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9vl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南明洶涌-第廿三章 準備整人看書-ib5mt

南明洶涌
小說推薦南明洶涌
韩临东继续说道:“吴王幕府文部与各部合并,正式更名为大明国务院。吴王就任*****王大臣。内阁从此更名为国务院秘书处。废除票拟、披红,全由吴王决断。吴王幕府的水、陆武部与此前已经设立的大都督府合并成立枢密院。由吴王亲自统领,名为枢密院大将军王。
此后,大明将会成立议会,吴王对议会表决具有最终否决权。从此之后,吴王殿下对三法司判决具有最终决定权。由此可称之为‘总统’。我仍然奉永历天子为皇帝陛下,希望有朝一日能迎圣人还京。”
一步一步走,集军政大权于一身,不错!这么一来,不管是鲁王系、唐王系还是桂王系都不会说擅权。我们又不是鲁王那样的监国。皇帝还是缅甸那位,年号也还是用永历。
陈显祖一边听着一边认可李存真的决策。
但是听着这新名字感觉很是别扭。元首这个词挺好的啊,其实就是“一切的开始”这么个意思。不过,也可以称作“最大的首脑”。
难不成是因为这个词是“大头领”的修辞表述,吴王认为掉价,像海盗?所以要废除?
哦……我明白了,那个词是吴王幕府所用,当时只是为了彰显权威和荣耀又不好称监国,毕竟有鲁王之事在前,不得已才叫个元首。
事实上,吴王幕府没有在法理上和大明朝廷合并,所有有时候名不正言不顺的。现在既然已经合并,再用元首二字就不好了,容易让人误解。
不过,怎么听起来都感觉“元首吴王殿下”比“*****王大臣”好听得多。
不过……嗨……既然想要改名,那就改吧。叫什么你都是头儿。
还有……刚才好像提了一个什么议会,这是什么?
陈显祖一脑袋问号的时候,韩临东继续说道:“大明银行正式定名为大明中央银行,位列部级,行长韩临东。原户部财政职能正式划归财政部,部长李茂之,副部长韩瑾瑜。户部民政职能正式划归民政部,部长陈显祖。”
接下来,韩临东东一句西一句,说起了这些部位下面个司局的任命。
过了好一会,韩临东继续说道:“其中户部职能的计划和发展职能划归为计划经济委员会,部长张煌言。”
说到这里,陈显祖眼珠转了三圈,赶忙上前说道:“殿下,苍水先生本来主管刑部。不是说过要行政和司法分离的吗?这如何是好啊?”
众人也都有此疑问,一起看向了李存真。
李存真笑着说道:“苍水先生聪颖过人,才华出众。任职刑部,虽号称大司寇,实则无甚大事。此时虽然战事不断,但国内太平,更没有恶性案件,苍水先生天天就这么闲着……实在太屈才了。
而国家大政方针的制定和执行怎么能少得了苍水先生?这才让他来做这个计划经济委员会的委员长,也是部级。苍水先生做过兵部尚书,如今做这个委员长,可是统筹全局的大事啊,没有苍水先生怎么行呢?”
“臣恐力有不逮。”张煌言谦虚地说道。
“这涉及到国家发展大战略,没有苍水先生如何能行?”
众人听得吴王都说要张煌言做这个计划经济委员会的委员长了,便纷纷说这个委员长非他莫属。张煌言拗不过众人,便只能称是。
李存真见张煌言已经应允,大喜,笑着说道:“至于刑部、督察院和大理寺也没多大事,暂时合并,就叫三法司,他们本来就是三法司嘛……就让常琨去做好了,先干着吧,反正现在也没什么大事。至于其下级部委,到用时再行任命好了。”
李存真轻描淡写的就把事情安排了。
“不过。”李存真定了定神,继续又说,“虽然说户部被拆分了,但是对外还可以说是户部官员。毕竟多保密一些也是好的。”李存真说道。
“是!”
这哪里说的是户部拆分的事?哪说的是部委啊?陈显祖早就听明白了。心道:吴王还真是有意思,说了半天拆分户部的事,又说什么下级官吏设置的事。其实前面那些全都是“打马虎眼”,最后这个大三法司的职位才是今天最关键的。这个位置十分要紧,吴王二话不说,换上了自己人。
显然,吴王殿下要开始整人了。
不然,刑部这么重要的职位不会给自己人。还要把刑部、大理寺和督察院合并在一起,安排上自己人。
如果张煌言还是刑部尚书,很难说他会配合殿下搞事情。而且,搞不好还会否决殿下的提案。若果然如此,南洋吴王系和鲁王系就可能会有龃龉,让他下来也好。
现在好了,三法司轻描淡写地被吴王全部控制,吴王想整谁,只要说一声,兴许一个眼神,常琨就会赴汤蹈火。
反对派可要小心了。
估计……估计……啧啧……第一个挨整的应该是钱谦益。切,这老狗……活该!
陈显祖乃睿智之人,常常能猜到李存真的心思。然而今天以陈显祖的能力,也就想到这里了。
陈显祖一度为李存真忌惮,然而李、陈二人终有差距。从定鼎南京开始陈显祖明显感觉到自己有时候猜不透李存真了。如今二人的差距进一步显现出来了。兴许是定鼎南京后李存真大量运用现代知识的缘故吧。
显祖并非无能之辈,只是其为明人也,不能一窥后世,惜哉……
会议结束,众人散去,李存真留下韩瑾瑜、常琨说话。
李存真问韩瑾瑜:“湖广债券是不是已经买给山西的老西儿们了?”
韩瑾瑜回答:“已经卖出去两百万两了。”
李存真听罢摇了摇头说道:“这些汉奸皇商家底丰厚,特别是范永斗和王登库两家根本就是富可敌国。区区五十万两银子,不在话下。不能说是购买债券,只能说是用买债券的行为结交我们而已。不然怎么会是几家一起购买,还全是五十万两?
范家和王家实力雄厚,若是真心购买,总是应该多买一些。为何却和其他两家一样?分明就是不得已而为之,多少带有点勉强的意思。就算我们不是用枪顶住了他们的后脑勺,但终究还是跟用枪逼着他们买债券差不多。”
韩瑾瑜说道:“臣有一个小小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