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mus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大周仙吏 txt-第140章 一步登天分享-gq66n

大周仙吏
小說推薦大周仙吏
李慕怀疑自己是不是天生劳碌命,趁着休假这段时间,还促成了符箓派和朝廷的合作。
以往朝廷虽然和各派都有合作,但都是浅层次的,比如各大门派让低阶弟子驻守地方官府,帮助地方官治理辖区,朝廷便将他们宗门所在的地域划归他们,并且允许他们在山门所属的势力周边,招收弟子等等……
像这种更深层次的合作,以往少有发生。
究其原因,自然是双方的不信任,这些宗门的势力和实力都太过强大,强大到足以威胁朝廷的统治,而朝廷对于三十六郡,名义上又有着绝对的把控,四宗六派在世俗活动,会受到诸多限制……
出于这种猜疑和不信任,大周朝廷,从来没有过四宗六派的官员,哪怕是一个小吏,也要求没有门派背景,而这些宗派的高层,也都不会由朝中官员担任。
李慕大概是第一个既在朝中身居高位,又是宗派高层,由他在中间牵线搭桥,再也合适不过。
在符箓派的其他事情,李慕没有告诉女皇,只是说,他有意促成符箓派和朝廷的合作,朝廷为符箓派留意天才弟子,符箓派也会派遣实力强大的长老,作为朝廷客卿……
女皇手下正缺人手,这本来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但李慕却没听出来女皇有多高兴。
她这个皇帝当的宛如咸鱼,没有一点儿进取心,做事也不积极,她最积极的就是跑到李慕家里蹭饭,还有就是给李慕打灵螺查岗。
三天一百多次,别说是上司,就连女朋友都少有这样的。
幸亏柳含烟和她不一样,不然李慕恐怕会疯掉。
灵螺中,女皇语气没有波澜的说道:“这件事情ꓹ 你决定就好。”
这也算是一件国策,从某种程度上说ꓹ 是李慕作为中书舍人的分内之事,但他还是得请示女皇,以免落得一个宠臣乱政的恶名。
李慕叹了口气ꓹ 女皇连和符箓派合作都不怎么在乎,也不知道她到底在乎什么……
对面ꓹ 女皇不再提这件事情,而是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
李慕道:“臣尽快吧。”
海螺里的声音明显有些不满:“一个多月前ꓹ 你就说尽快了ꓹ 尽快到底是多块?”
李慕无奈解释道:“这次是真的尽快了,短则三天,长则五天……”
短短的和柳含烟相聚几日之后,她就又和玉真子闭关了,李慕本来现在就可以回神都,但七峰弟子大比马上就要开始,他作为二代弟子ꓹ 需要出席。
女皇也真是的,国家大事不上心ꓹ 催他回去上班倒是催的这么急。
这也打击了李慕做事的积极性ꓹ 大周是她的大周ꓹ 李慕是在为她打工ꓹ 她不能总是坐在上面,让李慕一个人在下面动ꓹ 她好歹也动一动给一点回应ꓹ 这样李慕做事才能更有动力。
仙劍山莊
李慕放下灵螺ꓹ 听到院外传来嗡嗡的声音。
这是道钟在外面催了。
李慕收起灵螺,走出门ꓹ 说道:“别催了,来了来了……”
……
白云山。
今日是符箓派祖庭七峰大比之日,诸峰大比,与符道试炼同样是四年一次,时间上,也只相差一个月。
往年符道试炼之后的一个月,试炼结果,都会是门派弟子热议的话题,然而今年,试炼结束之后,却并没有引起多少轰动。
因为此次试炼,留给众弟子的谜团,实在太多。
首先,历届试炼的第一,都会立刻成为核心弟子,获得宗门的大力栽培,可以享受到普通弟子享受不到的修行资源,试炼结束后很长一段时间之内,试炼第一都是众弟子们羡慕的对象。
然而今年的试炼第一,身份到现在都是谜。
不仅仅是第一,此次试炼的第一第二,在试炼结束之后,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彻底消失。
除此之外,试炼当日,白云山天降异象,也没有人知道是什么回事。
只是有弟子根据典籍猜测,在圣阶符箓降世时,会有天劫出现,当日白云山的异象,很像是天劫。
特種兵歸來之鐵骨軍魂 冷月翼
此言一出,众说纷纭。
有人说是掌教真人画出了圣阶符箓,还有人说这异象是有首座晋级超脱引来的,还有人说画出圣阶符箓的,是那试炼第一,不过,对此宗门一直没有解释,此事也一直没有定论。
大比之前,诸峰弟子,已经在主峰广场周围汇聚。
这场大比,关乎参加比试弟子们的荣誉,也关乎之后的四年,诸峰能从宗门获取的资源。
获得大比前三的弟子,能够分别获得一张天阶符箓,大比第一,更是有机会成为首座的亲传弟子,晋升为三代长老。
晋入大比前十的,也能获得地阶符箓,以及首座指点修行的机会。
腹黑娘親帶球跑 桐歌
因此,每一次大比,诸峰弟子都卯足了劲头,想要争取获得最高的排名。这不仅仅是为了他们自己,还为了诸峰的荣誉。
李慕本来想早日回到神都,免得女皇整天唠叨。
但玄机子说,这次大比,他必须参加,收徒大典可免,但作为太上长老之徒,符箓派二代弟子,他必须要在祖庭众弟子、以及符箓派支脉的重要人物前露一次面。
为此,他还为李慕取了一个道号,名为灵机子。
符箓派中,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拥有道号,三代和四代弟子,修为不高,大都以俗家的名字相称,一般只有晋升洞玄之后,才会考虑为自己取一个道号。
毕竟,玄机子掌教,玉真子首座,听起来就比王二狗掌教,陈二妞首座有高人风范。
对于自己的新道号,李慕虽然还不太习惯,但也并不抗拒。
李慕刚刚落在主峰广场,韩哲便从某个方向走过来,诧异道:“你还没有回神都?”
