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1nx0精品言情小說 都市劍說笔趣-第1549節-深夜推薦-vnvn5

都市劍說
小說推薦都市劍說
“呸呸呸呸呸……”
日久深情:帝國總裁輕輕寵
口干舌燥的清瑶妖女吐着舌头,总算是将手上这一百多张符纸全部呸完,雨露均沾。
实力强大的妖怪几乎浑身都是宝物,更不要说是破劫境的妖王,些许唾沫就能够增幅符箓之术,一点儿都不奇怪。
如果换成妖血,符纸的威力几乎要逆天。
“辛苦了,这是你的奖励!”
李白收回那叠符纸,顺手将一根东西塞进了妖女的嘴里。
甜滋滋的糖分富含能量,能够刺激分泌多巴胺,带来满足感,清瑶妖女眯起了眼睛,小香舌灵活的舔个不停,舌技是她的拿手好戏,都不用学,天生就会的本事。
看到洪璃小妖女也眼巴巴的瞅着自己,他并没有厚此薄彼,同样一支棒棒糖,然后摸了摸小红鲤鱼的脑袋。
講述者之千年妖屍 清水衙門
“洪璃也很乖!”
得到公子的奖赏后,小妖女立刻快活起来。
清瑶妖女翻了个大白眼。
定了,今晚吃烤鱼!
将那叠符纸重新放回符匣,李白将其交还给犹自在激动不已的符箓大师,赵子午与本杰明·曹二人的师父庞老头,同时说道:“保质期应该不会超过半年,说不定更短。”
被清瑶妖女吐过口水的符纸,效果明显被强行增幅了数倍到数十倍不止。
不过天地规则终究是不容异类,像这样的口水加持,估计很快就会失效,指望着这样的口水符成为代代相传的传家宝,纯属是想多了。
“半年?呵呵,想多了!这一次争取把它们全部用完!”
庞老头加入507所的行动组,并不是来打酱油的,压根儿就没有想过藏私。
他原本就打算将其中一半的符纸分给其他人作为防身之用,多用几张符纸就能够保证自己人的人身安全,这笔买卖一点儿都不亏。
哪怕全部用完,庞老头也丝毫不会在意。
符箓制作出来,就是为了在合适的时间与地点,物尽其用,而不是成为一件摆设。
“那些扑街要倒霉了!”
李白笑了起来。
庞智笑眯眯地说道:“老朽很期待啊!”
他又喊来了徒弟本杰明·曹,从符匣内取出大半的符纸,将它们分发给所有人,而且分文不收。
庞老头的手笔,立刻赢得了所有人的好感。

507所加拿大行动组深入落基山脉的路线直直指向九州玄学会叛逃者们的据点。
在地图上用直尺测量是一回事,在现实中用自己的双脚实际徒步丈量却又是另外一回事。
通靈紀實
望山跑死马是山区的特点,明明看着很近的距离,往往需要徒步很长的时间。
直至天色渐黑,步行了一整天的人们找到了一处背风的岩石凹陷位置,扎下临时营地。
把东西放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生火烧热水。
不论是洗脸泡脚,还是饮用,都需要用到烧开后的热水,在荒郊野外随随便便的喝自然生态的生水,简直就和找死没什么分别,水中的寄生虫、细菌或病毒完全防不胜防。
搭帐篷小能手清瑶妖女和洪璃小妖女利用现成的地形,将十几支钢管,几块大防雨布,两卷尼龙绳和一些紧固件搭起了一座倚靠着几块高大岩石的帐篷,以有限的材料获取了尽可能大的内部空间。
猛烈的寒风裹挟着黄豆般大小的雨点在山区呼啸,三面岩石,一面防雨布,这座像积木一样组合搭建起来的临时帐篷却巍然不动。
光是这一手,就让其他人再无任何质疑,他们行走于荒郊野外,条件有限,正需要这样的营地专家为自己提供安全可靠的临时休息之处。
那种简易的野营帐篷固然轻省,但是却根本经不住眼下的这种风雨交加,尽早会被掀翻或者吹得支离破碎。
所以一座坚固结实,能够抵挡狂风暴雨的临时营地是必需的。
薄薄一层防雨布仅仅只能挡住风雨,却挡不住寒气的渗透,即使已经点燃了两台小型煤油暖炉,可是帐篷里面的气温依旧跌到了5摄氏度以下,与冰箱的冷鲜室没什么区别。
不少人和衣钻进了睡袋,尽可能的保存体温,像这样的恶劣冻雨天气,如果不注意保暖的话,真的有可能会冻死人。
六只六爻斗日神鸡周围成为了最受欢迎的地方,所有人都尽可能的挨近这些体型较大的动物。
身上穿着一件厚实棉大衣的赵子午哆哆嗦嗦的在李白身旁不断做各种动作,试图通过运动产生更多的热量,好让自己尽可能的暖和一些。
别人都已经早早的睡下,他却冷的完全睡不着。
看到李白依旧是白天的一身单薄风衣,还在自顾自的揉着面团,赵子午忍不住问道:“李白,你不冷么?”
这个冷嗖嗖的大半夜揉面团,爱好果然很别致!
“不冷啊!~”
李白手上没停,高筋面粉和面就得反复揉,能够拉扯成条或者成膜才能算作大功告成。
嬌寵田園:農門醜妻太惹火
現代奇人 龍帝冥王
两个妖女彼此靠在一起,盯着李白手上的动作,这是一人二妖的夜宵。
都市龍騰 刀緣
别人吃夜宵会发胖,李白和两个妖女却没有这个担心。
“嘶,我都快冻死了!”
赵子午时不时吸着鼻涕,周围全是冷气,吸不干净啊!
他看向师兄所在的位置,整个人缩在睡袋里面,只露了一张脸,此时此刻睡得正香,简直羡慕的不行。
“马上就好了!洪璃,准备煤油炉,清瑶,架锅,丢胡辣汤包。”
李白手上的面团已经揉得差不多,随手一扯,便是细长的一根。
赵子午疑惑地问道:“你这是要做面条吗?”
煤油炉刚打着火,他立刻凑了上去,伸出冻得僵硬的爪子,另外两台煤油炉旁都是人,自己根本挤不过去。
煤油炉的点火不像煤气炉和酒精炉那么快,等了快半分钟后,热量才一点一点的散发出来,赵子午终于露出享受的神色,得救了!
盛了大半满清水的不锈钢汤锅底部渐渐泛起一大片细密的鱼眼泡,煤油炉的制热功率还是挺高的,比煤气灶的火眼只高不低,一边取暖一边烧水是正常操作。
一块带着油脂的汤底块扔进锅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化开,使清水迅速变成了气味浓烈的胡辣汤,水面漂浮着一层厚厚的油脂,辣椒和姜块在油水之间载沉载浮。
李白揉了好一会儿的面团并没有被拉成细面,手指如同连弹琵琶一般,轻轻一甩,锋锐的罡气一放即收,数根手指宽的面片落在了提前预备好的不锈钢盆里。
“刀削面?不对,这是指削面?”
赵子午眼睛亮了起来,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
在这个大冷天,能够有一晚胡辣汤,几乎就是琼浆玉液。
“大半夜的,谁在放毒!”
有人被弥漫于帐篷内的胡辣汤浓烈香辣气味熏醒,从睡袋内坐起身,目光直勾勾的望过来,扯着嗓子喊道:“卧槽,睡MP,都特么起来嗨!~小伙子,给我来一碗!有香菜吗?要多多的香菜,要多!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