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5dm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第494章 前沿理想!(求訂閱)讀書-iynsc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
“嗯嗯,方总您说。”
温叶手脚麻利的从工位上起身。
长腿一步迈到方年跟前,翻开笔记本支棱在胷上,神色认真道。
方年下意识的停顿了下,等温叶做好准备,顺便乜了眼温叶。
差点一下子忘记自己要说什么。
这个秘书太不合格!
一个笔记本而已,就那么没力气咩!
收回目光,方年忽然意兴阑珊的摆摆手:“算了。”
“刚好下午关总会过来,大家坐下来开个小会,集思广益吧。”
“你们也准备一下,顺便对前沿成立半年进行个简单总结,然后商议未来的规划布局,算是前沿成立至今第一次集体会议。”
说到这里,方年略作停顿,道:“我们就不随大流录像了。”
“好的。”温叶赶紧点头应下。
她直觉自己是做错了点什么。
多一个字都不敢说。
当然,温叶是能听懂方年补充那句话的意思。
录像是公司发展历史的重要素材,一般而言小打小闹的企业都不需要这个。
所以,下午的第一次集体会议要商议的未来规划布局,只有一个目标:
让前沿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
一旁陆薇语沉吟着插嘴道:“不再等等吗?”
“未来会遇见更多合适的员工,不能每次都等等。”方年耐心地解释了一句。
陆薇语不好意思的搔搔头发。
她意识到自己还没有在前沿公司这间办公室中,完全进入自己的角色。
于是,陆薇语的坐姿都变得严肃认真起来……
虽然方年临时决定下午要开一次集体会议,但温叶谷雨她们也还是很认真的处理事务。
一共有12个项目要投资。
而且其中有3个项目资料不够详细,连项目研究经费都不明确,需要重点跟进。
好在有刘惜写出来的模型,有具体资料的项目第一期投资多少一目了然。
不过条条框框的事务都需要手动落实下去。
这次项目分布零散,肯定不能都交给关秋荷去谈,顶多也就是申城的两个项目。
于是,包括方年包括陆薇语都各自忙了起来。
一时间办公室里除了键盘敲击声音以外,安静极了。
连方歆小朋友都乖巧的坐在位置上,一副小大人模样的忙碌起来。
就是不知道她忙的是什么。
中午,方年一行人开了两辆车去了虹口,跟关秋荷汇合一起吃的午饭。
对于方年的临时安排,关秋荷直接同意了下来。
…………
…………
位于鲁迅公园旁的‘茶’楼开业许久,生意依然不怎么好。
一半天下来也就三两桌客人。
店长和一二楼的几个服务员乐得清闲。
比起‘偷闲’餐厅,关秋荷的这个小副业就显得很是惨淡。
一行人在关秋荷的带领下,直接进了二楼临街里侧保留包厢。
方年轻车熟路的从包厢橱柜中拿出茶叶。
关秋荷则从服务员手上接过两桶桶装饮用水,置入茶架下。
早在预留这间包厢时,关秋荷就考虑到了诸如现在这种可能,所以干脆选用了电热茶架,自动加热,不用服务员帮忙续水。
除了茶水,包厢里还备有一小包一小包的干瓜果。
关秋荷也没忘给方歆带零食。
堪称一应俱全。
喝了口茶,方年当先开口:“闲话少说,现在开始前沿第一次集体会议。”
都不陌生也就没必要寒暄。
方年扫了眼大家,好整以暇道:“去年年底注册成立的前沿公司,后面陆陆续续成立了前沿项目、前沿创新、前沿创业、前沿天使四家子公司;