李慕道:“参加完大比就走。”
“参加大比?”韩哲愣了一下,随后脸上就露出惊喜,问道:“你也加入我们符箓派了,你不会也拜哪位首座为师了吧?”
李慕摇了摇头,说道:“不是。”
韩哲松了口气,问道:“你的师父是哪位长老?”
李慕道:“符道子。”
韩哲摸了摸脑袋,摇头道:“没听说过,是哪一峰的?”
李慕道:“主峰。”
韩哲羡慕道:“主峰好啊,主峰都是核心弟子,要什么有什么,连争都不用争,我就说,凭柳……柳师叔的关系,你拜入宗门,一定不会混的太差。”
李慕左右看了看,问道:“今天怎么没有看到秦师妹?”
说到秦师妹,韩哲脸上就露出无奈之色,说道:“别提了,我让她闭门思过呢。”
李慕问道:“她又怎么了?”
“你还好意思问?”韩哲瞪了李慕一眼,说道:“上次要不是你先走了,我也不会让秦师妹陪我喝酒,就她的酒量,才喝了几杯就醉了,而且她喝醉了就喜欢脱衣服,不仅脱她自己的衣服,还脱我的衣服,幸亏我关键时候醒来了,要不然,我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秦师兄的在天之灵,保持了二十多年的元阳之身,可能也会丢了……”
李慕同情的看着他,说道:“是啊,太险了,孤男寡女的,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还是要保护好自己,万一元阳没了,可就亏大了……”
韩哲深以为然,说道:“没想到秦师妹酒量那么差,以后再也不和她喝了!”
两人闲聊的功夫,主峰广场上,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周围传来的议论声也不绝于耳。
“不知道这一次,哪一峰的师兄可以获得大比第一……”
“大比第一的奖励太丰厚了,不仅能成为三代弟子,还能获得一张天阶符箓。”
“相当于平白多了一条命啊,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那三个位置……”
“咦……,前面的位置,怎么多了一个?”
“什么,我数数,一,二,三,……八,九真的多了一个!”
……
众弟子目光望向广场前方,面露愕然。
大比之时,掌教和七位首座,会在前方观礼,因此,广场之前,会留有八个位置。
这八个巨大的座位,通体由灵玉打造,其上雕刻有符文,悬浮在广场前方,威严中带着高贵,彰显着主人的身份和地位。
掌教真人加上七峰首座,本应有八个座位,这是往年的惯例。
然而今年,广场前方的座位,却变成了九个。
“难道是有长老晋升第六境了?”
“不知道啊,若是有长老晋升,诸峰怎么可能没有消息?”
“会不会是哪位太上长老回来了?”
“也不太可能,太上长老云游在外,十多年都没有音讯了,就算回山,也从来不管诸峰大比的……”
……
韩哲看着前方的九个座位,脸上也露出了疑惑之色,喃喃道:“今年的大比,和往年好像不太一样啊……”
他回头看向李慕的时候,像是发现什么,上下打量了李慕几眼,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疑惑道:“你的道服为什么和我不一样?”
韩哲穿的道服,是以蓝色为底色,而李慕身上的道服,却是以素白为主。
在符箓派,不同级别的弟子,穿的道服,颜色不同。
像韩哲这样的四代弟子,所穿道服,主色为天蓝色,三代弟子,也就是诸峰长老,道服为淡黄色,掌教以及诸峰首座,才会穿素白色的道服。
李慕没来得及说话,韩哲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用惊疑的目光看着他,震惊道:“符,符道子,符道子不是门派消失了很久的太上长老的道号吗,你你你,你拜了太上长老为师?”
李慕没有否认,等同于承认了韩哲的话。
韩哲愕然道:“真,真的?”
李慕道:“真的。”
韩哲用手抓着自己的头发,喃喃道:“让我先捋一捋,你是二代,我是四代,那我岂不是要叫你师叔祖?”
