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rq4人氣玄幻小說 《我老婆是女學霸》-第二百二十九章 年輕人不講武德分享-0o0f5

我老婆是女學霸
小說推薦我老婆是女學霸
林帆正在欣赏着城市的夜景,看着钢筋混凝土的大楼,看了一眼头顶上的浩瀚星空,作为曾经的相对论领域的顶尖科研人员,林帆已经无数次抬头看过天空了。
林帆过去是理论物理,大部分都在研究黑洞,并且和国外的顶尖天文机构,以及顶级的科研机构有过很多次的合作,其中不少是林帆主导的项目,并且得到了全世界的公认。
但…
不得不说,
物理已经遇到了瓶颈,特别是理论物理这块,在短期内很难看到有大的发展可能,尽管还有很多可以研究,比如非平衡态理论,又比如长程作用下的量子纠缠,但技术限制了科学家们进行探索。
那时候,
林帆有考虑去另外一个领域,比如大妖精所在的凝聚态物理,但内心的高傲不允许他这么做,林帆宁愿花费十年的时间,去解决一个悬而未决的核心猜想,十年的潜心专注只为一个重大突破。
我跟大爺去抓鬼
而不是某些人为一些职称或者名利,一年搞得二十多篇的灌水论文。
然而,
这一次…林帆觉得自己恐怕要打破过去的理念了,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怀中那个女人,这个集智慧与美貌一身的女人,同时又有一点小小的傲娇。
凝聚态物理…
要重新开始来一遍了。
就在林帆胡思乱想之际,怀中的大妖精调整了一下姿势,冲抱着自己的大笨蛋,问道:“唉…宋雨溪还没有给我点赞,是不是她并没有看到我的朋友圈?”
“啊?”
“呃…或许是她已经屏蔽了。”林帆随口说道。
屏蔽?
不可能的…自己第一次发朋友圈,怎么可能屏蔽我。
柳云儿抿了抿嘴唇,认真地问道:“笨蛋…你说我要不要通知一下她?我费了这么大的劲儿,不就是为了让她看到我幸福的样子,现在她没看到…我…我不是白忙活了?”
“…”
“宝贝…何必呢?”林帆无奈地说道:“冤冤相报何时了。”
“你懂什么!”
“那个女人去爱琴海之后,肯定会给我发很多的照片,我现在提前气她一下怎么了?”柳云儿白了一眼,没好气地说道:“她肯定是睡着了…我提醒她一下。”
话落,
柳云儿拿起手机,给宋雨溪打了一个电话。
隱婚甜妻,老公情難自禁 大叔有毒
皇家童養媳
宅女調教棄狗大少 佩香秋蓮
不久电话就通了。
“雨溪…”
“你…你睡了吗?”柳云儿小心翼翼地问道。
“没有。”
“正在追剧呢。”宋雨溪随口说道。
柳云儿沉思了一下,犹豫着要不要气气宋雨ꓹ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听到电话那头的女人ꓹ 笑呵呵地说道。
“唉?”
“这一次林帆是不是又掉链子了?”宋雨溪坏笑地说道:“肯定很悲剧啊?所以打电话过来找我安慰?那…我是没有什么办法的,谁让你是自己找的呢?”
听到这番话,
柳云儿气得火冒三丈ꓹ 认真地说道:“雨溪…你现在到我朋友圈去点给赞。”
“…”
“朋友圈?”
“你竟然发朋友圈了?”宋雨溪诧异地说道:“这…这多少年了,你终于使用了这一项功能ꓹ 我还以为你的微信和别人不一样。”
“嗯…”
“那你快去点赞,然后…然后留个言。”柳云儿说道。
“好!”
“马上!”
挂断电话ꓹ
柳云儿第一时间把手机给关了ꓹ 第一次干这种事情,让她的情绪有一些紧张,但同时感到了些许的刺激,原来…原来干坏事这么刺激啊?怪不得大笨蛋总是喜欢干坏事。
领口可是把整个过程给看了下来,最后看着大妖精把手机给关了,呼吸声也开始急促起来,无奈地说道:“是不是很刺激?”
“…”
“还…还行吧。”柳云儿喘着气说道。
“要不…我帮你揉揉胸口ꓹ 帮你顺顺气?”林帆认真地问道:“我学过怎么帮人顺气。”
“滚!”

某公寓,
偷生一個小萌寶 雙影
宋雨溪躺在沙发上ꓹ 刚刚和闺蜜打完电话ꓹ 便点开了自己的微信ꓹ 来了微信的朋友圈…结果便看到了令她大脑窒息的一幕。
一共九张照片ꓹ 就像九把匕首,一下一下扎着宋雨溪的心脏ꓹ 但这种感觉并不是疼痛ꓹ 而是那种堪比柠檬的酸ꓹ 酸得宋雨溪满脸都已经扭曲了。
第一张是林帆亲了一下柳云儿嘴角的照片,而边上还附带了说明…世界上最好的纸巾ꓹ 大概就是自己最喜欢人的唇。
“哼!”
“还最好的纸巾,还什么最喜欢人的唇…矫情!”宋雨溪气呼呼地自语道。
第二张照片是林帆挑起一块臭豆腐,递到了柳云儿的嘴边,当然也附带了说明…你给我明目张胆的偏爱,我才敢大张旗鼓的炫耀。
“He~tui”
“滚!”
