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syz都市小說 御獸進化商討論-第1126章 我說,你們該死了閲讀-t76w7

御獸進化商
小說推薦御獸進化商
当然在极斗场中地心龙蜗就算施展全部实力,技能范围也不会突破观众席所在的区域。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帝级战力在决斗场中释放技能的范围会被压制。
在辉耀联邦各地的极斗场都是同样的情况。
这种情况可以保证观众席上观众的安全,也是极斗场的神秘之所在。
和韩天河的主战灵物地心龙蜗比起来,刘岩山的主战灵物鬼穹魇兽的技能和专属特性搭配更是精彩。
林远查看过刘岩山的人物志,心中对外界给刘岩山主战灵物鬼穹魇兽的评价有所怀疑。
不明白为什么刘岩山的鬼穹魇兽会被称为同阶精神系最强的灵物。
现在见到鬼穹魇兽真实数据的林远总算是明百为什么了。
因为鬼穹魇兽将恐惧这种情感玩到了极致。
甚至可以运用恐惧去PUA其他灵物,从而其他灵物产生控制。
同时,林远也知道鬼穹魇兽为什么会是现在这可怖的样子。
真实数据中的鬼穹魇兽是牙兽属,古兽科的灵物。
从史前时期开始,龙兽争霸就一直没有停止过。
拥有古兽血脉的兽类灵物在血脉上和拥有主龙种血脉的龙类灵物一样尊贵。
在数量上看,拥有古兽血脉的兽类灵物却要比拥有主龙种血脉的龙类灵物少的多。
根据科属判断,鬼穹魇兽此时的这副样子必定不是本体。
天地洗礼和创世之劫会对灵物的肉身不断锻打。
因此灵物蜕变为人形也不可能形成如此怪异的模样。
鬼穹魇兽的一条专属特性为胆怯之躯,专属特性胆怯之躯可以改变自身的身体形态。
改变形态后的身体可以在施展恐怖类精神技能时增强恐怖类精神技能效果。
并将自身的精神力固化在身体表面,提升自身的物理防御。
专属特性痛苦之躯固然神奇,但专属特性痛苦之躯和鬼穹魇兽的其他技能及专属特性比起来却并不出彩。
其中鬼穹魇兽最让林远注意的技能叫握喉诀别。
鬼穹魇兽黑红色血液让目标陷入恐惧的同时也会对目标进行诅咒。
鬼穹魇兽身躯上的第五只手会每隔一段时间握断自己的脖子一次。
当鬼穹魇兽的脖子被第五只手握断时,被诅咒目标的精神世界变会被捏碎。
握喉诀别这个技能依仗的是精神力。
因为鬼穹魇兽作为一只精神系灵物,精神力往往要比超过自身一两个小阶位的灵物高出一些。
所以鬼穹魇兽凭借技能握喉诀别是可以做到越阶挑战的。
此时的林远心中喜滋滋的。
对地心龙蜗和鬼穹魇兽林远都馋得很。
地心龙蜗和鬼穹魇兽越强,林远也就越高兴。
在林远看来无论是地心龙蜗还是鬼穹魇兽,很快都将成为自己两个帝级人形兵器的一部分。
虽然鬼穹魇兽利用恐惧进行的精神攻击很强,但对此林远没有丝毫的担心。
生于深渊世界的虚无影魔从出生开始就伴随着无尽的杀戮。
且不说虚无影魔的实力要高过鬼穹魇兽几个层次,能对鬼穹魇兽进行瞬杀。
就是同级以虚无影魔在深渊世界中锤炼的内心,已然很难对事物产生恐惧。
对恐惧十分淡漠的虚无影魔十分克制鬼穹魇兽。
将灵物召唤出来后,韩天河直接飞身落在了地心龙蜗身上。
随即韩天河从地心龙蜗背上的果树上摘下了一颗果子,咬上一口,样子十分潇洒惬意。
韩天河看向无尽夏周洛的目光就如同是在看着两个死人。
刘岩山俯视着周洛,语气满是森然。
“你们天空之城的人嘴巴倒是挺能说的。”
“不过可惜,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最没有力量的就是说出的话。“
此时观众席上众人的目光尽数骇然盯在地心龙蜗和鬼穹魇兽身上。
在场的观众大多来自于新兴势力和老牌势力。
新兴势力和老牌势力的人平日里根本没有接触到创世种灵物的资格。
有很多人都是在今天才第一次看到创世种灵物的真容。
观众席在短暂的沉默后,便不时响起拍照的声音。
星网记者们都疯狂的拍着创世种地心龙蜗和鬼穹魇兽的照片。
创世种地心龙蜗和鬼穹魇兽的照片在星网记者看起来简直就是宝藏。
有了地心龙蜗和鬼穹魇兽的照片,今天的通稿随便写写都能够大赚一笔。
随着快门声不断的响起,观众席上回过神的观众猛然爆发出嘈杂的议论声。
“我靠,这就是创世种灵物吗?创世种灵物也太帅了吧!我现在一面恐惧一面感觉到自己都快被焚成灰烬了。“
“天空之城彻底完了,两只创世种灵物这谁顶得住啊!我现在只想知道这场血誓极斗之后苗家缔兽苑会拿出什么样的交代,来解释帮郑家提供两名帝级强者的事实。”
“我今天回家要吃烤蜗牛肉,吃碳烤蜗牛!淦!我刚认的偶像就要死了!”
观众席上有喜欢周洛的,站在天空之城这一方的。
自然也有看不惯周洛和天空之城,站在郑家,苗家这一方的。
“呵呵,刚刚天空之城的人说话这么狂,不过是临死前最后的疯狂罢了!光动动嘴有什么用?我不信天空之城的人见到两只创世种灵物还能说出什么大言不惭的话来!“
说话的是一个长得年过半百的老者。
可老者的话才说完,脸上就立刻出现了尴尬的表情。
因为老者只听极斗场上再次传来了周洛的声音。
“你说的没错,看来你也是个懂道理了。”
“既然懂道理,那你应该知道拥有绝对力量的人说出的话也是拥有绝对分量的。”
刘岩山没想到到了此时周洛还敢嘴硬,当即下令道。
“鬼魇,大开杀戒吧!”
鬼穹魇兽听到刘岩山的指令,身躯立刻弥散出大量的黑红色血雾。
就在这时,在场的众人只见周洛抬起手指向刘岩山和鬼穹魇兽。
随即又指向在一旁看戏的韩天河和地心龙蜗漫不经心的说道。
“我说,你们该死了。”
周洛的话让在场的观众还没有来得及反应。
不过刘岩山和韩天河的脸上却在刹那间失了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