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sq0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奮鬥在沙俄》-第四百五十五章 接觸(下)熱推-f1zu4

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
施瓦岑贝格被气得要吐血,他讲的互相谅解和互相理解根本就不是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的那个意思,奥地利怎么可能理解和谅解俄罗斯在巴尔干的扩张,这一块向来是他们奥地利的后花园,怎么可能容忍他人染指。
对于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揣着明白装糊涂,施瓦岑贝格万分气愤,立刻反驳道:“巴尔干的稳定胜过一切,只有维持稳定才对我们两国更加有利,而不是冒险以及背着朋友偷窃果园里的水果!”
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毫不客气地反驳道:“巴尔干并不是贵国的果园,维护巴尔干地区基督徒的合法权益才胜过一切!这就是我们两国的根本分歧所在。如果贵国不能意识并接受这一点,我想我们之间也没必要继续了!”
其实吧,尼古拉一世和涅谢尔罗迭没给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这么大的权力,至少没允许他如此要挟奥地利人。但是施瓦岑贝格不知道啊!
这三两句话他又被堵得开不了口,那是相当的郁闷。至于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有点小得意和小兴奋,因为他已经基本试探出奥地利人的底线所在了,这帮熊货如今也只剩下嘴硬了,如果俄国真的在巴尔干地区继续搞事,估计他们也只剩嘴上哔哔几句的,并不敢真的掀桌子不玩或者真退出神圣同盟。
至于俄国在高加索地区继续扩张,那跟巴尔干更是相差万里,奥地利虽然可能也会不高兴,但和巴尔干地区的后花园相比那更是不甚在意,顶多也就是腹诽几句罢了。
施瓦岑贝格也是被逼急了,只能闷头问道:“贵国究竟想要什么!如果继续极限施压,奥地利也不是软柿子!”
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却笑道:“我国从来没有施压贵国的意思,从始至终我国的意思都很明确,因为贵国因为国内骚乱的关系而无暇东顾,这才导致了瓦拉几亚和摩尔达维亚的混乱。我国只不过是去恢复正常秩序罢了!”
“而如今想要恢复瓦拉几亚和摩尔达维亚的正常秩序,就需要我国在该地区更积极地发挥作用,为此我国也提前同贵国进行了沟通,两国也已经达成了一致。我完全不明白您为什么一直对此念念不忘,好像是我国占了多大便宜似的!”
“看您的意思,似乎我国为此还要给贵国补偿,我就不明白了,贵国为什么会有如此浅薄不顾大局的念头?难道贵国看不到我国的无奈和付出吗?但凡贵国能有担当一点,何至于如此呢?”
施瓦岑贝格真想大骂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太无耻,但是谁让形势比人强呢?这口恶气他只能往肚里吞,但这不意味着他就认输了,他立刻质问道:
“就算贵国在瓦拉几亚和摩尔达维亚的行动是完全无私的,但贵国又要求在高加索地区开展扩张行动,这怎么都说不过去了吧!”
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还是那么不紧不慢地回答道:“我国怎么是在高加索进行扩张呢?我国完全是出于保护亚美尼亚兄弟的目的才不得不在该地区开展武装自卫行动。必须遏制异教徒对亚美尼亚兄弟的迫害了,这有什么可指责的?”
“再说,高加索地区跟贵国毫无关系,我国是基于神圣同盟的盟友义务才提前通知贵国,就算我国一声不吭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正是因为尊重贵国,我国才予以提前通知,怎么到了贵国这边却成了罪状,这真是莫名其妙!”
对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的无耻施瓦岑贝格都有些叹服了,明明是俄国想要打着神圣同盟的幌子在高加索进行扩张,或者说打着神圣同盟的幌子吓唬同样觊觎波斯的英国人。
但是却被这位公爵包装成了什么狗屁的保护亚美尼亚基督兄弟和狗屎的自卫,简直是无耻之极!俄国佬就是要借着神圣同盟的虎皮威吓英国,但又不给奥地利实质性的补偿,等于是白票,你说这合适吗?
至少施瓦岑贝格觉得俄国人太过分了,按照以前的节奏,怎么也应该是俄国在高加索扩张一波,就要给奥地利和普鲁士相应的利益交换,至少要允许奥地利和普鲁士有相应的收获。
在施瓦岑贝格看来,俄国人在高加索有了收获,自然就该在巴尔干地区给予奥地利补偿,他们也不贪心,就用瓦拉几亚和摩尔达维亚的利益补偿下就好了嘛!
可现在,俄国人是高加索的好处要独占,摩尔达维亚和瓦拉几亚也不放过,这在施瓦岑贝格看来就太过分了,不太这么玩的!
说白了,施瓦岑贝格这一趟的目的就是希望俄国佬多少让出部分利益,比如在瓦拉几亚和摩尔达维亚做让步就好,这样他们奥地利心理就平衡了。
可显然,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根本就没有这个意思,他的意思是瓦拉几亚和摩尔达维亚的好处俄国要了,而高加索这一摊的利益也没什么补偿,还威胁说如果奥地利不答应,那么俄国就不派兵帮助奥地利平息叛乱!
你说说施瓦岑贝格是什么感觉,自然就要讨价还价了。
只不过施瓦岑贝格有施瓦岑贝格的算法,而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也有他的算法。按照他的算法,瓦拉几亚和摩尔达维亚是奥地利人自己无能为力导致反俄叛乱破坏大局的补偿,俄国出兵帮助奥地利怎么说也得给补偿。
至于怎么补偿,他暂时觉得高加索那一头马马虎虎能算,当然,如果让他出面要价,那高加索是肯定不够的,奥地利至少还得在巴尔干地区给予俄国合适的补偿,这才合适么!
各人有各人的算法,不过怎么算是一回事,如何兑现就是另一回事了。施瓦岑贝格的悲哀是他的算法没有实力作为支撑,而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的算法则是明明白白可以实现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