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婚男子搭訕未婚女白領 竟然找個假媽媽“助攻”

已婚男子搭訕未婚女白領 竟然找個假媽媽“助攻”

(原標題:已婚男子搭訕未婚女白領 竟然找個假媽媽“助攻”)

僱“親媽”演戲這個騙子套路深

題圖設計:趙一諾

假身份、假學歷、假購房合同,甚至還有個假媽媽……只有初中文化的徐凱,爲了詐騙錢財,可謂煞費苦心,上演了一出出“好戲”。近日,經江蘇省蘇州工業園區檢察院提起公訴,法院以詐騙罪判處被告人徐凱有期徒刑五年。

隱瞞已婚身份,搭訕未婚女白領

30歲出頭的徐凱,在江蘇宿遷老家讀至初中畢業,便早早走上社會,在老家結婚並育有一雙兒女。婚後,妻子帶着兩個孩子在老家生活,徐凱一個人在蘇州打工。


零食行業進入4.0時代

2018年清明節假期前一天,徐凱和弟弟一起開車回老家,並帶了兩個人坐他們的順風車。徐凱和其中一個女孩文秋在路上相談甚歡,互加了微信,在老家休假的幾天,二人也一直在聊天。聊天中,徐凱自稱單身,畢業於上海某名牌大學,在某公司金融部門上班。假期結束後,二人又相約回到蘇州。

沒過幾天,文秋因爲母親要做手術又趕回老家,徐凱知道後陪同她一起回老家。爲了不讓妻子發現端倪,徐凱在賓館呆了三天。這次回到蘇州後,文秋對徐凱的好感倍增,覺得他自身條件不錯,還是一個善解人意的男人。文秋大學畢業,有一份收入不錯的工作,急於“脫單”的她一直在渴望一份真摯的感情。


現代起亞二度在美召回引擎故障車輛 升級軟件

此後,二人的聯繫越來越頻繁,幾天後,徐凱約文秋去做汗蒸,試着身體接觸。看到文秋沒有抗拒,徐凱索性約她晚上一起住酒店,當天晚上二人確立了關係,過了幾天,徐凱退租搬到文秋的小區住,二人正式同居。

互聯網+時代下,衛星也能在線“網購”?

徐凱坦言,自始至終都沒有告訴文秋自己已婚的身份,一開始是想和她發生性關係,而之後就想騙她的錢了。

爲獲信任,竟然找個假媽媽助攻

他生下來就沒有雙臂,靠下巴打檯球,打成一代明星

2018年5月,徐凱對文秋的錢打起了主意。他找人僞造了一張某房產的購房定金髮票,跟文秋說,自己準備在蘇州買房了,還缺5萬元。文秋二話不說去銀行和貸款平臺貸款,加上自己的存款打給了徐凱。

同年5月到7月間,徐凱又以購買投資理財產品、堂弟在做放貸業務、父母在家生活不易、自己準備創業等多個理由向文秋借錢。

文秋覺得男朋友用錢都是有正當用途,從來也沒有拒絕。與此同時,她也表達了想和徐凱結婚的願望,希望可以儘快安排雙方父母見面。

爲了穩住文秋,以便繼續騙她的錢,徐凱答應了文秋要見父母的要求。想起在朋友圈經常看一個網友發招募演員的工作,徐凱便聯繫上對方,希望對方找一名50多歲的女性扮演他的母親。

假媽媽按照徐凱的要求,在二人同居的房子裏和文秋見了面,拉了一些家常後,藉口要照顧徐凱姐姐的孩子便走了。徐凱又註冊了一個微信,用假媽媽的身份和文秋聊天。

有一天,“假媽媽”焦急地跟文秋說,徐凱的外公生病了,聯繫不上他人,希望他趕緊回家一趟。文秋迅速向徐凱轉達了“假媽媽”的話。徐凱說,外公已經去世了,希望借點錢,自己去老家辦一下外公的後事。文秋向朋友借了2萬元給徐凱。

之後,徐凱還去老家接來了文秋的母親和假媽媽見面,雙方正式定下了婚事,文秋也對男友更加信任了。

習近平出席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元首理事會第二十次會議並發表重要講話

同年10月,徐凱又和文秋說,自己之前買的房子要裝修了,要交納裝修押金給物業,加上改造房子的地板瓷磚等,總共需要4萬多元。文秋想,徐凱的房子以後也是自己的房子,裝修需要錢也是很正常的,便向自己公司的老闆借了3萬元,加上自己的存款,湊了4萬元給徐凱。