虽然此刻的宋雨溪很爆炸,但还是默默地滑动了一下手指,翻到了第三张照片。
第三张照片是两人牵手的画面,但柳云儿的手腕处多了一条水晶手链,同时附带了文字说明…最好的礼物从来不是某样东西,而是意料之中的温柔和出其不意的惊喜。
“我的天呐!”
“气死我了…”宋雨溪黑着脸又继续翻到了下一张,每一张照片都把她气得够呛。
直到最后一张,
林帆和柳云儿坐在摩天轮的观光舱内,两人正在闭着双眼,嘴对嘴贴在了一起,而背后是申市的夜景,当然…在边上同样附带了文字说明…爱情就像摩天轮,时而顶峰、时而低谷,唯有相爱的人,才能理解转动的旋律。
看完这九张照片,宋雨溪瘫死在沙发上,面如死灰的样子,她都不知道自己刚刚都经历了什么,反正…现在的自己有点撑,同时酸得全身无力。
“气死我了…”
“柳云儿这年轻人…不讲武德啊!”宋雨溪躺在沙发上,有气无力地自语道:“偷袭三十四岁的老同志…”
越想越气,
宋雨溪拿起电话,给柳云儿打了过去。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Sorry, The number you dialed is power off.”
她心虚了!
那娘们心虚了!
宋雨溪已经处在了崩溃的边缘,想到姓柳的娘们,肯定和林帆在一起,急忙翻找了一下林帆的手机号,结果…发现自己没有存。
思考了一下,给周峰打了个电话。
“喂!”
“把林帆的手机号给我。”宋雨溪愤怒地说道。
“…”
“怎…怎么了?”周峰小心翼翼地问道:“林帆怎么惹你了?”
“不是他。”
鬼王的傻妃
“是他家的那个娘们!”宋雨溪怒道:“气死我了…还关机了。”
话落,
宋雨溪接着说道:“快点发过来!”
“哦…”
与此同时,
柳云儿正舒服地躺在林帆的怀里,享受着那种爱与浪漫的情调。
“笨蛋?”
“你想要研究什么啊?”柳云儿好奇地问道。
“凝聚态物理。”林帆说道。
“什么?”
柳云儿冲林帆的怀里起来,一脸诧异地看着他,问道:“你…你不是相对论领域吗?不是研究什么黑洞、中子星、宇宙学吗?”
“嗯…”
“除非你能够和相应的研究机构合作,否则…我只能转研究领域。”林帆解释道:“你总不能让我在想象中,去完成一个又一个物理突破吧?必须结合某些观察数据才行。”
“…”
“你暂时别转,我会搞定的。”柳云儿默默地回到了林帆怀中,认真地说道:“我在国外的这些年,也积累了不少的人脉,其中就有很多天体物理学家,到时候我会提出合作的。”
“不过…”
柳云儿沉默了一下,严肃地说道:“首先…你拿出非常厉害的实力和成绩,不然很难主导项目。”
“嗯…”
“我知道。”林帆点点头。
就在这时,
林帆的手机响了,是一个没有备注的号码。
“这谁啊?”
“归属地还是申市的。”林帆皱着眉头,当即就给接通了。
当通话的那瞬间,
电话那头传来了震天的怒吼。
“林帆!”
“那娘们是不是在你身边?!”宋雨溪咆哮地说道。
由于声音太大,躺在怀中的柳云儿听得清清楚楚,吓得浑身颤抖了一下。
“呃…”
“好像是吧。”林帆无奈地说道。
“把手机给她。”宋雨溪说道。
“嗯…”
金雞獨貍 抽風的漠兮
林帆把手机递给了大妖精,苦涩地说道:“宋雨溪,找你的。”
“…”
接过手机,
柳云儿小心翼翼地问道:“喂?雨溪?”
“姓柳的!”
“你是不是太过分了?”宋雨溪愤怒地呵斥道:“能不能有点道德?哪有你这样强行秀恩爱得,还特意打电话通知一声。”
帝少撩人:悶騷老公太心急
“…”
“行行行…我删了总行了吧?”柳云儿无奈地说道。
“删了就能抹去你在我内心留下的创伤?”宋雨溪气呼呼地说道:“我和周峰去爱琴海的费用,你必须支付一半。”
听到闺蜜的话,柳云儿没好气地说道:“喂!你和周峰去爱琴海享受浪漫,还花我的钱…能不能讲理?”
话落,
柳云儿严肃地说道:“不给!”
唯武獨神
“那…那来回机票报销一下可以吧?”宋雨溪说道:“你伤得我这么深,总要付出一点代价吧?”
“好吧。”
“来回机票报销。”柳云儿叹了口气,默默地说道。
这时,
柳云儿想到了什么,好奇地问道:“你现在一个人吗?”
“废话!”
“正躺在沙发上呢,被你气得半死。”宋雨溪怒道。
“嗯…”
“那你知道我躺在哪里吗?”柳云儿的语气略带些许调皮和温柔,对着电话那头的女人,说道:“我躺在林帆的怀里…他正紧紧地抱着我,超级舒服的!”
重生毒婦之前夫別太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