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5ihr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神魔書-第一百七十章 損失慘重(3)-rp0aq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高亢的狼啸声绵绵响起,一群身躯半透明,几乎和黑暗融为一体的人影飞掠而来,他们几个弹跳之间,就急速穿过战场,挡在了洛夫娜和黑衣人之间。
这些半透明的人影身体上幽光闪烁,重新凝成实体。
一名帝国军少将阴沉着脸,手中战刀狠狠向黑衣人一指:“放下武器,否则,格杀勿论!”
这名少将身后,十五名和他实力相当、军衔相同的帝国军将领微微俯下身体,低沉的喘息着,身影在半透明虚化状态和正常实体之间不断变幻闪烁,分明已经做好了扑击的准备。
“啊!”黑衣人首领看着这群横插一刀的人影,歇斯底里的仰天怒吼。
更多帝国军官兵涌了上来,连带着大群身穿黑色制服的警察,将这一片包围得水泄不通。
黑衣人首领咆哮了几声,猛地举起手中长剑,剑锋往自己的脖子上比划了又比划。迟疑了一阵,他怒骂一声,狠狠一跺脚,将手中闪烁着幽光的长剑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黑衣人首领身后,三十几名遍体鳞伤的黑衣人沉默了一阵,相互看了一眼,‘丁零当啷’的丢下了手上的兵器。
之前,他们已经做好了击杀洛夫娜,然后自尽以保守秘密的决定。
但是决定毕竟只是决定,他们做了决定,却没有执行决定的觉悟。
十几个被飞斧、飞刀击伤,毒性顺着血液流遍全身,如今全身麻木的黑衣人重重的坐在了地上,解脱般的喘了一口气。
他们看了一眼洛夫娜,还有她的三位侍卫骑士,轻轻的摇了摇头。
好吧,不是他们不愿意为王国付出生命,实在是……既然没能杀死洛夫娜,那么,就算自杀当场,又有什么意义呢?
留下大好生命,才能更好的为王国效力,这难道不对么?
他们偷偷的瞥了一眼大口大口喘着气的首领,然后迅速挪走了目光。自己一行人被生擒活捉,就算引发什么不良后果,自然有首领承担责任。
他们只是奉命行事,不是么?
‘嗡……嗤……’被乔丢出小半里地,深深陷入泥地中的大家伙发出低沉的轰鸣声,摇摇摆摆的站起身来。被乔抡起来乱砸了上百次,又丢出了这么远,这家伙居然依旧行动自如,而且表面没有丝毫伤痕。
鼻孔里不断滴出淡黑色血水的罗斯公爵飘了过来,她离地三寸悬浮着,满头长发无风自舞,漆黑的眼睛、碎金色的瞳孔,周身弥漫着黑气,犹如夜之女魔,恶狠狠的盯着黑衣人首领。
“让那地精铁疙瘩停下!”罗斯公爵厉声下令。
黑衣人首领看了看目光冷厉的罗斯公爵,重重的呼出一口气,低沉的念诵了一声咒语。
刚刚从大坑中挣扎起身的大家伙身体一僵,体表的白色纹路缓缓黯淡下去,正面面庞上的红光也一点点的熄灭。‘嗤嗤’声中,它全身冒出了大量的白色蒸汽,然后就好像一块生锈的铁疙瘩一样,静静的矗立在那里。
青色的目光洒在这个大家伙身上,黑漆漆的金属体表上,一条条黯淡的扭曲符文模模糊糊,好似有一层淡淡的锈迹附着在上面。
淡淡的蒸汽环绕着这尊沉静的大家伙,丝毫看不出,它之前屠戮警察、大杀四方时的凶厉暴力。
浑身衣衫崩碎,暴露出大片皮肉的乔小心翼翼的按着胸口暗袋,带着大群下属走了过来。
“罗斯阁下!”乔分开人群,大声的嚷嚷着:“您,没事吧?”
罗斯公爵修长的脖颈上,黑色的手印在蠕动,细细的呓语声不仅仅是罗斯公爵,就连站在她身边的人都能听到那些极度邪恶、堕落、扭曲、污秽的声音。
“我没事,但是这些尊敬的绅士们,有麻烦了!”罗斯公爵‘咯咯咯’的笑着,她右手向地面一抓,黑衣人首领摔在地上,整个剑身都深深没入泥土中的战剑,就‘唰’的一下破土飞出,轻巧的落在了罗斯公爵手中。
“海妖之泪?这是把传奇的宝剑。”罗斯公爵左手握着剑柄,右手轻轻的拂过战剑的剑锋。她细嫩的皮肤和锋利的剑锋轻轻摩擦,剑身内有轻柔的哭泣声轻轻传来。
“这把剑,由冰海王国卡特家族世代珍藏。卡特家族,是冰海王国王室的禁卫家族,每一代家主,都贴身服务历代国王,为国王驾车、近卫二十年以上!”
罗斯公爵手指轻弹海妖之泪的剑锋,她鼻子里流出的血水,一点一滴的落在长剑上,顺着光洁的剑身滑落,不断滴在地上,剑身上却没有留下丝毫血迹。
“三年前,我听说,海妖之泪被卡特家族当代家主,赐给了他的长孙,洛蒙德·瑟·卡特。我们尊敬的洛蒙德先生,如今是冰海王国皇太孙的近卫统领?”
