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yj6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宋末之山河動 ptt-第1462章 欺人之說讀書-assiy

重生宋末之山河動
小說推薦重生宋末之山河動
李三娘在赵昺的一众后妃中一直十分低调,原因无非是自己出身蕃族,且家世与其他人相比也并不显赫,只是世袭的土官。
但是大家皆知李三娘才是皇帝定下的第一门亲事,又是在患难之时,按照民间的说法她才是正室,若非是他族,后位就没有吴曦什么事情了。且行朝在琼州时,其家倾力协助陛下稳定琼州,压制俚族,可以说贡献良多。而在历次反击蒙元侵琼的战役中,他们皆出兵相助,攻取江南的战役中,更是由李三娘亲率俚族军参战。
因而大家皆知,虽然名分上李三娘地位低于吴曦,又逊于陈淑,但是无论出于联合俚族的政治缘由,还是与陛下曾经共患难的感情,在一众后妃中的地位依然位居前列。而她曾经亲临战阵,亲手杀敌,率先领军攻入临安的经历,也让众人心存忌惮。
尤其是在去岁蒙元大军越过长江,侵入江东,威胁临安之际。李三娘受太后懿旨,统帅亲军负责宫防。又接受密旨召集族军驻于宫中,一旦临安不守,就由她护送一众人出城避难,而一应事务交由苏岚,可以说太后将后宫众人的性命皆托付于她。
由此众人也可以看出在太后的心中李三娘的地位要重于皇后及众人,对她们的信任甚至不及惠嫔,危难之际才会将保护皇室的重任交个其。而李三娘也不负重托,危机时刻身着戎装亲自安排防务,领兵日夜巡防,保证皇城的安全。
现在皇帝在众人的目光下与李三娘‘亲昵’,大家可以看出对其的宠爱,而此次带她同来参加祭典,也有向天下昭示其虽为俚人,但已经为皇室接受,与其他后妃并无区别的意味在其中。那也就说明其若是诞下皇子,与其他皇子地位无异,同样有机会可以继承大统。
现下情形众女皆心知肚明,对于皇帝的举动,除了吴曦脸上掠过一丝尴尬之外,其他人都似没察觉一般,依旧如常,“官家,我朝一向提倡薄葬,当年藩僧盗掘陵区时,怕也没有什么收获,空忙一场吧?”章屏又接着先前的话题好奇地问道。
“当年贼秃盗出的宝物并不少,除了已经被其运走的,收缴珠宝、金银器物就有百十箱,其它陪葬品堆满了泰宁寺的十几间屋子。”赵昺回想了下说道。
“这岂不与太祖定下的规制相违吗?”章屏有些不敢相信地道。
“傻妹妹,皇家与平常人家自是不同,薄葬也只是与前朝相较而已,陪葬的器物也并不少,这个史籍早已有记载……”王妤说道。
而赵昺通过其的叙说,也听说了一件‘新鲜事’。在中国古代历史上,历代帝王都将死看做最重要的一件事,每个皇帝一上任,都忙于一件事,这件事就是举全国之力为自己修造陵墓,一休就是几十年,好让自己死后也能再底下享受奢华的生活,宋代则是简葬,皇陵修建的期限很短,陵墓自然说不上气派,可其它方面不见得就简朴了。
在宋陵中一般有三大类陪葬品,一是皇帝生前使用过的生活物品;二是皇帝生前喜爱的收藏品;三是根据帝王葬礼,必须要使用的金、银、玉质地的明器。
据记载赵匡胤改葬其父亲于永安时,便使用了帝王等级的随葬品。梓宫用铁帐覆盖,棺下垫有当时很高级的棕榈褥,还有铁盆、铁山用燃漆灯。地宫配置有十二神俑。此外还有名为“当圹”、“当野”、“祖明”、“祖思”等物。不过这些随葬品配置只是标准配置,哪个陵寝都少不了这些。
加之永安陵的主人赵弘毅,生前没有当过皇帝,这些随葬品是儿子当了皇帝后孝敬他的。而真正的皇帝死后,随葬的东西非常多。永熙陵的主人太宗赵光义,他虽然处处做得比哥哥好,但仍然难以超越赵匡胤的影响,不过在自己的葬事安排上,葬礼之隆重、随葬之丰厚却不在哥哥的话下。赵桓为表孝道,还将其身前的收藏如弓剑、笔砚、琴棋等全都随葬。
这些内容之所以为人所知,还因有个习俗。现代流行在朋友圈的晒工资单、晒藏品,在宋朝皇家丧礼中有一种礼俗叫葬前展览,就是把将要随死者下葬的物品在下葬前进行展示,并召集辅臣前来观看。现代晒个包和车什么的,可能就是由此而来,但是也显得低级多了。
王妤记的在书籍中看到过,真宗永定陵中的随葬品就“晒”过两次。第一次晒随葬品是收殓时,真宗是乾兴元年去世的,三天后‘陈先帝服玩及珠襦、玉匣、含、襚应入梓宫之物,召辅臣通观’。“晒”后次日,即将尸体收殓入棺。
第二次“晒”随葬品是在当年的九月,当时陵墓已经造好,在梓宫下葬前皇家召辅臣赴会庆殿观入皇堂物,‘皆生平服御玩好之具’。这些物品是要进入地宫的随葬品,即棺外之物,“晒”过之后分类集装到不同的箱子里,置于地宫内放置棺椁的宝床上。
所以这一‘晒’就等于是广而告之了,皇帝陵寝中陪葬了什么东西也为世人所知,起码参观过的人都知道了。而赵昺在护陵中收缴的物品也从侧面证实,所谓的薄葬只是相对而言,绝非是世人想象的只用些陶俑、木人而已。你想想,仅随葬的皇帝身前喜爱之物,那能是凡品吗!