前沿项目、前沿创业已经是独立运转中,前沿天使从成立就算是独立运作;
前沿创新独立运营事项现在也交给了陆总负责。
目前前沿系在发展上是交叉且混乱的。”
说到这里,方年略作停顿,望向谷雨:“小谷,就从你开始总结吧。”
闻言,谷雨并不着慌。
稍作整理,谷雨冷静开口:“过去几个月里,因为前沿系公司不够独立,工作上有些混乱;
过去主要是以社团为前沿项目服务……”
谷雨简单总结了自己加入前沿以后的工作感受。
主要集中在前沿系公司混乱发展、定位不够清晰上。
然后是刘惜。
刘惜的汇报并不复杂,她是从财务层面进行的总结。
“目前前沿系整体资产约为21亿,账面资金为41923万元。”
“按照前沿现有的规划,财务上是一定会产生交叉的,但并不混乱。”
“……”
最后是温叶,她清了清嗓子,冷静且有条不紊道。
“我对前沿过去半年的发展状况做了个整理,从员工数量、公司运转、营业状况三个方面进行简单总结。
一、目前前沿项目实习部共有205个员工,前沿项目和前沿创业预计招收员工总计200名,预计在8月之前,员工数量规模将为500人;
二、前沿天使是完全正常运转的;
前沿项目虽然有处于磨合中的实习部,但本部需要大量时间来磨合独立;
前沿创业目前完全是零基础,需要大量时间才能形成独立形态;
前沿创新亦是如此。
三、除前沿天使外,其它公司都未产生营收,属于前沿天使输血养活状态,包括前沿公司在内,营业状况较为糟糕……”
最后温叶总结道:“我的总结汇报完了。”
从谷雨、刘惜再到温叶的总结汇报上,能很清晰的看出同为秘书,温叶的能力有多突出。
上午方年说了句要开会,下午她就能把资料整理得有条有理。
这里面起码有方年⅔的功劳。
因为温叶一开始就知道方年的学生身份,从学姐角度上,她的潜意识中是有优越感的。
这有在她工作生活中的矛盾两面性里体现。
所以在最初的阶段里,哪怕温叶做出了成绩,方年也一定会通过其它形式打压她。
甚至看起来像是在摧毁她的信心。
一是拔掉温叶潜意识的优越感。
二是不断给温叶人为制定目标。
三是为了用得顺手。
最后是方年必须要通过一些手段彰显出自己上位者不可挑战的权威。
因为温叶是他的秘书。
如果温叶当时刚入职,因为表现优秀方年就表扬赞许,不仅是队伍没法带,也不利于方年对温叶的后续安排。
从谷雨跟温叶两人完全不同的汇报上,成果一目了然。
当然每个上位者都有自己的驭下手段,并不是统一的。
甚至方年对待不同人,方式方法也不同。
除了正当时刻的一些不良情绪外,方年对谷雨明显没那么上心,打压甚少,鼓励居多。
对刘惜这种主观能动性非常强的人才,是爱护有加且从不吝于当众表扬。
…………
方年低垂眼帘,简单汇总道:“问题不少,成绩也很可观,各占一半吧。”
“商议未来规划之前,我先说一说人事问题。”
说着,方年喝了口茶,抬头望向围坐圆桌旁的众人:“前沿项目和前沿创业的CEO暂时定给从当康游戏过来的两人;
前沿创新CEO是陆总,前沿天使不设CEO职位,主要由关总负责。”
“大家有没有意见?”
迎着方年的视线,几人都摇了摇头。
几个子公司CEO的安排算是既定事实。
见状,方年继续往下说。
“前沿公司这边短期内应该只会邀请吴伏城加入,我个人希望他承担起资源整合的职责,这是暂定事项,大家有准备就行,到时候会再次讨论的。”
闻言,关秋荷嘴唇停止轻动,不再吱声。
温叶跟谷雨不动声色的交换了个眼神。
刘惜无动于衷,她总是下意识的认为自己不需要参与什么表决性商议。
将众人神色尽收眼底,方年嘴角微翘,望向温叶,微笑道:“温秘,我现在问你,你能给我干几年?”
