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佔集體土地16年!周口這個村主任的如意算盤落了空

私佔集體土地16年!周口這個村主任的如意算盤落了空

(原標題:私佔集體土地16年!周口這個村主任的如意算盤落了空)

“這個宋來印從2004年開始種那塊地,一分錢他都沒掏!”

鬥魚三季報業績解讀:持續看好電競內容生態的盈利能力

“那你有啥法,人家是村主任呢,你去找他要錢?”

“我纔不去,那是村裏的地,又不是我自己的地。”

近日,正在河南省商水縣城關鄉李風寨村開展工作的縣委第一巡察村居組組長陳大偉不經意間聽見了這段對話。

種村裏的地16年一分錢不掏?難道存在非法佔用集體用地問題?陳組長連忙折身找到聊天的村民詢問具體情況。

根據這兩位村民反映,原該村村民楊運良1998年時戶籍屬於李風寨村,在本村分得責任田10.6畝,2004年楊運良戶籍遷至雙廟村。按政策,分給他個人的責任田就該收回歸村集體所有。但李風寨村主任宋來印卻打起“鬼主意”,想着誰也不懂,把收回的地佔爲己有種了梨樹。這一佔就是16年,租金從來不提,分文不交。


“太保藍”一路隨行 2020“探尋黃河之美”今抵寧夏中衛

聽村民把事情講完,陳組長安排巡察組兵分兩路,一路去雙廟村尋楊運良,調查當年他遷走時的土地辦理情況。一路在李風寨村繼續與其他村民交談,實地察看。很快,兩位村民的講述得到了證實。

巡察組迅速約談宋來印:“今天找你來是想了解情況。楊運良你認識嗎? ”


外媒零距離感受北京消費活力

“認識。他當初是我們村的,後來遷走了。”

探影新款超低油耗高能來襲 增配不加價

“他遷走前,村裏分給他的責任田是怎麼處理的?”

“責任田?嗯,好像收回村集體所有了。”宋來印故作鎮靜地回答。

“好像?你確定歸村集體所有了?”巡察組人員的語氣逐漸嚴厲。

工信部:有序開放增值電信業務 在上海和海南進行試點

“我想想,我想想……那塊地我現在種着呢。”

“種多長時間了?給村集體交租金了嗎?”

“有十來年了,沒有交……交過錢。”宋來印緊張起來,結結巴巴地答道。

宋來印私自佔用村集體用地長期不交租金被查實後,巡察組發出立行立改通知書,督促城關鄉黨委對宋來印進行誡勉談話,通報批評村監督委員會主任張連合履行監督責任不力。

在隨後召開的村民代表會上,村民代表議定16年租金共33824元,決定將該土地收歸村集體所有,重新發包。宋來印本人在會上公開檢討,引咎辭職。從問題發現不到一週時間,宋來印已將拖欠16年的租金全部補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