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67b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這個大佬有點苟笔趣-第365章 陷落的神殿展示-3akpi

這個大佬有點苟
小說推薦這個大佬有點苟
达沃金城,心元祭司神殿的位置,坐落在南部城区。
從庶女到後妃:妃子不善z
作为城市最繁华的地带,心元祭司神殿能够建立在这里,当初可是狠狠闹出过一场风波。
城中各大势力对此,都极力反对,甚至差点联手,将心元祭司赶出达沃金城。
面对这样的反对,心元祭司神殿做出的应对,则是一贯的手段——钞能力!?
先是花重金,买通五大家族的高层,支持心元祭司神殿选址在这里。
其二,向慈善机构捐赠一批药剂,金额超过百亿金币。
其三,向整个达沃金城的民众,免费赠送各种药剂,且都是中级药剂,这一笔费用也达到了百亿金币。
……
前前后后,三百亿的金币撒下来,最终心元祭司神殿在这里建成。
这一风波,就是当时震惊东大陆的“三百亿”风波。
猴子的世界你不懂
这一事件,也被心元祭司神殿内部列为经典,许多心元祭司说起此事,都会得意的说,用钱可以打通一切环节,如果打不通,那就加钱!
也自是从那以后,心元祭司神殿对外的策略就变了,以金钱打通一切环节,在百年之内,将心元祭司神殿在东大陆的各个角落建成。
相比之下,名气并不逊色的神圣殿堂,那真的快馋哭了。
谁让神圣殿堂的名声没那么好,一边制造武器,一边还宣传教义,别说东大陆各国,就是西大陆各个王国对神圣殿堂都很忌惮。
心元祭司神殿则不同,从很久以前ꓹ 就宣布放弃了武装力量,专注于救死扶伤。
这么多年来ꓹ 在民众们眼中,心元祭司神殿就是这么做的,在东、西大陆积攒起了莫大的威望。
然而现在ꓹ 深夜的南部城区,心元祭司神殿里的人们ꓹ 则是一个个焦急如热锅上的蚂蚁。
城中各大势力的动静,早在半个小时前ꓹ 心元祭司神殿就收到了消息。
可是ꓹ 神殿里的心元祭司们能有什么办法呢,达沃金城的港口已经关闭了,借口是海关筛查。
各大家族、势力派出的队伍,已经从四面八方赶来,朝着南部城区汇聚。
作为最繁华的地段,神殿里的心元祭司们想要离开,目标太大了ꓹ 逃跑路径也太明显。
现在的状况,对于心元祭司们来说ꓹ 他们已经插翅难飞了。
“那些文件销毁了么?”
“还有那些药剂ꓹ 没有编号的ꓹ 也全部销毁掉……”
大殿里ꓹ 达沃金城,心元祭司神殿的殿主ꓹ 高级心元祭司米萨站在那里ꓹ 气急败坏的发号施令。
一旁ꓹ 微光女士依着柱子,站在阴影中ꓹ 黑色祭司长袍与黑暗融为一体,来往的人员甚至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
看着米萨分身乏术的样子,微光女士叹了口气,轻声道:“米萨,别忙活了,这里咱们待不下去了,快点从密道离开吧。”
米萨没有回应,继续在那里指挥,过了一会儿,终于喘了口气,转身走了过来。
“我们独自离开?放弃这里的一切?你要让我们成为罪人吗?”
睁着赤红的眼睛,米萨凶狠的低吼,嘴里冒出一连串的污言秽语。
从一旁跑过的人员,听到这样的咒骂,竟从殿主口中冒出来,都是瞪大眼睛,仿佛看到生平最为惊恐的事情。
“看什么……,滚……”
微光女士抬脚,将一旁停驻的人员踢飞,冷眼看着大殿里乱糟糟的场面。
而后,她转头看向米萨,认真道:“现在离开,是最正确的选择,我们谋划龙族宝库的事败露了,五大家族不会放过我们……”
“这里隐藏的武装力量,在龙湖岛折损了七七八八,我们没有多少力量反抗,更何况,平素这里的人做事也不干净……”
微光女士平静的说着,黑色祭司长袍下,她的手则是握紧,内心翻腾,根本不似表面那么冷静。
这一次的计划,她,还有心元祭司神殿,可以说是栽倒家了。
原本以为万无一失的计划,想着让几大家族打头阵,她则率领队伍,在后面捡便宜。
却没想到,还有一支神秘势力,一直隐藏在暗处,等到双方斗得差不多,跳出来收拾局面。
现在,己方这边一直培养的武装力量,消耗的七七八八。
龙族宝库的计划也完了……
三大家族愤怒之余,纠结达沃金城其他势力,要将城中的心元祭司神殿连根拔起。
事态已经失控了……
本来,以心元祭司神殿的威望,面对各大势力的联手,也能依靠民众的支持,挺过这次难关。
最後的考古學家 未在
可是,心元祭司神殿平时又哪里干净,那些心元祭司暗地私自售卖药剂,吃回扣,贿赂官员……
还有依仗职权之便,各种潜规则,与客户、病人发生的那些苟且关系……
对于这些,身为心元祭司神殿的暗部力量,微光女士再清楚不过了。
