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47zz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大道紀 線上看-第758章 偏走爲魔,兼得是道!-7h6hi

大道紀
小說推薦大道紀
如今,已不是穆龙城那时。
此时天地正处于巨大的变革之中,灵米,药剂,辟谷丹,芯片都在蓬勃发展,王权梦境更有十倍于自身寿命的修行时间。
人若无路,放弃一切求道或许可以,可身前有路,又何必放弃一切?
庚成龙心有悸动,想跟上去,最终还是咬着烟斗放弃了。
他没有这个魄力。
此时乞道会诸龙头都在,追出去,几乎就自绝于乞道会了。
……
落日余晖洒落在战神广场之上,有着微风吹动。
波特的到来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他的体魄修长,气质出类拔萃,纵不会故意显露也十分引人瞩目。
但他也并不在意其他人的目光,踏足广场的同时,目光已经落在了正在给老两口拍照的安奇生身上。
这一瞬间,他的脑海之中一片空白,如面星空,因其浩大,难见其形,但只是一个恍惚,一切都又消失,似乎眼前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青年。
这不是故意的隐藏,而是其气息,亦或者心境在起伏,如同天地,时而风起,时而雨落。
波特的精神修持极高,感触更加的深刻,这已经不是寻常意义上的天人合一了。
因为他的气息,亦或者心境的起伏并不是跟随天的脉络,相反,他的心境起伏,会影响天地。
“这样的境界……”
波特心中泛着念头,却没有再上前。
只是垂下手臂,眉目微低,如等候训斥的小学生般,静静的等待着。
“好了?”
安建中放下摆了好久的姿势,颇有些了无生趣,天知道这些女人是有多喜欢拍照。
这些年拍了得有多少了?
“奇奇的拍的越来越好了。”安母摆弄着相机,乐滋滋的瞥了一眼安建中:“不像某些人,粗手粗脚的。”
“天不早了,咱们也该回去了。”
安建中身高近两米,魁梧异常,但也受不住老婆白眼,瞥了一眼远处醒目至极的波特一眼:
“有人找奇奇了。”
“啊?”
安母这才发现广场边垂手等待的波特,颇有些不舍的看了一眼儿子。
隐隐的,她能察觉到,这几年的平静日子要一去不复返了。
“没事,你们先回酒店,我一会就回去。”
安奇生拍了拍老妈的手,安慰了一句,这才看向等了许久的波特,神情平静:
“你找我?”
安奇生神态从容随意,身上超然之气却有着剥离,或者说返璞归真,毫无迫人锋芒,也无曾经让人见之则畏的超然。
七年红尘游走,他或许所得不多,但却沉凝了许多,入梦数千年所见所闻,万种情绪尽数消化。
波特微微躬身,施大玄古礼:“今早梦醒,见得紫气浩渺遮天如海,方知您的境界已至绝巅,半日等待,终按耐不住心中悸动,失礼之处,还望圣人勿怪。”
这一拜,波特心悦诚服。
他这一生,幼时被玄人夫妇收养,幼学玄文,少学道藏佛经,习武之时已有十六,然短短九年已至见神不坏。
后游历天下,寻求前路,数十年苦寻,直至今日,他心中才有见道之感。
这,却不是梦境能够给予的了。
“圣人……”
安奇生微微摇头:“你自比文始,我却不是老聃,还是叫我安先生更顺耳些。”
“是,安先生。”
波特从善如流,已是以徒礼待之。
“你的来意我大略知道,不过你如何笃定我会传法于你?”
安奇生似笑非笑的看着波特。
两人的第一次见面,还是通正阳闯大玄边境之时,那时,这个一心求道甚至不惜一死的白人就让他印象深刻。
某种意义上来说,乞道会的三位领袖,都是真正的求道之人。
而比之穆龙城与晏长沙,波特更加的纯粹,似道外别无它物,其精神世界点滴负面情绪都没有。
莫说是求道于一个比自己‘年轻’的人,即便是猪,狗,牲畜,也不会有半点的其他情绪。
“求道在乎于心,得或不得,却不是我所能左右的。”
波特的大玄话炉火纯青,字正腔圆,他甚至在调整,更加贴合安奇生,似乎正如他所说。
景行行止。
道本也不止是在言语之中,一举一动,也可感悟。
“到了现在我才明白,心境的支撑不止是力量,甚至有些时候与力量无关。”
安奇生微微点头,略微有些感叹:“你此时的心境,像极了当年的我,却比我要纯粹的多了。”
久浮界中一世横压,法传三千年,安奇生所获良多,心境首变,脱出曾经绝症之中茫然不甘的心境。
至后来于人间道战天,他的心境再变,心如明镜,纵有尘埃,随手可擦拭,万念不萦于心。
而在梦回春秋之前,他已察觉到了自己的问题之所在。
自觉醒道一图以来,他入梦之人纵未上亿也多达千万,千万人的喜怒哀乐,忧思惊恐终归是对他造成了莫大的影响。
纵无老聃批语,他也感知到了自己的问题所在。
是以,在万阳界之中他想要解决这个问题,而千八百年的静坐修持,他心境又有蜕变。
万种杂念已难在心中升起,似本已无尘,无需再擦拭。
而同样难以升起的,是他的本***望,七情六欲,他的心性近道。
也明悟了斩尽欲魔方可成神胎的真谛。
然,他并不愿为之。
直至回到玄星,他的心中有了跨行诸界之前都不曾有过的迷茫,摆在他面前的,是神人之择。
七年红尘行走,他不再束缚杂念,如凡人般游走世界,直至此时,方才真正的,随心所欲。
“数年前见安先生,只觉您如仙缥缈,如天高悬,超然而不近人情,此时再看,仍然如此,却又有些难以揣摩的意思,似乎,人心代天心。”
波特轻声回应,神色谦恭,似已全然代入进去,念动则行。
“天高地低,好的固然好,不好的未必真的没有可取之处。喜怒哀乐是心之外显,正如风雨雷电是天之外相。人心是人心,天心是天心,为何不能求同存异?”