罗斯公爵死死的盯着黑衣人首领:“洛蒙德·瑟·卡特阁下?能否告诉我这个可怜的乡下老寡妇,你,为什么,要带着人,来德伦帝国的土地上,杀人?”
罗斯公爵深深深深的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她鼻子里,黑色的血水犹如小溪一样不断流下。
她眯着眼,怪笑道:“啊,谁能告诉我,这该死的,都是什么破事?我只是半夜睡不着,所以溜达出来,想要抓几只小老鼠……可是,似乎我又卷入了什么了不得的破事里面?”
洛夫娜,还有她的三位侍卫骑士有点狼狈。
她们很想趁乱溜走,但是四面八方满是罗斯公爵和乔的手下,数千人围住了这里,上千个火把照得四周通明,她们根本无法溜走。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洛夫娜从自己的侍卫骑士背上挣扎着落地,身体晃了晃,好容易才在侍卫的搀扶下站稳了身体:“尊敬的德伦帝国嘉西嘉岛公爵罗斯阁下,我是洛夫娜·佐·凯撒·尤里克,卢西亚帝国公主!”
洛夫娜摊开双手,一脸无可奈何的看着罗斯公爵:“给您带来了麻烦,实在是让您见笑了。”
罗斯公爵张大嘴,一脸惊讶的看着金发、蓝眼,生得无比美艳的洛夫娜公主。
过了好半晌,她才幽幽道:“见鬼,这里人太多,杀人灭口都做不到……啊,为什么我要碰到这样的麻烦?仲秋血案带来的麻烦还没处理干净,为什么我又要碰到这样的麻烦?”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罗斯公爵无奈道:“洛夫娜公主,我记得,您两年前刚刚嫁给了……”
洛夫娜很镇定的说道:“没错,两年前,我刚刚嫁给了冰海王国王位第一顺位继承人,冰海王国的皇太孙。洛蒙德,也正是他派来追杀我的。”
双手拎起裙角,向罗斯公爵行了一个屈膝礼,洛夫娜轻叹道:“给您添麻烦了,非常抱歉……我愿意,赔偿由此引发的一切损失。比如说,在西边山口,贵国的一个驻军军营的损失?”
罗斯公爵的脸色骤然一变。
洛蒙德的脸色更是瞬间变得极其难看……那个军营所有的帝国军士兵,可都被他们杀了个干干净净。
非法闯入德伦帝国,攻击帝国军队,袭击帝国警察,杀死杀伤近千名帝国军警……洛蒙德双眼有点发直的看着罗斯公爵手中的海妖之泪。
他有点后悔,刚才他应该一剑杀死自己……或许他就不要面对未来的沉重压力。
罗斯公爵则是向站在身后的多隆少将微微一侧头,多隆少将点了点头,带着数十名官兵转身就走。不多时马蹄声传来,多隆少将带人直奔距离勒夫岗最近的边境军营。
一群神色阴郁的警察凑了上来,他们拎着精钢枷锁和镣铐,就要铐住洛蒙德等一群黑衣人。
洛蒙德看着那些精钢枷锁和镣铐,本能的大吼了起来:“罗斯阁下,作为贵族,我必须得到匹配我身份的礼遇……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能像对待一个囚犯一样的对待我!”
罗斯公爵拎着海妖之泪,无声的飘走了。
乔阴沉着脸走到了洛蒙德面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然后一拳砸在了他的肚子上。
一声闷响,洛蒙德中拳的部位,衣衫彻底粉碎。洛蒙德张大嘴,身体缓缓的弯曲,然后身不由己的倒在了地上,嘴里不断的流淌着涎水,身体不受控制的抽搐着。
洛蒙德只觉,自己的内脏几乎彻底粉碎了,他这辈子从未感受到的剧痛袭来,让他觉得他几乎要死掉了。
“礼遇?你就是一个囚犯!”
乔狠狠的在洛蒙德的脸上跺了一脚,用力挥了挥手。
一群警察扑了上去,洛蒙德和他的下属们,顿时得到了和索伦斯相当的‘礼遇’。他们就好像贩奴队捕捉的土著奴隶一样,被串成了一长串,身上扣满了各色枷锁,四肢关节也被粗暴的卸了下来。
到处都是哀鸣声,呻吟声。
乔和罗斯公爵的脸色都极其难看,刚刚短短的遭遇战,乔手下的警察阵亡了一百二十九人,残疾三十五人,重伤四十七人,轻伤两百余。
那地精魔傀太过于强横,普通人被它碰着就死,擦着就亡,如果不是乔赶来得及时,伤亡只会更大。
一个多小时后,多隆少将也急匆匆的带着人赶了回来,随之而来的,是让罗斯公爵歇斯底里的噩耗。
边境的一个驻军军营,一个满编的新式燧发步枪营,除了陡崖上碉堡中的几个哨兵,其他全军覆没。
“这事,没完!”
“该死的,这事,没完!”
乔和罗斯公爵,同时发出了暴怒的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