“唉!”赵昺听到这里却是叹了口气。
“官家何故感伤?”吴曦看皇帝面带戚戚之色,急忙问道。
“当年皇兄驾崩年仅九岁,棺中随葬之物也仅仅是几件玩具而已。且当时战事紧急,挺灵数日便匆匆秘葬,朕都未能送上一程。”赵昺言道,“而皇兄在病重之时,尚不忘为朕亲书传位遗诏,命我贴身秘藏,一旦不测可以此继位。想起从前相处的种种往事,不免难过!”
“如此说来,官家是有先帝传位诏书的,外间的传闻皆是不实之言了!”吴曦言道。
“原来皇后一直还在怀疑朕只是太后扶植,众臣拥戴之下才得以继位的吗?”赵昺听了心中不免有些寒心,其的关注点居然在此。
“不、不,臣妾不敢!”吴曦连忙施礼道。
“官家心念先帝,自可在迁葬之时,重新布置梓宫,放些贵重之物,以表心意!”李三娘轻轻拍抚皇帝的后背,安慰道。
“淑妃姐姐却是不可!”王妤在旁插言道,“当年徽宗皇帝归葬于永佑陵,高宗皇帝取礼官建议,用皇帝衣服戴帽置于椁中,没有启棺改敛尸首,继而大葬。官家也应遵照成例而行,不可擅自开启梓宫!”
“哦,还有此节,朕还是首次听闻!”赵昺点点头道,而心中却暗自好笑,恐怕高宗当时也在怀疑棺中是否盛有徽宗的遗骸。这若是启棺重殓,发现只是一截朽木,将如何向国人交待,难道为此要向金国宣战吗?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原封不动的下葬,不论真假都已经深埋地下了。
“不过当年徽宗皇帝未重殓尸骨,也让时人质疑女真人送还的是空棺,百年来民间依然流传永佑陵中葬的是空棺的说法,徽宗皇帝的遗骨仍在北国。”雷妍却提出质疑道。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高宗皇帝不肯启棺重殓自然有其考量,我们后人又何必去深究,即便查明了当年真相,又当如何?”赵昺反问道。
不过他知道事情的真相是什么,只不过被自己的护陵之战阻止了。当时在金皇统元年,金熙宗为了改善与南宋的关系,追封死去的徽宗为天水郡王,将钦宗封为天水郡公。皇统二年,宋金和谈,南宋要求金朝送回宋徽宗的棺椁。
但是女真人的习俗是火葬,而宋徽宗尸体已经被火化,遗骸就在乱葬岗。距此时已经过去七、八年了,金人去哪给他找去尸骨。所以就用一根与体重差不多的木头置于棺中,让人不以为是空棺。而但高宗欲借此事以慰时人之心,不想辨认真伪,直接套了一层椁风光大葬,真相也就被瞒了下来。
而在真实的历史上,女真和南宋被蒙古所灭,杨琏真迦盗掘皇陵,把高宗的陵墓掘开,结果棺内“略无所有”,只有朽木一段,把这段公案大白天下。可现在赵昺阻止这场浩劫,真相被再次隐瞒,他当然不愿意去做探秘者,只愿这段历史永远被尘封下去。
“官家所言甚是!”雷妍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她也清楚,即便探明真相,发现葬入皇陵的是空棺,而肇事者也早已作古,你又能如何?气都没处撒去,也只是皇家多了份耻辱,所以正如陛下所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官家,臣妾记的当年徽宗皇帝曾有归葬巩义祖陵之愿,可结果徽宗皇帝葬在了绍兴。而钦宗皇帝却被葬在了巩义,这又是何故呢?”见陛下对谈古论今有些兴致,吴曦也想借此缓和下与皇帝紧张的关系,也出言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