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3jwj精品都市小说 承包大明討論-第八百二十九章 揚眉吐氣閲讀-0buva

承包大明
小說推薦承包大明
镇远大捷!
綦江大捷!
西南的捷报是一封又一封从贵州传向京城。
沿途是一路大喊。
这一喊可不得了,整个江南地区的粮价立刻发生雪崩。
再也撑不住了!
他们之前抬高粮价,就是因为郭淡到处嚷嚷着要买粮草,而谁都知道这打仗必须需要大量的粮草,故此那些大地主和官府联合起来,一方面限制一诺保险的粮仓,另一方面到处跟郭淡哄抬粮价,不愁你不买,结果郭淡是虚晃一枪,哥还真就不买了。
之前郭淡已经爆出自己买了不少粮食,但他们还认为这只是郭淡的诡计。
不愿意相信。
但随着捷报不断传来,他们终于相信郭淡早就买了几十万两得粮草,只不过这家伙太有钱,拿出几十万两来,都不带出声的。
结果就是大地主手中囤积着大量的粮草,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而粮价上涨直接导致当地商业难以维持,因为成本太高,可同时开封府又大开商门,放宽行商条件,不再是郭淡一人承包。
大量的商人涌入开封府,他们可都是带着银子去的,这又导致各州府银贵粮贱。
粮价瞬间跌破八钱,目前江南粮价只有七钱,比涨价之前还要低。
南京。
“周员外请留步。”
寇义叫住正准备起身离开得一位老者。
姓周的老者回过身来,看着寇义。
寇义笑道:“难道员外不打算说一声谢谢吗?”
老者当即提上一口气来,过得半响,他扔下一句“谢谢”,便气冲冲离开了。
谢谢?
老子都亏了整整五千两,竟然还要跟你说一声谢谢?
怎一个惨字了得!
原来就在这时候,一诺保险开始打着维持粮价的旗子,疯狂收购粮食,硬生生又将粮价给抬回到八钱。
这真是正义之光啊!
不过在这正义之下,一诺保险狂赚十余万两的粮食,基本上可以保证应付任何天灾,而跟着一诺牙行的大地主也都因为炒高粮食,赚得不少钱。
但他们也都将粮食卖给一诺保险,因为他们要得是银子,他们可不缺粮食。
然而,当捷报传到京城时,却被弹劾得奏折给淹没,京城几乎都没有官员谈及捷报。
川、贵、湖三地官员连连上奏弹劾一诺牙行、李如松、叶梦熊、吴惟忠等人。
这些家伙哪里是来打播州的,分明就是来打我们的,到目前为止,就连一个官兵都没有进入播州地界,但是我们却丢了不少土地。
他们收复的领土是连一寸都没有交给我们,全部都据为己有,并且还架空当地官府。
镇远府得一个官员甚至将一诺牙行颁发的户籍都给寄过来了。
朝中大臣对此表示非常震惊。
这造反的不是杨应龙,是皇帝吧。
但是他们又见不到皇帝,只能找到司礼监来。
目前司礼监是大臣们唯一能够与皇帝取得联系得机构。
“內相,这是怎么回事?”
张鹤鸣拿着一张由一诺牙行发行得镇远户籍,向张诚询问道。
张诚面无表情道:“此乃陛下授意的。”
显然他是知道这事的。
张鹤鸣惊讶道:“陛下怎能这么做?”
申时行、许国他们也是不可思议的看着张诚。
张诚哼道:“你们这些监察御史,可真是令人失望,你们难道不知道,那些官员都已经是戴罪之身了吗?”
“此话怎讲?”张鹤鸣错愕道。
张诚道:“当时山贼在当地作乱时,他们是毫无抵抗,就知道逃跑,给当地造成极大的损失,你们可别说你们对此是毫不知情。”
屋中一阵沉默。
他们当然…当然是知道的。
其实原本他们就抵挡不住杨应龙,再加上他们不想皇帝取胜,就更加不会去抵抗,这就是为什么杨应龙瞬间能够攻占那么多州府。
但是其中一个官员都没有死,都是事先就跑路了。
杨应龙也不傻,这些官员可是他的盟友,都是有通知得。
但这却被万历给抓到把柄。
张诚又道:“陛下可不敢再将自己的百姓托付给这种官员,故而才让一诺牙行先以工代赈,救济当地百姓,维护当地的治安,至于这户籍问题,呵呵,你们倒是去问问他们呀,当地官府的户籍有没有被那些山贼给烧了。”
王家屏道:“就算陛下要将他们撤职问罪,也应该是指派其他官员前去。”
张诚叹道:“倒不是陛下不想这么做,只是因为当地百姓对于那些官员是充满着失望,如今叶总督他们好不容才稳定住民心,这官员一去,万一又引起民怨,那可如何是好啊!那边可还在继续交战,这后方一定要稳定。”
“……!”
王家屏、张鹤鸣等人的脸上是一阵青,一阵红。
做不得声啊!
正当这时,一个言官走了进来,在张鹤鸣耳边说了几句。
张鹤鸣面色一惊,道:“当真?”
那言官点点头,递上一道奏折。
张鹤鸣接过来一看,然后向张诚道:“內相,播州方才传来一封信函,目前贵、湖、川三地得山贼已被我军剿灭,但是我军却在向播州进军,播州杨指挥使对此感到非常恐慌和困惑。”
张诚笑道:“这杨应龙还真是消息灵通。”
申时行问道:“內相此话怎讲?”
