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620u言情小說 大唐再起 txt-第七百九十五章南下(上)-objd5

大唐再起
小說推薦大唐再起
神武四年,唐与宋保持着克制,对峙,所以整个天下太平无事,战争既无,秋收后的喜悦,洋溢在所有人的脸上。
山南东道,襄州。
潘美来到此地已经数月,担任防御使多日,不断地理清乡兵镇兵,淘汰老幼,从而加强了边境的安全,面对咄咄逼人的伪唐,显得从容不迫。
这份底气,来自于山南东道节度使、知襄州事的边光范。
此人梳理州县,调控地方,不过数月,整个山南地区瞬间就安详了许多,经过秋税,襄州的存粮,足以维持两万大军,甚至还修建了义仓,存在不少的钱粮。
有鉴于府库充盈,潘美自然对于赵官家要求的赎回曹彬、刘光义二将的主意,有了心思,索性就离开了军营,径直来到了节度府衙。
“仲询,你来的正好!”边光范瞧着潘美来的气势汹汹,知晓其必有事,但他一脸严肃地言语道:
“这是朝廷刚发的邸报,你瞧瞧!”
潘美诧异,连忙一看,瞬间大惊。
只见其上,建隆二年(961)入朝的太原郡王、西面缘边都部署、凤翔节度使,王景,在东京死去,享年七十五岁,被赠太傅,追封岐王,谥元靖。
其余的,久镇大名的符王,则因专恣不法,吏治混乱,麾下的馆陶县、永济县、临济县、魏县,皆被皇帝任命文官知县,常参官知县自此始。
救过皇帝的张琼,被人告发,擅乘官马,畜养部曲百余人,作威作福,且诽谤赵光义,皇帝面讯,御史查案后,自杀身亡。
但这些在往日里掀起波澜的消息并不能让其心起波澜,唯一所动的,就是慕容延钊卒,年五十一岁,赠中书令,追封河南郡王。
“慕容老将军竟然去了!!”潘美极其诧异。
“想来不远,其本来就是旧伤复发,力不从心,官家尽发御医,也无济于事!”
边光范摇摇头,笑道,然后看着潘美严肃的脸庞,说道:“你仔细看看,这边,齐州(济南)大河决了,数万人衣食难安,数十万亩土地被淹,朝廷困苦啊!”
“大河自古以来就不安生,尽人事听天命吧!”
潘美历经乱世,对于生死早就看淡了,他摇摇头,言语道:“齐州河决,这是河南道救济灾民的事,而咱们襄州,听闻已经稻谷丰盈,甚至还存了数万石的义仓?”
“嗯?”边光范看了潘美一眼,疑惑道:“据我所知,军粮某也按时发放,怎会有缺粮之忧?”
“况且,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汉水滔滔,岂能不防,义仓所建,也是朝廷发文明谕的,将军何来觊觎?”
“老使君,某也是有不得已的原由啊!”潘美感叹了一句,看着对方一副守财奴的模样,不由得将自己所面临的任务述说一番,天高地远,皇帝肯定是管不着的。
“这般啊!”边光范听闻后,捏着胡须,思考道:“若果真能赎回两不将,想必是不亏的,但若是伪唐贪得无厌,又该如何?”
“不知使君何意?”潘美脸上没了笑容,沉声问道。
“襄州虽然秋收不错,但州县实在错综复杂,某也不过是简单梳理些许罢了,潜力未尽,府库钱粮着实不高,也不能随意动用!”
边光范摇摇头,苦笑道:“这样,我只能许你两万贯,再多就没有了,这数州之地,也并非肥沃富庶所在!”
听闻此言,潘美虎目一瞪,显然是被气到了,这老匹夫,显然是极为吝啬,这点钱虽多,但距离赎回两将,还是差点。
范光义可不怕他,捏着胡须,笑吟吟地望着,倚老卖老的姿态显露无疑。
“罢了,望请使君自个琢磨一番吧!”
潘美挥袖而去,显然并不满意这点钱,难以显示朝廷的重视。
回到军中,他觉得两万贯着实太少,只能从军中挪用一万贯钱,凑到了三万贯,勉强算是合适吧!
但,这样一来,还有个难题。
由于两国不曾建交,自然没有来使,贸然前去唐国,是很危险的,没有门路,也只是前功尽弃。
这般,他只能召集自己的幕宾,开始重金悬赏有能力者,不仅开出千贯钱,还举荐其一个官身,作为防御使,对于山南东道也算半个主人,自然举荐之权很大。
十几个幕僚左右相望,皆犹豫不前,这时,某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咬着牙应下:
“某个远亲,前两年在伪唐中了进士,如今怕是早有了官身,些许能借用一下其身份、人脉!”
“好!”潘美赞叹道:“赵先生果然有胆识,你放心,你的远亲,并不影响你的前途,无论成功与否,我都会举荐你一个官身!”
“多谢防御!”赵傅感激涕零。
随即,潘美只留下其人,认真地吩咐一番,考究了一下,这才派人护送其南下。
赵傅收拾一番,告别妻儿,连忙南下,跟随着某个商队,去往长沙。
襄州从汉水直接南下,来到江陵,摩肩擦踵的商客,瞬间让其瞠目结舌,其繁华程度,已经不下于东京汴梁了。
行人如织,车水马龙,四衢八街。
“竟不想,江陵治下,竟然如此繁盛,看来其间必然有能臣也!”
赵傅诧异了片刻,然后就得到了自己的结论,整理行装,继续出发,不过这时就只能走陆路了。
借此机会,他也能打探一下伪唐的虚实。
虽然说大宋一直以蔑视与它,言必称南人自古无勇,皆若江南之卒。
但沃野千里的南方,值得任何人警示,赵傅自然不会小瞧与他,但也不会高看。
江陵府西行,乃是澧州,本属于山南东道,但却被马楚所夺,其下的朗州,自然也是如此。
令赵傅极其诧异的是,从江陵至朗州,数百里地,竟然连接着一条数丈宽的大道,皆铺以沙石,听闻其地基,由砖石铺之。
其道,且长且宽,两旁绿树成荫,商贾行人左右往来,各行其道,互不干扰,道路显得极为顺畅,毫不堵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