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uke精彩言情小說 木葉之賊手討論-第六百九十四章 適合的體術相伴-cotrp

木葉之賊手
小說推薦木葉之賊手
拥有尸骨脉血继限界的君麻吕,在体术上拥有远超常人的潜力,这主要是他操控骨质的天赋加成,令他拥有比常人更强大的体魄,可以打出比常人更厉害的攻击。
原著之中大蛇丸将君麻吕选定为不尸转生的目标,主要就是因为君麻吕的尸骨脉血继限界对体术的加成。
试想本就拥有软体改造能力的大蛇丸,获得了尸骨脉的能力后,结合柔与刚的手段和力量,将会是多么诡异、多么难以捉摸?
庭院之中,听到评语的少年失落地低下了头。
“抱歉,老师,是我的天赋太差,掌握不了您传授的体术。”
“天赋差?”夏树闻言一怔,旋即哭笑不得道:“勿要妄自菲薄,你的天赋如果还称得上差,那么忍界就没有几个天才了。你使用这种体术会感到不适,是因为你不适合这个类型,只需换一种适合的体术就行了。”
君麻吕抬起头来,双眼发亮地看向他。
“我有一位老朋友,虽然他的巅峰已过且再无法重返巅峰,但他所修炼的体术却恰好适合你。”夏树微微停顿,旋即又略带审视地看着少年道:“不过他并不怎么擅长教导弟子,同时那种体术的修炼也异常艰辛,所以如果想要接受他的训练,你最好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我可以的,老师,无论是多么艰难的磨难,我都能支撑住。”君麻吕语气坚定地道。
“好,既然如此……”
话语忽然停顿,夏树侧头看向右侧的院墙。
東宮有恙,還有藥嗎 漓雲
下一刻,一道身影出现在那里,与夏树的目光相对,立即恭敬俯首。
“什么事?”夏树淡淡问道。
来人是根部的忍者,而会到这里来找他,显然是有紧要的事情。
“夏树大人,这是壬让我立即送来的,宇智波富岳的拜帖。”
根部忍者连忙作答ꓹ 同时取出一份卷轴。
“哦?”夏树微微挑眉,对其招手接住抛来的卷轴ꓹ 嘴角微翘道:“虽然已经有了些想法,可是毕竟还没做什么呢,结果就主动送上来了吗?看来宇智波富岳很敏锐啊。”
虽然暗部那边他让纲手下了一些命令ꓹ 但是那也只是为了通过宇智波鼬传递一些信号,至于真正打算逼迫宇智波富岳ꓹ 然后令其从他给出的选项中做出选择的,其实还需要更多的后续。
不过现在看来ꓹ 或许不必那么麻烦了。
“老师ꓹ 如果您有事要忙,请不必在意我,我并不急于什么。”君麻吕见状很贴心地道。
“呵呵,不是什么急事。”夏树笑着摇头道,“还是先带你去见见那位吧,恰好快要到中午了。”
午饭是中午的一部分,就算是再刻苦修炼ꓹ 也需要吃午饭来补充体力。
所以当带着君麻吕来到一乐拉面店的时候,他想要找的父子果然正在里面开怀大吃。
穿得好怪ꓹ 这是君麻吕看到迈特父子的第一印象ꓹ 然后就是二人散发出来的那股气息ꓹ 这令他瞬间判断出ꓹ 眼前二人是真正的体术高手。
“欢迎光临,二位想要吃些什么?”
少女菖蒲的询问声拉回了君麻吕的思绪。
“我老规矩就行ꓹ 至于他……”夏树看向君麻吕道ꓹ “有什么偏好的口味吗?”
“就跟老师同样的吧。”
醫妃惑人 妙菱
君麻吕看了眼墙壁上的菜单ꓹ 却并没有自己点。
“嗯,如果不喜欢可以再换。”夏树叮嘱道。
長相思3:思無涯
这时熟悉的声音终于吸引到了那对绿色紧身衣父子的注意力。
迈特戴咚地一声放下只剩汤底的碗ꓹ 侧头循声看来,粗犷的面容上一双透彻的眼睛随之顿时亮起。
“夏树,来吃面吗?”他大声地打招呼,哈哈大笑道:“有段时间不见了啊。”
“的确许久不见了,之前有点忙,后来还离开村子一段时间。”夏树笑着回应道,“不过现在我是专门来找你的,戴前辈,这是我的弟子君麻吕,我认为他有学习你的体术的资质。”
只為遇見,所以相逢 堯三青
婚然天成:異能宅女玩閃婚 七月之沫
听到这话,戴瞬间提起了兴趣,就连迈特凯也看向了君麻吕。
“你们好,我是君麻吕。”少年面色淡然地上前一步道。
“我是迈特戴,这是我的儿子兼弟子迈特凯。”
迈特戴抱着胳膊,自我介绍的同时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少年,只见对方姿态淡然,散发着一种从容不迫的气质。
不过最令他眼前一亮的还是少年的体魄,虽然只是往那里一站,可作为木叶村中对体术最深的男人,他一眼就能看出少年异于常人之处。
仙妻佷難追 墨小蘇
“他很特别。”迈特戴摩挲着下巴,看了一会儿君麻吕,然后对夏树道:“不过能否学会那个,还得试过才知道。”
“我不会令您失望的。”君麻吕看着迈特戴,语气坚定地道。
“气势不错。”迈特戴不置可否,继续对夏树道:“待会儿先看看他的底子。”
“当然,不过得饭后。”夏树耸耸肩膀,然后微笑道:“这顿我请客,尽情吃吧,戴前辈还有凯。”
“好啊!”迈特凯欢呼一声,捧起碗将面汤喝光,接着对手打叫道:“再来一碗!另外,配菜加满!”
“好嘞!”手打立刻笑着应声道。
虽然他对拉面极其热爱,但在追求人生理想的同时赚钱,那真是何乐而不为的事,所以他喜欢这种大客户。
火影之琉璃刃 靈鷲天
夏树摇头一笑,又点了四人份的各色小菜,最终大家对这顿午饭都极其满意。
饭后到茶馆休息了一会儿,然后夏树就带着君麻吕跟在进行倒立前行修炼的迈特父子二人身后,朝着郊外的一处练习场而去。
郊外练习场,迈特戴与夏树站在场外,看着正在做着各种热身运动的迈特凯,以及在寒冬时节却敞开衣襟的君麻吕。
“他有什么特殊的能力?”
迈特戴敏锐地感觉到一些问题,侧头视线瞥了眼身旁的青年。
“雾隐绝迹的尸骨脉血继限界,天生得体术战斗高手。”夏树眯眼瞧着场内道,“不过他显然不是凯的对手,只要凯开启八门遁甲。说起来,现在凯的八门遁甲达到哪一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