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8mb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華山神門-第4919章 餘宇的畫像映入仙界老祖的眼簾閲讀-xu4p8

華山神門
小說推薦華山神門
慕容容迟疑道“应该不会有大问题吧?他毕竟是无法下来的啊。”
老狮子没吭声,真元子说道“我想,他是无法下来的,这是事实,不过他苦心经营几十万年的节点大阵,结果被余宇捣毁了,而且他还看到了余宇,他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
“那就是派人下来了”慕容容说道。
“应该是的”真元子默默的点头,木人迟疑着说道“前辈,如果这个人派人下来,那是不是有可能跟追查小树苗的仙人起冲突啊?”
“极有可能”老狮子道“这个人的目的显然不是小树苗,他跟追查小树苗的那些人,应该是熟悉的,或是知道彼此的,不过他的重点,显然不是小树苗,他相对还是保持了克制的,不然的话,他的人,为什么外面没有?”
这个老祖的人,基本上没有参与小树苗的争夺,这是他们的猜测。毕竟,阳明山的人,跟看守此地的仙人不是一伙。
“这个地方,可能本就是个秘密”老狮子继续说道“他大概率是不想让人知道这件事的。为小树苗下来的仙人可能也是误打误撞知道了这件事,但到底这个地方是怎么回事他们应该是不清楚的。”
“我认为阳明山的仙人,以及阳明山仙人背后的仙界势力,他们也是不知道这个节点秘密的,毕竟仙界那么大,势力很多很多,他们之间不可能是一团和气的”慕容容说道
“所以,这些为节点做事的人,以及这个节点大阵的布置者,极有可能跟阳明山的仙人,乃至其他的仙界势力,不是一伙的。”
“如果他们不是一伙的,而他们又下界了”木人皱皱眉“那么我们的世界……该怎么办?我们要面对很多的仙人,他们即便不针对人间,这几伙人在人家打起来,我们也承受不了的。”
“这是没办法的事”老狮子道“小树苗在我们的世界,这个连通三界的节点也在我们的世界,这就相当于是我们修士界,有个境界很低的人,拥有了很好的宝物和功法体系。
如果这个人拥有的宝物和功法体系不被外人知道,那自然是没问题的。如果有人知道了。那他就会有危险!”
“这个危险,无论何时都会发生就是在人间俗世界,也是一样的。”真元子接过来说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个道理,放在任何世界,看来都是成立的。我们怕是怕不掉了。”
他们看看余宇,真元子摇摇头“不过我们的目的还是以生存为要务的,当年余宇制定方案的时候,就不是为了跟对方死拼……”
“根本也拼不过”慕容容说道“以人间各个要害地方为据点,跟对方展开拉锯战,我们仍旧有一丝的生机。”
“生机是什么?”木人问道。
“天劫”慕容容说道。
“天劫?”木人不解,其他的一些修士也不明白,“这跟天劫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了”慕容容说道“此时天劫还有不到百年的时间,这个时间段,其实也还是天道变化的过程。
这个过程,后面仍旧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天道如何改变自己,如何针对这些下来的仙人,这些都是不知道的。
这个过程,他们,也就是仙界的人,是无法对抗的,他们也会被牵连。这些人现在就不是很敢妄动。
他们在幻岭的行动就说明了很多了问题,这些人看似盛气凌人,其实他们自己也犯嘀咕。毕竟他们如果要被天道盯上,抹杀他,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对”老狮子道“她说的是对的。天道要抹杀谁,就是一瞬间的事。即便是刚才那个看起来无法直视的仙界的大人物,他也一样,也是无法跟天道对抗的。”
“飞升天劫如果来临,人间跟仙界的通道,就有可能被打通,如果这个通道打通了,人间就有可能联系上仙界的仙人,那时候就有可能有更多的有利条件,制约仙界的行动。毕竟我们世界飞升上界的人,也不是没有。”真元子继续说道。
“可是……”有人疑惑的说道“可是当年,仙界下来的时候,人间不就是可以跟仙界联系的吗?但也没有解决人间的困境啊?”
“是啊”真元子也点头说道“所以,我说只是一个有利于我们的条件,一个帮助,人间的安全多一个分保障,不是说绝对的安全,毕竟我们面对的仙界的人。”
“能有一些帮助就可以了”老狮子道“暂时不宜想多了。”
“还有一个对人间有利的条件,你们忽略了”慕容容忽然说道“鬼界,你们忘了鬼界了。”
“哦,对了”老狮子和真元子同时颔首“不错,鬼界。当年鬼界是没有牵连进来的。现在看,鬼界的人参合进来,对我们人间的战事,好坏还真是难说了。”
“是的”慕容容说道“鬼界的人,是不在乎仙界的。即便是诸如仙界的那个大人物,他也是无法干预鬼界的。因为鬼界,是独立的,跟我们活人的世界,是完全不同的。”
鬼界,是一个迷。外人看到的鬼界,永远只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而且,鬼界的神秘之处还在于,就是鬼界的人自己,也就是那些鬼人,乃至鬼王,他们自己都不是很清楚鬼界到底是怎么回事。
人类或者说是活人的世界,对于鬼界来讲,是熟悉的,他们知道活人世界的一切。毕竟,鬼界的存在,有很多是活人世界的精魂,过去了,就成为了鬼人。
但,活人世界对鬼界的了解,不能说是零也差不多。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讨论着这件事的影响。最多的还是集中在那个仙界大人物最后强行破界的行为上。
巨大的吼啸声,让这个看起来圣洁而神秘的空间,剧烈的震动起来,摇摇晃晃,仿佛马上就要散了架了。
他的面前,莫名的出现了一副余宇的画像,十分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