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3c97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我有百億屬性點笔趣-第600章 再度誤會推薦-qts8q

我有百億屬性點
小說推薦我有百億屬性點
罗天随意摆了摆手道。
“我从凡间一路走来,说实话,我真没看出来,这仙人和凡人有多大不同,人性在这两种人身上,同样适用。唯一不同的,可能就是,二者的个体力量存在很大的差别吧……”
白凝则目光微聚,落在花瓣上,低声道。
“人性……你知道什么人间的有趣故事吗?挑几件给我说说?”
罗天面露轻松道。
“故事啊,我行走江湖,见过的事情太多了……”
白凝立刻来了兴趣,连忙说道。
“正要如此!”
罗天这次指着花园内的房子问道。
“那我还配进去吗?”
白凝愣了一下,旋即展演笑道。
“还挺记仇,虽说你这人确实俗了一些些,不过,还蛮有趣,我便破例让你入我的花宫,喝杯茶吧!”
罗天听后起身道。
“那感情好!喝茶什么的,我就喜欢喝绿色的!”
“绿茶?”
“对!绿茶!我是特别有爱心的人,在人间就特别喜欢照顾卖绿茶的小姑娘!”
“……”
这之后,罗天凭借稳住白凝的心理,居然成功混入了花宫之中。
并且,在白凝的手底下,亲口喝下了一杯白凝泡的茶……
罗天也不是没有付出,将人间的趣事,经过加工,以仙界为背景,将其慢慢告诉白凝。
没想到,白凝越听越上瘾,一整天,没有再指使罗天干其他的苦力,成了专职讲师,自己则化身成为“好奇宝宝”,三句话不出一个问题。
比起干苦力,罗天当然也更喜欢这种轻松的状态。
讲故事什么的,罗天信手拈来,既不累,还能时不时内涵白凝一两句……
如此这般,从白日一直聊到晚间……
“没想到,人间居然有这么多趣事!”
白凝显得有些小兴奋,语调也欢快了许多。
罗天笑道。
“你没去过凡间吗?”
白凝回答道。
“去倒是去过,历练之时,下凡尘是师父的要求,只是,已经太久远。那时候,还是小孩子,一心想着其他事情……反而将凡间的花花绿绿都放诸脑后,这些年,也陆续从别人哪里听来一些事情,不过,却没几个人像你这样,既有趣且生动!”
罗天听后不以为然道。
“这算啥,我见过更奇葩的事儿都有!”
“光怪陆离,诚如古言,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罗天倒没那么多感慨,只是举起茶杯,哧溜一口,喝了下去。
说起来,喝茶这段时间里,罗天倒是取下了自己的面纱,只有白凝还不厌其烦的,一次又一次的掀开面纱喝茶……
即便如此,罗天也从冰山一角,窥探到了白凝的长相,凭借罗天的阅女经验来说,白凝绝对不差!
这让罗天心里放心了许多,毕竟,罗天也不想俘获的是丑女的心……
当然,罗天也知道,眼下,只能说是和白凝的关系更进一步,要说俘获美人心,那还离的挺远。
就在这时,花宫外的门忽然响了起来,一道熟悉的声音从外传来。
“长老,我方便进来吗?”
白凝愣了一下,抬眼看了看时辰,不觉感慨道。
“不知不觉竟到了晚上了,是我的花侍,你且进来吧!”
“是……”
花侍回答道,随后,推门走了进来。
罗天听到花侍的声音,眼神里透着古怪,直到花侍走近后,罗天看清了她的脸后,脸上不觉挂起了笑容……
来的人,不是别人,正好是昨天晚上,扭送自己去红衣长老那里的花蕊!
昨晚,花蕊逃之夭夭,罗天原本以为可能很长时间都看不到了,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碰到!
更没想到,这个花蕊,竟然会是白凝的花侍……
“花蕊,你来有何事?”
白凝低声问道。
“我若没记错,理花之日应当是明日才对吧?”
花蕊根本没想到花宫里会有另外一个人,进来后,直接跪倒在地,朝白凝恭敬的跪拜道。
“花蕊见过长老,此番前来,是向长老请罪……”
花蕊声音温婉,就像黄鹂鸣柳般,高低起伏,让人听着,十分舒服。
白凝微微点头道。
“你且说,不必跪着,起来说吧。”
花蕊一点头,不慌不乱的从地上站起来,刚一起身,抬眼便望见了罗天,一瞬间,一张俏脸如被雷击中了一般,怔怔的在原地,满目透着不可置信……
“你……”
花蕊惊乱之中,不由娇嗔道。
“你怎么会在这里!”
说着,望向了白凝,眼中闪过一丝羞怯,好像误以为罗天是来向白凝告状了!
白凝见状反问道。
“你们早就认识吗?”
罗天微笑着站起身来,先是朝花蕊拱手道。
“倪安云见过花蕊师姐!”
随后,罗天扭头对白凝回道。
“此前,与花蕊师姐有过一面之缘,不过,花蕊师姐好像对我有些误会,便闹了一些不愉快……”
白凝听后微微点头道。
“原来如此。花蕊,他是倪安云,宗主新收的弟子,叫你师姐,也是无错。人还挺老实的,如果有什么误会,今日说清之后,不要再有什么仇怨……”
白凝居中调节,算是替罗天正了名。
花蕊立刻明白过来,罗天这么说,显然向白凝告状……
想到这里,花蕊的脸上又是微红,暗想。
“好像……我又误会他了……真是……该怎么办才好!”
花蕊这边手忙脚乱,忘记回复白凝,罗天却大度的笑道。
“不会,误会早就解释清楚了,长老放心!”
“如此便好,对了,花蕊,你说你有事情,且说吧。”
白凝总觉得花蕊有一些异样,不免追问道。
听到白凝的问话,花蕊反应过来,回过神来,垂首道。
“长老,花蕊想请一段时间假……准备下山历练一个月,等到试炼大会开启前,再回宗门。”
白凝听后沉思了片刻,最终还是点头道。
“你倒从来不曾向我请假,想必这次是真的有事,既如此,你就去吧。正好,我昨日就找到了这俗不俗,雅不雅的苦力,一个月,也是正好!”
说到这里,白凝竟然自顾自的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