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e96超棒的言情小說 鬥武乾坤 愛下-第2810章 斬殺林巫讀書-mzf0m

鬥武乾坤
小說推薦鬥武乾坤
林巫彻底被压制,面对张陌凡的剑术,他也是咬着牙关,双手汇聚出一道巫光轰向张陌凡。
轰!
极招相碰,巫光和张陌凡那道极致的剑光,狠狠碰撞在一起。
没有任何的悬念,那道仿佛能贯穿一切的恐怖剑光,直接将巫光给撕裂的粉碎,然而扫向林巫。
“不!”
林巫骇然,全力催动神体,体表蔓延出一道道乌黑的符篆,将自身防御起来,同时急忙闪避。
但是他又如何躲避这恐怖的剑光一击?
这乃是张陌凡这段时间,借助三树领悟出来的剑术。
噗嗤!
林巫只闪避了半步,就被剑光扫中,小半边身子,连带着一条手臂,直接被切开,鲜血四溅,下场十分凄惨。
“啊……!”
林巫双目血红,仰天嚎叫。
他何曾尝过这种痛楚?
他身为上古巫宗的天才,除了在成道之地受到一丝挫折,从来都是顺风顺水,只有他虐杀别人,没有人能够威胁到他。
但现在的林巫,整条手臂被切割断了,即便使用上古巫术,想要在短时间内恢复,也十分困难。
他看向张陌凡的目光,已经带着些许惊恐。
张陌凡目光则始终淡漠。
他直接飞了过去,手中的长剑,再度一挥,剑光闪烁,将林巫的另外一条手臂,都直接斩断了。
失去双手的林巫,疯狂的嘶喊着,想要再度打出反击,已经是不可能了,只能够听到林巫那痛苦的嘶喊之声。
看到这一幕,全场死寂。
谁能够想到,张陌凡出手居然如此残忍,直接是断了林巫的双臂。
此刻张陌凡,盯着林巫,宛如盯着砧板上的肉。
察觉到了张陌凡那危险的目光,林巫脸色苍白,一面疯狂倒退,一面厉喝道:“夺命书生,你想要干什么?”
“你刚才想要杀我,我自然要杀了你!”
张陌凡冷冷一笑,探手之间,恐怖的剑光,从掌心当中疯狂的席卷而出,几乎每一根手指,都能够释放出大量剑光。
“夺命书生要杀了林巫?”
全场众人,齐齐倒吸一口气。
他们没想到,张陌凡竟然真的要杀林巫。
这里可是上古巫宗啊,而且还是上古巫宗替林巫举办宴会。
如今,夺命书生居然要在上古巫宗的地盘,斩杀林巫,这是不是疯了啊?
若是林巫被杀了,上古巫宗的宗主绝对会暴走。
第二神宇区域,都有可能发生动乱。
瑶光圣地和上古巫宗的矛盾,将会进一步拉大。
就连瑶光圣主,都暗暗震惊,并没有想到,张陌凡会出手斩杀林巫,就算有深仇大恨,也不应该这个时候出手啊。
“糟糕!”
瑶光圣主暗暗一声,大声道:“夺命书生,助手!”
她并没有直接出手阻拦,而是言语阻拦。
当然,她也仅仅是做给上古巫宗看的。
刚才,任何人都能够感受到,林巫对张陌凡生出杀心,那张陌凡要杀林巫,无可厚非。
反正,他们两大势力,已经有着矛盾了。
如果张陌凡是他们瑶光圣地的人,她或许会组织,但是,张陌凡不是啊,如果张陌凡返回了第一神域区域,一旦林巫成长起来,那就十分麻烦了。
张陌凡自然没有将瑶光圣主的话听进耳中,他不仅仅要杀了林巫,更要将其体内的上古道石提取出来,帮助八爷度过混沌劫。
就在张陌凡动手之际,一道威严而雄浑,带着冷厉语气的声音响起。
“夺命书生,你敢在我上古巫宗面前杀人,是谁给你的勇气?”
巫刑彻底是暴怒了。
那道声音一语,令乾坤动荡,天地颤抖!
一股恐怖的威压,盖压而下!
在所有势力之人,骇然的目光当中。
砰砰砰砰!
张陌凡和林巫身上的天道枷锁,全部都破碎了。
一个巨大的手掌,也是狠狠向张陌凡拍击而出。
张陌凡嘴角拉出一个弧度,右手凝聚出一团黑气,猛然打出一个响指。
啪嗒!
那林巫身子一僵,如断线风筝一般,整个人从空中掉落下来,已经彻底没了气息。
至于张陌凡,硬生生的挨了巫刑的一掌,整个人直接倒飞出去,倒在地上,鲜血狂吐。
众人看到这一幕,皆是惊愕起来。
因为,林巫已经死了。
所有人都不知道,林巫是怎么死的。
但是他们却能够猜到,林巫死在了张陌凡的手中,张陌凡为了杀林巫,直接受了巫刑一掌。
按道理来说,正常道一级别的强者,随便一掌,都能够轻松拍死一个道尊。
但是,张陌凡承受道一境强者一掌,却只是重伤而已。
“该死啊!”
一声怒喝,震荡九天十地!
上古巫宗的宗主巫刑,怒了!
至于上古巫宗的那些强者,同样是怒了。
原本他们上古巫宗,还想要接着林巫,更进一步的。
如今,在这个宴会上,自己的天才,直接被当面斩杀,换做任何人,都无法承受啊。
磅礴的威压如潮水一般倾覆而下,大地都是开始龟裂起来,整个上古巫宗,都笼罩出一个巨大的阵法,似乎想要彻底封锁这片空间,让所有人都无法离开。
今日,他们不仅仅要将张陌凡斩杀了,同样要将瑶光圣地的人给斩杀了。
“夺命书生,告诉我,是不是瑶光圣主指使你干的?”
巫刑大声咆哮起来。
他不相信,一个年轻一辈的人,如此嚣张,敢杀林巫,肯定是瑶光圣主示意的。
“指使我做什么?”
张陌凡缓缓站了起来,十分不解,脸上也没有什么畏惧。
“哼,自然是杀林巫,你们瑶光圣地畏惧林巫,害怕他成长起来会对你们产生威胁!”
林巫冷哼起来。
“你认为以我的实力,会惧怕林巫成长起来吗?你们应该都看到了,是林巫要先对我下杀手的,我才对他下杀手的,我师父曾经告诉我,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对自己产生杀心的人,否则会后患无穷!”
张陌凡说道。
“师父,你师父到底是何人?”
林巫脸上露出一丝忌惮,然后培养出这等天才之人,其师父绝对不可能是无名之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