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xeo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漢當興》-第五百零七章 突發意外分享-o3pzs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
被有些消沉的老爹甩了差事在身上,刘禅却是将工具人应用到了极致。
醫女素心在玉壺 秦初淺
物若不尽其用那不是浪费又是什么!
反正自己也是门外汉,没道理非要不懂装懂的掺和进去吧。
与其胡说一通的完全不在点子上,那倒还不如直接将这件事全盘交给专业的人士去处理更好一些。
尤其在场的两个工具人当中,还有提出值百大钱计划的刘巴刘子初在。
想必整个益州内应该不会有人比他刘子初更懂得值百大钱,也一样不会有人比他更懂得如何废掉大钱了吧……
刘禅的小算盘打的是噼啪响,事实上他也就是这么做的。
诸葛亮刘巴在下面你一言我一语的敲定这件事的细节,刘禅整个人却是懒散的坐着,就等待事情彻底商定完毕之后,他去跟老爹复命就完事了,这根本就没什么难度好吧。
甚至刘禅觉得,以后若是自己所有的差事任务都能够这么简单轻松就好了,完全用不到自己动手动脑就能够搞定一下,全然是手下人就足以了,这难道不是上位者的福音?
然而这种异想天开的事情也就是一时幻想而已,刘禅这会儿功夫做做白日梦就得了,现实中可是少有存在。
就算是有,也差不多跟今天的这种情况一样,具体事情其实早就已经有了计划,并且也不是什么难事,完全用不着刘禅参与就可以搞定。
但如此类事情始终都是极少数的,现实中大部分的问题可都没有这么简单!
瘋狂的扳指 萬念生
不论是中原的曹贼亦或者是江东的孙某人,这些都是大汉的贼人蜀中的劲敌,哪可能会让刘禅放松警惕懈怠处理。
反而若是刘禅真有心看不起这两家,松松垮垮的完全不当一回事,怕是大汉最后的这点希望火苗也得化作灰灰喽。
原本历史上的大汉最后不就是这种情况,整个蜀中全靠诸葛亮撑着,下面的人协助。
几次北伐看起来是气势汹汹,但在第一次失败之后,其实蜀中就已经失去觊觎中原乃至天下的可能性……
深知这一点的刘禅可不会自我懈怠,这段时间的放松也仅仅是相当于一时的休假罢了。
反正不需要他的时候偷闲一时又有什么不可的,总不能事事都非要掺和进去吧,那样做的话很容易会变成多管闲事,甚至是帮倒忙也常有的。
对自我有着深刻的认知,刘禅很清楚自己应该摆在什么样的位置上。
就比方说眼下的这件事,他对大钱虽然有着一定的认知,可却并没有什么深入的了解过。
帝攻臣受-絕色男後 素顏問花
老师跟刘巴一会儿一个几成几的比例,一会儿一个地方经济体量的不同。
这些词刘禅都听得明白,大概意思也是差不多。
但要说让他借着这些就能够彻底搞清楚值百大钱在益州内目前的形势如何,到底需要付出多少来换回已经发行出去的大钱更合适,还有各个地方消费水平不一大钱的具体兑额也是有差别。
这种种都是需要对大钱铸造发行到现在都十分了解才成ꓹ 半吊子的刘禅非要硬掺和进去,不仅不会起到什么效果ꓹ 反而还有可能是其中拖后腿的……
故而很清楚自己此时应该做什么的刘禅,是完美的表现出了什么叫做游手好闲。
但他虽然看起来是什么都没做,什么也没参与ꓹ 可他这双眼睛这对耳朵却是没落下。
该听的听了清楚,该看的看个明白。
虽然这一次的值百大钱是因为某些原因导致它失去了效用ꓹ 乃至于还需要彻底回收中断发行的程度。
但这并不代表值百大钱是毫无意义的东西,反而在刘禅看来大钱实际上还有这不小的可开发性!
要知道前世的时候ꓹ 纸币为主虚拟经济发达ꓹ 大额钱币实际上是必然应运而生的。
这一点都不用说是前世,就这大汉往后数个几百年就会有类似的情况出现,而且还就是出自蜀中呢!
至于什么一缗一吊的这些,实际上跟一枚枚铜板有什么区别?
不就是一千枚铜板穿起来就变成了一吊一缗吗,实际上还是没有发生具体的变化。
可值百大钱就不一样了,一枚大钱可兑换百枚五铢,方便携带也方便流通。
其中虽然是有着许许多多的问题ꓹ 什么大钱掺铜几何,品质保证官币勘验等等ꓹ 这些都是需要处理的地方。
但有问题不就是慢慢来改进的吗ꓹ 时间可曾有一蹴而就的事情?
神居
万里长城难道能是一天就建造起来的?
若真有那种神迹ꓹ 赢秦可能也就不会二世而败三世而亡了……
事情既然已经有了大概的基调ꓹ 也确定了回收跟中断是可以并行为一件事的,那其中的麻烦问题就没有那么多了。
起先诸葛亮跟刘巴还有需要争辩的地方ꓹ 但是越到后来两人的意见便是越发的不谋而合。
事实上也是有问题的地方不多ꓹ 而且再被敲定了之后ꓹ 剩下的一些零零碎碎都自然不存在什么麻烦的。
你一言我一语,诸葛亮跟刘巴二人很快便是拟定了一个初步的章程出来。
“喔……”
刘禅粗略的看了一遍ꓹ 没有发现什么特别明显的问题之后,就准备将这份章程交给老爹做最后得审核。
虽然之前老爹在走时是将这件事交给了自己,可刘禅却觉得最后拍板还得要自家老爹来才成。
不是刘禅对自己没有信心,自觉完不成这件独立任务。
超級紅包 超級坦克大炮
实是刘禅清楚,这件事哪怕是由自己来处理了,可始终是被老爹记挂在心里的。
拿着这份已经确定不会更改的计划回去给他看一眼,也算是让老爹明白事已至此再想其他的也都无用,倒不如早些认清楚其中的问题,早些从那个不良的习惯当中跳出来更好!
妃常可口,王爺麽麽噠!
“既是如此,这边就没什么事了,老师你二人何时离去自行决定便可!”
刘禅说着便是拿起竹简便准备去找老爹刘备。
可他这才刚刚起身,屁股还有一半在坐位上呢,门外却是突然闯进来一人,刚一进门便是扶着梁柱弯着腰大口大口的喘气,看起来甚是奇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