“能……能干到死吗?”温叶带着些许腼腆道。
闻言,方年挑了下眉:“温秘,你终于说了句聪明话。”
“我曾经想要给你个机会,不过现在也不晚……”
稍顿,方年平静道:“我希望在明年年初时,你可以出任前沿公司CEO。”
温叶顿时怔住。
不只是她,谷雨和刘惜包括陆薇语也愣住了。
关秋荷眉头先是剧烈跳动,然后舒展开来,嘴角有了笑意。
怔住片刻后,温叶唰一下起身,慌慌张张道:“我……我怎么可能有这种能力。”
方年眉头微蹙:“一点小事就这么慌张,像什么样子。”
接着望向关秋荷,笑道:“关总没意见吧?”
关秋荷微笑摇头:“没有。”
刚刚她才想明白,为什么温叶会经历那么多完全不必要的执行事务。
这早就超过一个秘书应该做的事情了。
想明白以后,关秋荷又不得不钦佩方年在细微处的点滴布局。
无论是经济收益还是职业规划还是个人成长,温叶都拒绝不了这个安排。
于是方年看看刘惜再看看谷雨:“小谷你得尽快有独当一面的能力;
刘惜,我是希望你从现在开始用集团CFO的标准要求自己,不久的将来,前沿项目、前沿创业的财务会独立到公司内部,最后向你汇报。”
谷雨连连点头。
刘惜:“……哦。”
语气不敢那么肯定。
…………
“好,现在正式开始商议未来规划。”方年换了个坐姿,加重语气道。
“首先谈谈各个子公司如何更好的独立运营的解决办法。”
方年的话语落下后,关秋荷率先接过话头:“我的看法是先按照已经定下来的计划,初步磨合之后再实际来判断处理;
毕竟说是独立,其实相当于从零开始建立公司,只不过有现成的业务模块可以接管。”
温叶小心翼翼的接着说道:“我觉得在磨合期间可以适当给一点压力,比如定下来要用项目资金投资的12个研究项目可以分几个给前沿项目。”
“……”
简单讨论了几句,大体方向是一致的,基本可以确定下来。
方年略作沉吟,认真道:“我先系统的说说我对前沿的规划,我将这个规划称之为前沿理想。”
话语一落,在座众人除了方歆以外,神情都变得认真起来。
“其实关总应该有一定了解,前沿不是没有发展方向,也不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而是真的积累不够。
首先,前沿最重要的一块业务将是以前沿创新为基础,可能会通过与其它厂商合作的形式,初步投资50~100亿,在庐州建立半导体工厂。
按照半导体芯片行业的运作模式,最终是要建成IDM模式工厂,预计总投入资金超万亿。
因为资金和技术储备等各方面因素,不会一步到位,计划是先以fab模式运作,即:将生产流程外包,只负责芯片的电路设计和销售。”
方年几乎没作停顿,又飞快地说了下去。
“说到底还是最初的规划,前沿将以四个子公司形成大生态圈:
前沿天使负责天使投攫取最高额的商业利益,提供资金源。
前沿项目对高校研究项目进行投资、研究成果获取、授权。
前沿创业给前沿社团内部成员提供创业资金,支持他们去将研究成果以模块形式转化生产,额外也支持成员们的自主梦想。
前沿创新负责代管前沿院,通过资金支持前沿院源源不断的招收生化环材领域的学术型人才,让他们有勇气、有底气坚定科研,夯实大环境下的基础科研水准;
同时,前沿创新将掌握前沿最全面最丰富的资源,去承担全部创新研发任务;
除了半导体,还将涉足包括生化环材等在内的相关产业链领域。
前沿社团以半独立形式存在,由前沿输血支持其在国内遍地开花似的发展,最终反过来将成员输送到前沿院、前沿系企业来。”
…………
方年说完后,整间包厢陷入了较长时间的沉默。
除了不断饮茶的声音,就只有方歆拆糖果包装的声音。
这个被方年称之为‘前沿理想’的规划,光是目前说到的就涉及到了许多行业。
比如投资银行、学术研究、大学研究院、半导体、计算科学、软件工程、信息科技、材料学、化学、生物学、环境学、校园俱乐部……等等。