落日余晖之下,天变云霞正红,安奇生心中尘褪,七年之行恍若一梦,沉淀心底:
“偏走方为魔,兼得方是道。如今才知老聃之意,顺其自然,好一个顺其自然。”
王权是我,太极是我,元阳也是我。
心自尘中出,就有清光升起。
“嗯?”
波特的心头一动,凝神看去,就见一道清光之柱自安奇生身上迸射而出,初时如柱,后如狼烟,直至最后,凝如华盖。
其中五色交织,似有三朵清光花朵滴溜溜的转动,隐隐间,似可看到那如莲台般的花瓣之中有着人影闪烁。
但下一瞬,一切已成混蒙一片,再度落入安奇生的身体之中。
这一幕发生的极快,除却波特有所察觉之外,哪怕来往拍照的游客们也都恍若未觉,似乎从未发生。
“您这是三花?”波特有些讶异,在那清光之中,他好似感受到了颇为熟悉的气息。
那似乎,是王权道……
莫非真如曾经那个传言一般,安先生就是久浮界某一代王权道人,甚至,就是开辟王权道的那位绝世大宗师?
要知道,久浮界中虽有五气朝元,三花聚顶之说,可即便是历代王权七子,王权道人也都难凝全三花。
甚至久浮界三千多年的历史之中,真正凝聚了三花的,只有初代王权道人,以及那位太白祖师。
“戒去**,不妄动无名,可凝精花,无惊无恐,无忿无怨者,可开炁花,不执不着,常清常醒者,可得神花。三花聚顶,不单单是精气神……”
安奇生心情大好,话也多了不少。
但未说完,他就心中似有所觉般,闭口不言。
七年红尘行走,他是真正的外物不理,纵是轮回洞天,也都交给三心蓝灵童去掌控,不沾万事。
而此时心神清明,万念随心,顿时就感知到了天地之中发生的变化。
波特本来在咀嚼安奇生对于三花的讲述,此时也被惊动,凝神感知却无所获,不由的问道:“您在看什么?”
安奇生眸光微动,已看到坠在汪洋之中的飞船残骸:“筛子一样毫无防护,无怪乎又有恶客登门……”
又?
波特稍微一怔,随即醒悟,能被安奇生称之为‘恶客’的,只怕只有七年前那一头‘毁灭巨蛇’了。
“莫非是那‘毁灭巨蛇’卷土重来?”
波特神情有着变化,七年前那一战,时至今日他都不能忘,甚至于,都没有资格参战。
“比那蠢蛇还要麻烦不少……”
安奇生熟练的掏出手机给安父安母发了条信息,方才眸光幽幽的看向远处天际。
好似看到了无尽遥远之外。
“来而不往非礼也……”
波特似乎听到了他的自语之声,但未等他听清,心头就是一跳。
无破空之声,无破音之爆,更没有丝毫的虚空涟漪,如同瞬间移动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是?”
波特心头一惊,这根本不是安奇生在移动,而是他这一步跨出,竟贴合了星球运行轨迹!
换而言之,这位安先生根本无需抬脚,坐地都可日行八万里!
这种力量……
他心中震惊,向前一步踏出,只觉四周似有无形壁障被自己穿透,下一瞬,世界在他面前急速掠过。
战神广场,巴城,法西国……
刹那而已,竟似横穿了两方大陆!
微微抬首,面前是一间普普通通的道观,而道观之中,一方古朴斑驳的道台之上,安奇生盘膝而坐。
在其身后,清光再现,但这一次,那莹莹清光却并非从他的身躯之中迸发而出。
而是自他身后那一间供着神像的庙宇之中流溢而出。
嗡~
隐隐间,波特听到潺潺水声,却是那清光越演越烈,直如庆云般在山巅展开,其中五色交织,符文流转间。
似有一方世界在徐徐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