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auzr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凡人鬥天仙》-第100章 解救林楚楚鑒賞-brdqr

凡人鬥天仙
小說推薦凡人鬥天仙
那黑衣人嘿嘿一笑,把林楚楚往肩膀上一抗,就塞进了停在草丛里面的面包车。
在林楚楚绝望的眼神儿中,楚航渐渐远去,此刻,她的心里有一个身影浮现了出来,那就是陈雨欣。
虽然认识陈雨欣没多久,但陈雨欣每次出现,都能给林楚楚绝对的安全感,尤其是一起坠崖的那次,简直是用性命在保护她,哪怕自己粉身碎骨,也要保证林楚楚安然无恙。
这时的林楚楚才想到了陈雨欣昨天晚上的话,可恨自己鬼迷心窍,竟然完全相信了楚航这个人面兽心的人。
一切的真相在此刻昭然若揭,林楚楚有种恍惚的感觉,自己始终都在护着楚航,爱着楚航,但最后,自己最爱的这个男人竟然把自己给卖了,林楚楚感到自己很可笑,有那么一瞬间,甚至放弃了挣扎。
另一边,我苦寻林楚楚而不得,宿舍、教室、图书馆、操场,甚至连她平时爱去的两元店我都找过了,始终未见林楚楚的身影。
后来,听同学们说,林楚楚与楚航一起出了校门,说是去什么地方写生,我心中便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林楚楚多半是出事了。
神识啊神识,能不能找到林楚楚,这次就全靠你了。
即便经历过那么多的大浪大浪,我似乎都看得很淡,但这次,我竟然有些紧张,唯恐林楚楚出了什么事情。
展开神识,方圆百公里范围内的景象便全部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中,好在我进入过林楚楚的识海,也曾经在林楚楚的身上留下过一道神念,只感觉,在西南方向,似乎有过林楚楚的痕迹。
此刻,林楚楚被塞在面包车的后排上,疾驰中的面包车,正向着一个边塞小镇驶去,此时的距离,已经超过了我神识所能覆盖的最大范围。
我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急忙呼叫了牛犇,让他紧急派出一辆军用直升机在喜马拉雅山脉附近待命。
我则一记瞬移,不见了踪影。
登上牛犇派来的直升机,我只下达了一个命令,用最快的速度向着西南方向开。
说完,我便闭上了眼睛,在识海中寻找着林楚楚曾经出现过的蛛丝马迹。
果然,在一偏僻地带,我寻找到了林楚楚一丝气息,因为,林楚楚的一个粉红色的发卡赫然出现在了我的神识之中,我便知道,自己追查的方向是正确的。
随着直升机极速的前进,我终于在一个边陲小镇上发现了林楚楚的身影,同时也发现了黑衣男子驾驶的那辆面包车。
穿越之誤入皇子書 寶馬香車
最终,面包车在一户农家大院门前停下,那农家大院的里面,建有三排别墅,从外表来看,这个黑衣人似乎还挺有钱的样子。
大门打开,那面包车便驶了进去,在其中一栋别墅前停下,黑衣男子打开车门,抱下了在后排挣扎的林楚楚。
“喂,你快放开我,不然我喊人了啊!”林楚楚对着那黑衣男子说道。
仙籍
“嘿嘿嘿,好媳妇,你喊啊,这里可是祖国的边陲,最近的派出所离这里也有300公里,你就是喊破了喉咙也没用啊!”
甜妻,誘你入局
黑衣男子一脸憨厚的样子,冲着林楚楚嘿嘿一笑,露出了一口带着浓浓的黄色牙垢的牙齿,一看就是常年吸烟所致。
“喂,你干嘛,你别碰我啊,我朋友很厉害的,啊,你别碰我……”
在强大的实力面前,任何的喊叫都是徒劳的,黑衣男子一把将林楚楚抗在肩膀上,打开了别墅的门,便向着别墅里面走去。
此刻,身在直升机上的我已经准确捕捉到了林楚楚的身影,即使直升机的速度已经开到了最快,我还是不断的命令特战队员再开快一点。
夜場往事 梅比斯
林楚楚直接被那黑衣男子抗到了一间卧室的床上,黑衣男人虽然憨厚,但却不傻,他更加知道,想要得到眼前的这个小美人儿,唯一的办法就是用强。
不由分说,黑衣男子直接脱光了上衣,看着在床上剧烈挣扎的林楚楚,两眼放光,直接朝着林楚楚扑了过去。
“救命啊!”
此时的林楚楚满心的绝望,她甚至想到了死,可自己的双手都被绑着,就算是死,一时半刻也做不到啊。
“呲啦!”
那男子直接撕碎了林楚楚的外衣,这件外衣还是陈雨欣送给她的,陈雨欣,没错,此刻林楚楚的脑子里全是陈雨欣。
出道就是巔峰怎麽辦 杯中紅茶
“陈雨欣,你在哪里,你个混蛋不是来报恩的么,你的恩人就要被强了,你这个混蛋在哪呢……”
陳家洛的幸福生
绝望中的林楚楚闭上了眼睛,也不在挣扎,但奇怪的是,那男子似乎也在同一时间停止了动作。
睁开眼睛一看,林楚楚满心的欢喜,因为我终于在最关键的时刻赶到,一记手刀,便击晕了那男子。
召喚美
“楚楚,你闭上眼睛,接下来的场面会有些血腥!”我对着林楚楚提醒道。
“不,我就要看着,我要眼睁睁地看着这个混蛋的下场!”林楚楚撅着小嘴道。
“好!”
没有多余的废话,我单手一挥,环首神刀便出现在了我的手中。
“唰!”
刀光闪过,那男子的一只手臂就飞上了天空,紧接着一团血雾喷出,那男子也在瞬间醒来,口中顿时发出了猪叫一般的惨叫声。
“英雄饶命啊!”
醒来的男子顿时清醒了过来,一只手紧紧抱住了我的大腿,可怜巴巴地望着我道。
一夜悍妃:王妃爆笑馴夫記
平心而论,这男子在某种程度上也算得上是个好人,但他千不该万不该打林楚楚的主意,林楚楚于我而言,和李雯、卫萌萌和林采儿三女是一样的地位。
我直接无视了男子的求饶,手中的环首神刀再次一挥,那男子的头颅便冲天而起,浓浓的血雾喷得满屋子都是。
在我心里,任何敢亵渎林楚楚的人都得死,包括楚航。
“啊!”
林楚楚什么时候见过人头冲天而起的场景,直接被吓得闭上了眼睛,像是一只兔子般飞快地钻进了我的怀里。
我用手轻轻拍打着林楚楚的后背,同时安慰道:“好了好了,没事儿了,从今以后,我会寸步不离的跟在你身边,再不会让你受到半点伤害。”
“寸步不离?那要是我上厕所怎么办?我要洗澡怎么办?我厌烦了你怎么办?”
听了我的话,本该十分感动的林楚楚却没有按照我预想的方向发展,而是问了我一堆问题,问得我一脸懵逼。
“额,啊!?”
看着我无言以对的样子,林楚楚“咯咯咯”地笑了起来,可能,她就喜欢看我吃瘪的样子。
“好啦,人家跟你开玩笑的啦,说真的,谢谢你!”
说完,林楚楚对着我深深地拥抱了一下,我能感觉到,这次拥抱,林楚楚格外用力。而后,我看看她,她看看我,两人的脸上顿时都出现了一片红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