这些东西一旦暴露,根本不用各大家族的联合,就会被达沃金城的民众唾沫给淹死。
并且,这也会影响到心元祭司总殿,对于东大陆的布局。
对了,还有大殿下面,地下秘密基地里的那些试验,也都是见不得光的……
想到这里,微光女士整个脑袋都在疼,她觉得今年运气背极了。
先是在南罗市,布置多年的根基,在一系列的风波冲击下,被连根拔起。
到了达沃金城,接手龙族宝库的计划,又一次全面崩溃。
让她憋屈的是,这不是她计划上的失误,而是意料之外的突发状况……
最令她难以接受的,则是到现在为止,到底是谁夺走了龙族宝库,依然是一个谜。
这是她最不甘心的,连到底怎么输的,都没弄明白,就要被迫逃离……
思绪转动,微光女士深吸口气,常年面对生死局面的本能,告诉她不能被错误的情绪左右,要冷静的分析现在的局势。
“米萨,你如果现在跟我离开,还有保命的机会。否则,你是这里的殿主,就算其他心元祭司能够活命,你也难以幸免……”
微光女士这般说道。
米萨双眼布满血丝,却是摇了摇头,他是不能走的。
销毁那些资料、药剂后,他要在这里,等着各大势力的人前来,他要据理力争。
达沃金城的心元祭司神殿,应该是保不住了,但是,心元祭司的名声不能坠,在民众心中的形象,对于心元祭司至关重要。
“米萨,你又何必这样,自己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微光女士叹了口气。
她对于心元祭司神殿,可是没有那么多的忠诚,神殿确实培养了她,但是,她也为神殿做了那么多事。
这就像一个公司的员工,公司培养了她,她也为公司创造了极大的利益。
现在,大难临头,让她为公司牺牲,微光女士是做不到的。
米萨则不同,他从婴儿时就在心元祭司神殿,被当成是天才培养,对待神殿,有着一种狂热的信仰。
在这种时候,为心元祭司神殿牺牲一切,米萨是做的出来的。
只是,微光女士还是想劝劝她的好友,在这里牺牲不值得。
“这么多年来,你帮了很多次,米萨,如果你要离开。我也会全力助你。”微光女士再次劝道。
米萨摇了摇头,示意她走吧。
“你的忠诚真的愚蠢……”
微光女士骂了一句,黑色祭司长袍飘扬,她的身影逐渐消失在黑暗中。
砰砰砰……
大殿周围响起爆破声,各大势力的队伍全副武装冲入,如同冲入羊群的狼,将反抗的心元祭司们撂倒。
冲在最前面的诺奇,挥动着手中的通缉令,高声喊道:“逮捕米萨,他是祸首。心元祭司神殿涉嫌非法买卖,走私,买凶杀人,出卖多国情报给西大陆……”
一条条罪证喊出,如同锥心之刺,让大殿里的心元祭司们脸色都白了,许多人纷纷挣扎起来,高喊着这是污蔑,这是栽赃,高尚的心元祭司们不可能做这样的事。
“污蔑,栽赃……”
诺奇冷笑,在他身后,各大势力的强者们也笑了起来,充满了讥讽。
达沃金城,心元祭司神殿所做的勾当,只有殿主米萨,还有少数的高层知晓,其他心元祭司知情的并不多。
異界之無恥師尊 四眼秀才
这也是正常的,如果从上到下,都烂完了,哪里还能掩盖的住。
但是,这些罪名其中一大半都是真实的,根本不需要捏造……
“你们自己看看吧!我们达沃金城是将法律的,如果不是罪大恶极,我们各大家族会联合起来嘛……”
诺奇拿出一叠文件,都是复印件,直接丢在被捕的心元祭司们脸上,那大义凛然的神情,简直就像是正义的化身。
那些心元祭司们翻看文件,脸色瞬息万变,如同死了亲人一样。
一些人直接哭嚎起来,以头抢地,撞得头部鲜血直流,无法承受信仰崩塌的事实。
至于米萨,早就被绑了起来,带了出去。
清空了大殿,诺奇做了一个手势,各大势力的队伍飞速散开,开始搜寻他们要找的人,还有宝藏。
……
与此同时。
南部城区,通往西城区港口的一条道路上,三辆悬浮车缓缓行驶着。
風流軍神
车上坐着微光女士一行强者,这是心元祭司神殿暗中培养的武装力量,行事一向隐秘。
透过车窗,看着高耸的心元祭司神殿,那里的灯光正在逐一熄灭,微光女士知道米萨他们完了。
“为什么要那么执着,与我一起逃命不好么!”
“米萨可是高阶心元祭司,就算犯了大错,返回总殿也不会是死罪。”
微光女士叹了口气,喃喃道。
她生性薄凉,米萨是她为数不多得朋友,在总殿受训时,米萨曾多次帮助她。
“哼……,他们心元祭司从小就被灌输思想,随时要为神殿牺牲,这有什么奇怪的……”
其中一人嘀咕。
车厢里其他人,也都是笑了起来,并没有多少怜悯。
他们是神殿的隐藏力量,其实也是刽子手,受训时被培养成冷血无情的杀戮机器,可不懂同情为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