“各位稍等。”
张诚起身去到里屋,过得一会儿,他便拿出一沓奏折来,道:“各位大人请看,这都是播州土司送来的求救信,他们管辖之地受到不少山贼得袭击,而杨应龙对此是不闻不问,就顾着自己的地盘,故而希望朝廷能够派官兵前去帮他们剿灭山贼,咱家看那杨应龙上这道奏折,是在掩饰自己的玩忽职守啊。”
申时行他们立刻拿起奏折看了起来。
许国低声道:“首辅大人,这…这不像似假的啊!”
申时行又看向张鹤鸣他们,而对方的脸色都跟吃了大便一样,味道不好,但又不好意思说出来。
这可真是一场充满诡异的战争。
杨应龙见自己的扩张计划未能成功,于是就撤回所有的播州军,先保住自己的这一亩三分地,还臭不要脸向朝廷上奏,表示播州附近的山贼全部被剿灭,歌颂皇帝英明。
并且愿意缴纳四万金,犒赏官兵,感谢朝廷未让播州受到山贼的袭扰。
如果目前停战的话,他并没有损失什么,播州是寸土未丢,目前的战争都发生湖广和川地。
这就是花钱消灾。
但可惜由于他常年压迫当地的五司七姓,导致播州也并非是铁板一块,以毛守爵、张熹为首的五司七姓自发书信李如松,表示杨应龙就是在放屁,你们千万别信,我们都被山贼赶了出来,现在山贼都跑去播州了,还望李如松能够领兵入播剿灭山贼。
这可就尴尬了。
不是我们想进军播州的,而是你们请我们去的。
…...
待张诚回到乾清宫时,万历正在与郭淡商谈,如今万历天天就跟郭淡腻歪在一起。
“他们怎么说?”
万历见张诚回来了,急忙向张诚问道。
张诚笑吟吟道:“他们还能说什么,当臣将毛守爵他们的奏折给他们看后,个个都是哑口无言。”
“哈哈哈!”
万历乐得大笑起来。
痛快!
这是痛快至极!
如今对于他而言,可真是全面告捷。
万历又向一旁的郭淡道:“郭淡,你继续说,播州的财政情况。”
“是。”
郭淡点点头,继续言道:“根据我们的人在勘察的结果,播州土地肥沃,物产丰富,虽那边交通有些不便,但好在还是有河道可以出来,我们可以在那边广种茶叶、桑林,以及药材,这些都便与运输和储藏。
根据卑职统计,两年之后,陛下每年就可以从播州收得三十万两,不出三年,此次战役所耗费得钱全部回本。如果再算上我们现在占领得湖广、贵州、重庆等部分土地,基本上两年我们就可以回本。”
“好。”
万历哈哈一笑,道:“朕现在要趁胜追击。内臣。”
“臣在。”
张诚立刻道。
万历道:“你立刻传旨叶梦熊,让他将镇远府等地方一干官员全部免职问罪,押送回京。”
如今他可不会放弃任何打击官僚集团的机会。
张诚立刻道:“微臣遵命。”
万历又道:“另外,朕决定将在那些州府设立三院。”
张诚一愣,道:“陛下,这是不是着急了一点,咱们军队可还未进入播州啊!”
一旦设立三院,那就是要改土归流,土司制度将被三院取代。
但问题是当地最大的土司都还在,你现在就改土归流,万一出个什么意外,这不就尴尬了。
郭淡也道:“陛下,內相说得对,这可能会刺激到周边的一些土司。”
万历道:“但是朕已经等不及了,朕要让所有人知道,是朕废除土司制度,并且找到替代之法。”
之前他们一直都在被围剿中,这口气憋了太久了。
郭淡心里也明白,稍一沉吟,道:“陛下,卑职认为设立三院,也不是不行,但是得换个说法,就说由于当地官府围剿山贼不利,造成当地大量的土司牺牲,如今缺乏治理,为了确保当地的治安,以及恢复当地的民生,故临时设立三院。”
万历听着还是有些不太满意,老子就是要装逼,你却搞得这么卑微,摇摇头道:“这个理由是可以用,但不能说是临时设立三院,这君无戏言,朕就是要在那些地方设三院,不但要设三院,朕还要广招诉讼师,让那些落榜士子不再失意。”
当初他改革失败,他唯独保留得就是在繁荣州县设立三院,而原因很简单,就是要笼络天下读书人,如果天下读书人都跟官员站在一边,那他也会显得后继乏力。
毕竟国家还是需要读书人来治理,毕竟儒家信仰是不能破坏得。
郭淡一看万历铁了心要装这逼,也明白万历需要吹牛逼,换来大家的支持,赶紧为自己争取一点好处,笑道:“陛下可以让他们去法学院考取诉讼师资格证。”
万历点点头道:“准奏!”
出得门来,张诚便小声道:“如今那边都还只是收复失地,陛下就急着改土归流,这会不会弄巧成拙啊!”
郭淡道:“內相请放心,根据我得知的消息,杨应龙在攻陷贵州、湖广部分地区,对于当地土司是大开杀戒,许多土司实力大损,流亡在外,如果建立三院得基础,是将他们的土地和房屋全部归还给他们,并且跟他们达成合作协议,我认为可以换取他们对三院的支持。”
他已经在那边这么干,只不过是偷偷摸摸的。
张诚点点头,道:“如此倒是可行,唉…可就莫要再出什么意外,陛下话都说出去了,要出意外,可就不好弄了。”
“应该不会吧,根据叶梦熊的军报来看,播州许多土司都反杨应龙,这内忧外患,他杨应龙还能翻天不成。”
“这小心驶得万年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