李慕点了点头,说道:“理论上是这样。”
韩哲备受打击,他虽然不想和李慕比什么,但曾经的朋友,如今变成了他的师叔祖,在门派见到他都要躬身行礼,这让他一时间难以接受。
不过很快的,他就意识到了什么,抬头看向李慕,问道:“你是我的师叔祖,岂不是含烟姑娘的师叔,是李师妹的师叔祖,等等,你们的关系太乱了,让我再捋一捋……”
掰着手指头算了算之后,他终于算清楚了,说道:“李师妹已经不是符箓派弟子了,但含烟姑娘是玉真子师伯的弟子,你是玉真子师伯的师弟,所以你是她的师叔,你是你未来妻子的师叔,那你们的孩子是什么辈分,他是和我同辈,还是比我长一辈,等一等,我又乱了……”
韩哲还没有想清楚,上方便有钟声响起,预示着大比即将开始。
韩哲看了李慕一眼,然后一溜烟的跑了,李慕觉得,以后再想找他喝酒,应该会有些难了。
随着钟声响起,诸峰弟子,已经在广场外属于各峰的位置站定,主峰道宫之中,也有数道身影飞出,玄机子和各峰首座,分别坐上了一个位置。
就连之前处于闭关状态的玉真子,也出了关,坐在玄机子的右侧。
九张椅子,只有玄机子左侧那张是空的。
各峰弟子聚集处,又开始了低声的议论。
“那个位置,本来是玉真子师伯的,这次玉真子师伯怎么坐在了掌教右边?”
“还有什么人能坐在掌教左边,就算是真有新晋长老,也没资格坐在那里啊,难道真的是太上长老?”
“应该是了,或许是哪位长老,忽然来了兴致,想要看看诸峰大比……”
……
大比之时,广场前的位置,是有讲究的。
掌教真人地位最为尊崇,他的座位,位于广场前方的正中,诸峰首座,则分别坐在他的两侧,这其中,又以左边为尊。
坐在掌教左边的,在场中的地位,仅次于掌教,以往这个位置,是白云峰首座玉真子的。
然而今日,玉真子却坐在掌教的右边,除了太上长老之外,众弟子们想不到,到底是什么人,比玉真子师伯的地位,还要尊贵。
他们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那个位置,这里的大部分弟子,甚至是长老,自入门时起,就不曾目睹过太上长老的真容。
广场之外,诸峰弟子已经归位,李慕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一处。
欺心惡夫
他本以为他只需要露露面刷个脸,没想到玄机子搞得这么认真,玉真子是柳含烟的师父,他的半个丈母娘,取代她的位置,李慕还是有些心理压力的。
前面的九个位置,只有他还没有落座,李慕缓缓飞起,穿过广场上空,坐在玄机子左边的位置上。
符箓派诸峰弟子,长老,以及各分宗受邀而来的重要人物,近乎都在关注着那个位置。
当李慕落座之后,广场周围安静了一瞬,下一瞬,便哗然起来。
无数人看着那个位置,面露愕然。
“此人是谁?”
“他怎么会坐在那个位置?”
超級天啟 那一抹緋紅
“难道他是太上长老之一?”
“他不就是吓跑道钟的那个人吗,他怎么坐在太上长老的位置?”
符道试炼之时,通过玄光术呈现的画面中,李慕身边,始终有迷雾笼罩,大多数符箓派弟子,并不认识他,只有和他一起参加符道试炼的人,才能看到他的真容。
此时,诸峰弟子的队伍中,通过了符道试炼的那些人,脸上的震惊之色更浓。
“他不就是此次试炼的第一吗?”
“他终于再次出现了,而且还坐在那个位置……”
“那是二代弟子才能坐的位置,他有什么资格,莫非……”
……
玄机子的身影,从座椅上缓缓飘飞而起,他伸出双手,向下压了压,广场中嘈杂的声音瞬息停止。
他回头看向李慕,李慕的身影也缓缓飞起,站在玄机子身旁。
玄机子俯视下方,缓缓说道:“站在本座身边的,是本派太上长老符道子师叔的弟子,灵机子师弟,今日之后,凡符箓派弟子,见他如见本座……”
玄机子短短的几句话,便让广场上无数人心中,掀起了波澜。
太上长老的弟子,便是本门二代弟子,地位等同首座。
但不是所有的首座,都能让掌教真人说出“见他如见本座”的话,这句话,向来是用在未来掌教身上的,哪怕是如今诸峰首座,都没有这样的资格。
掌教真人这句话,无异于当着符箓派所有弟子,当着符箓派分宗一众重要人物的面,宣布那位年轻人,是未来的符箓派得掌教……
如果他仅仅是太上长老的弟子,掌教真人没理由说出这句话,因为诸峰首座,都是太上长老的弟子。
他能坐在掌教真人左边,一定还有别的原因。
玄机子悬浮在空中,声音威严,继续说道:“灵机子师弟,便是这次符道试炼第一。”
此言一出,无数人心中存在了一个月的疑惑,就此解开。
此次符道试炼的第一,和以往任何一次都不一样。
从来没有试炼者,能够走到五十阶以上。
也从来没有人,能在试炼过程中,引来天地异象。
广场周围,再次哗然。
“原来是他……”
“那异象应该是他引发……”
“画出圣阶符箓的是他!”
“难怪他会被太上长老收为弟子,难怪掌教如此看中他……”
“这简直是一步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