保不齐中途还会加一些譬如教育行业等等的东西。
而之所以会涉及到这么多行业,最终目的一半是为了布局领先且自主可控的商业版图,以攫取最大商业利益;
另一半才是为了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即理想。
当然,这里面还有方年的事业心、野心等等不一而足。
好片刻后,还是关秋荷先开口:“我对前沿业务内容不怎么了解,就不多说了,方总让我干嘛我就去干嘛。”
稍顿,关秋荷平静补充:“我知道你拉我进前沿,主要是希望我给你当牛做马的去进行商务谈判。”
这句话一点都没错。
就算是目前,前沿尚处于微末阶段,方年也不亲力亲为,有相当一部分涉及到商务谈判的事情都交给了关秋荷。
见方年没吱声,眼瞅着又要沉默下去,温叶一咬牙,开口道:“那我说说我的个人的想法。
前沿项目的主要业务细分下来,是挖掘、筛选、投资高校研究项目以及代管实习部,将一部分项目成果授权给前沿创业去实现;
其实更多的是给前沿创新提供技术积累,既然这样,是不是应该更精确的划分具体范围?”
闻言,方年眉毛跳动,欣然道:“你不说我还忘了。
半导体涉及到的技术很多,其中有个较为核心的点,eda类软件;
以美利坚为首的国外企业通过eda类软件几乎可以控制整个半导体行业;
我希望这个东西能尽快开始进行国产化,把控在前沿手上。”
说到最后,方年望向谷雨,谷雨立马反应过来,边在笔记本上写边说:“已经重点记下来了方总。”
在规划这件事情上,大家都没什么可说的。
她们的想法距离方年的思维着点太遥远,无非是在这个规划圈内查漏补缺。
一样样将事务细分下去。
最后是陆薇语缓缓开口:“原本我以为前沿创新的主要任务是落实前沿院,现在规划上几乎承担了整个前沿的未来,我想,我目前的能力只能当个代理CEO。”
“陆总别急,规划跟实际有较大距离,你不试试你怎么知道你不行。”方年温言说道。
迎着方年温和的眼神,陆薇语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便点了下头:“好的,方总,我一定尽力。”
在有关于‘方年’这件事情上,陆薇语的选择很简单,方年想要的,就是她想要的。
见状,方年眉眼轻翘,微笑道:“说到这里,大家说说前沿院的具体部署。”
“首先庐州有中科大,必须得有一个。”谷雨脱口而出。
这个大家都是认同的。
关秋荷接过话头:“目前有长安,然后庐州、京城、申城,差不多就够了吧。”
陆薇语说道:“如果按地理位置来呢。”
“东三省有浓厚的工科历史吧。”温叶插嘴道,“而且北大有前沿交叉院。”
“……”
听完大家的意见后,方年拍板确定下来:“暂定哈工大、中科大、武大或华南理工、申城、京城以多大学联合形式搞。”
“……”
最后,方年进行了前沿第一次集体会议总结。
“按照目前的形势,今年年底会成立前沿创新半导体,步子不会太大,一步步来也好享受到国家02专项的一些成果;
不管是当康游戏还是前沿,得遵循一个核心:
能顺顺利利的挣钱,与国家从战略层面付出的努力脱不开干系。
我们生于中国,长于中国,得闲给中国梦想添砖加瓦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要随便把自己想得太伟大。”
方年的话语落下后,关秋荷带头给了掌声。
接着大家都鼓起了掌。
连方歆都跟着凑了个热闹。
集体会议到这里算是结束了。
关秋荷喝了口茶,从随身坤包中拿出几张纸递给方年:“你让我帮忙找的……”
======
破碗求订阅月票,PS:这一章算是第三卷的描述性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