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xns1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ptt-第五百六十三章 公道相伴-a3xj8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没事儿……”
霸道女
听到屋外的声音,正趴在地上,焦急着哭喊着,哀求着的女人,脸上神情骤然一变,
眼底的哀求褪去,脸上的焦急褪去,笑呵呵着冲着屋门外应了声,
霸世文明 鈞申
旁边,男人看着这一幕,脸上愈加痛苦,
“……真没事儿啊,我刚才在楼底下好像听到你在喊什么……对了,给小倩打电话了吗,榕榕结婚她回来吗?”
客厅门外,之前那吴大姐的声音再响了起来,
“……没事儿,没事儿……打了,说回不来……”
“……她已经死了,已经死了!”
女人先是还笑呵呵着朝着客厅门外出声应了声,
只是还没说完,便被男人的低吼声给打断,
男人脸上痛苦着,浑身颤抖着,喊着,再回过头,望向了床上那具尸体,
女人在男人的低吼声中,愣住了所有动作,紧随着,缓缓转过头,望着那床上那具已经开始腐烂的尸体,
“……死了?”
“……死了?”
目光失神着,女人望着那具尸体,先是喃喃着,紧随着,又转过了头,冲着男人有些癫狂着大声吼道,
“……你胡说!胡说!她明明就在这儿……”
“……邹妹子,邹妹子?老陈?你们说什么?”
“……怎么又这么大动静啊,你们两吵架了……老陈啊,你让着点邹妹子啊……邹妹子,好好的,吵什么架……你像我跟我们家那两口子,这么多年了……”
“……老陈,能不能过来把门给我打开下啊……”
客厅外,之前那吴大姐又喊了几声,没人应她过后,又过了会儿,便响起阵脚步声,似乎走远了。
“……这陈家屋里也不知道在搞什么……”
……
“……她明明就在这儿,明明就在这儿……”
女人有些癫狂着,一边冲着男人吼着,一边在地上朝着那床边爬了过去,
“……小倩,小倩你别闹,我扶你起来,扶你起来,给你爸爸看看……”
女人说着,趴在了床边,就要伸出手,去将床上那具尸体给拉起来,
“……小倩你别闹啊,别闹啊,妈妈扶你起来,扶你起来……”
沾着些脓水,干涸血水的棉被被掀了开,那具尸体身上穿着同样被血水脓水浸湿的衣服裤子,还沾着些已经腐烂的烂肉,
伸出手,女人一把扯住了尸体的胳膊,胳膊上已经开始腐烂的皮肤被拉扯着,攥着,破了开,脓水顺着胳膊往下流淌,流在女人手上,皮肤下的烂肉,也黏在了女人手上,
“……你别发疯了,别发疯了!小倩她已经没了,她已经死了……”
男人痛苦着,冲着女人说着,伸出手,将女人的手从那已经开始腐烂的手臂上扳开,扯了下来,
“……啊……小倩,小倩……别闹,别闹……妈就是扶你起来,扶你起来给你爸看看……”
女人先是踉跄着栽倒在地上,紧随着又慌忙着,爬到了床边,对着那尸体说道,似乎刚才推开她的是那具尸体,
“……小倩,别闹,别闹啊,听话啊,我扶你起来……”
一遍遍说着,女人又要伸出手去扶那具尸体,
“……她已经死了,已经死了……”
男人痛苦着,再一巴掌拍开了女人的手臂,愈加红的眼眶里,泪水滚落,落在地上,
“……啊……小倩,小倩……”
女人先是又栽倒在地上,紧随着又趴在了床边,
“……小倩,你怎么不听话,怎么不听话呢……”
“……我的小倩最听话,最听话了……”
女人癫狂着,先是有些慌张,又有些歇斯底里,冲着那具尸体,吼着,
“……小倩听话,听话啊……”
“……肯定是疯了,对,一定是疯了,不然怎么会不听话,不听话呢……”
女人脸上神情不断变化着,或吼着,或呢喃着,
“……小倩,你起来,起来啊……你听话,你起来啊……”
伸出手,女人再一次朝着那尸体伸出了手,
就在这时候,
官家
屋里浓郁的阴气朝着那女人肆虐而去,似乎感受到刺骨的寒意,女人的手微微颤抖着,没再落下,
“……小倩……小倩死了?死了?”
望着那具尸体,女人愣住所有动作,仿佛失去了浑身力气般,再瘫坐在了床边地上,
“……怎么会死了呢……小倩,怎么能死了呢……”
呢喃着,女人一遍遍失神着说着,
旁边,男人看着这一幕,浑身颤抖着,痛苦着,眼泪不断从眼眶里滚落。
……
看了眼瘫坐在床边的这对夫妇,转过视线,廉歌再看了眼旁边站着的那道身影,
那道身影周身还滋生着怨气,死死瞪着那对夫妇。
紧随着,那道身影缓缓转过了身,朝着廉歌,再一次缓缓跪下了身,
“……谢谢大师,谢谢大师救我,谢谢大师还我公道……”
感激着,小倩跪伏在地上,朝着廉歌,磕下了头,眼眶里的泪水紧随滚落,滚落在地上,又化为阴气溢散。
“我没能救你,起来吧。”
看着这道身影,廉歌停顿了下,出声说了句。
“……谢谢大师……”
韓少的億萬甜心 湯圓
小倩闻言仍然跪伏着,朝着廉歌再磕下个头,才站起了身,
“……大师……大师,您是在和谁说话,你是在和谁说话……是小倩对不对,是小倩对不对……”
似乎听到话语声,趴在床边,目光失神着的女人转过了身,一边有些一遍遍说着,一边朝着廉歌这侧再扑了过来,
廉歌朝着旁侧挪开了一步,再看了眼旁边还滋生着怨气的身影,
什么话也没说,转过身,拉开了门,便朝着屋外走了出去,
旁边的男人抬起头,望了望,张了张嘴,终究没出声,
而那女人则是有些癫狂着,在地上转着身,朝着那还有些昏黑的屋子里,不断喊着,
“……小倩,小倩……”
“……小倩你听话,小倩你听话……我的小倩一直很听话,一直很听话的……”
“……不怪我,不怪我……都怪那小畜生,都怪那小畜生……”
……
拉开了客厅门,廉歌走出了这户人家,
客厅门合上,顺着楼道往下,那女人有些癫狂的声音,紧随着在身后渐渐远去。
“……你听这动静,这陈家屋里不知道在做什么……古里古怪的……”
“……两口子吵架了吧……”
楼道往下,楼下户人家门半敞开着,之前那吴大姐和另一个中年妇人不时望向楼上,出声说着,
“楼上死人了,劳烦帮忙报个警吧。”
狼王特警行動
廉歌从楼道往下,从这两人身侧走过,对着这吴大姐出声说了句,
“死人了?”
吴大姐先是愣了下,眼里还带着些疑惑,
紧随着,似乎反应过来,再嗅了嗅楼道里那股味道,脸上神色变得煞白,
再犹豫了下,
有些哆嗦着,从兜里摸出了手机,
“……喂,警察同志,我们这楼道里有股味道……像是死了什么东西,好几天了……从楼上户人家屋里散出来的……对……”
听着那吴大姐有些发颤的话语声渐远,廉歌顺着楼道往下,走下了楼,走出了这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