林阡也曾想过,就算剑冢是幌子、个中藏机关,金军也是需要时间和人手去打造的,动作幅度大、海上升明月能盯得住。林陌又是怎么解决的?少而精的几个人就够。兵法群的构造可比机关快多了,杀伤力却能和迷宫阵媲美,得益于楚风流的黑山之胜,堪称“对己方简单、对敌人致命”。
尽管足够低调,宋谍仍具威胁。因此,战狼需要牢牢吸引惊鲵关注,尽一切可能将构造者降低到透明;至于将兵法群嵌入剑冢,他拟定的最初人选正是完颜瞻、完颜良佐,万事俱备又来了移剌蒲阿这道东风,自告奋勇、秘密、坚毅,比预想中修复更快,一切都是刚刚好。由于这副铁三角在人前“失去主心骨”或“崩溃”,这个时间差,“惊鲵”追不上——
林陌铺的线,就是这么长!
不跟仙卿比谁超前,咱们比谁后劲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