2019年春節前,文秋拿到工資和年終獎10萬餘元。徐凱趁此機會以要在老家開超市爲名,向文秋騙錢。這些錢基本都被徐凱揮霍一空,爲了支持男友的“事業”,文秋剛到手的年終獎很快也所剩無幾。

2019年2月,徐凱和文秋說,老家的工廠要拆遷了(此前他曾和文秋虛構自己的父母在做木業生意),他想早點拿到拆遷款需要請人吃飯,向文秋借1萬元。“假媽媽”也發微信和文秋說,這種事情要多花錢,早點拿到拆遷款,文秋又轉了1萬元給徐凱。

在徵婚信息中捕捉行騙對象

2019年4月,徐凱在老家的便民信息欄上看到一則徵婚廣告,於是他用“假媽媽”的微信聯繫上了對方,說要把兒子介紹給她。對方同意後,徐凱又用自己的微信加了對方。一來二去二人也確立了關係,徐凱也開始陸續問新女友周彤借錢。

同月,文秋邀請朋友彭玲來家裏吃飯,彭玲說起了養螞蟥的事情,激起了徐凱的興趣。之後,徐凱去彭玲的美容館做了幾次減肥項目,但都沒付錢。當彭玲說起做項目需要支付費用時,徐凱和對方介紹自己是做金融項目的,可以幫她把信用卡的額度提高,彭玲便把自己銀行卡的賬號和密碼給了徐凱。

周彤在和徐凱交往的過程中,聽徐凱說自己家裏是做生意的,戴的手錶都是幾十萬元的,可她發現徐凱都不用怎麼上班。另外,徐凱手機裏總是有一個叫“文總”的人打來電話,徐凱每次都到沒有人的地方去接。周彤還發現徐凱車裏的行駛證和微信裏都有這個人,這讓她起疑。

黃磊、孟非投資的黃孟餐飲成被執行人 涉合同糾紛

周彤去問徐凱他是不是有老婆了,徐凱卻說他沒結婚,並且準備和文秋分手。看到這種情況,周彤便不打算再和徐凱談戀愛,只想把自己的錢要回來,徐凱卻始終不還錢,對她也慢慢疏遠了。

身份被揭穿,萬千套路繞不開“錢”

發現自己被騙以後,周彤加上了文秋的微信,在朋友圈中看到許多徐凱的照片,她向文秋說了自己的遭遇,文秋託人在老家問了徐凱的情況,發現他已婚已育,之後文秋見到了徐凱真正的母親,又去查證了徐凱向自己提供的買房發票等,發現都是僞造的。此外,文秋還多次收到多家網貸平臺的催款信息,發現徐凱以自己的名義在多個貸款平臺貸款、套現了十多萬元。

原來徐凱和自己的交往是一場徹頭徹尾的騙局。文秋心灰意冷,她打電話提醒彭玲說徐凱可能是個騙子,彭玲立刻查找自己之前給徐凱讓他幫自己提額的兩張信用卡,發現額度都被徐凱刷完了。彭玲將信用卡掛失後報了警。警方經過立案偵查於同年8月21日將徐凱抓獲。

檢察官認定,徐凱以非法佔有爲目的,採用欺騙手段,虛構買房、開店、外公去世等,共計騙得文秋32萬餘元,數額較大,應當以詐騙罪追究其刑事責任,遂於2019年12月31日向法院提起公訴。

通過梳理多起類似案件後,檢察官發現,騙子的慣用套路是把自己包裝成單身多金的有志青年,鍾情專一,但實質卻是廣撒網多騙錢。不是買房需要錢,就是生病急需錢,始終繞不開一個“錢”字,在騙錢時他們也會想方設法取得對方的信任,並作出虛假承諾。檢察官提醒:在交往中要儘量覈實對方身份,謹防步入犯罪分子精心設計的圈套,人財兩空。

(文中人物均爲化名)

入摩三步走一週年:MSCI中國A股在岸指數納入58股

(來源:正義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