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of9k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永序之鱗》-第622章 攻略破碎神廟(4)(求推薦票!求月票!)分享-6yr83

永序之鱗
小說推薦永序之鱗
鲁佛靠在自己最喜欢的那块大石头上面,微微闭目调整着思绪。对于一个已过耄耋之年的老者来说,旺盛的精力是一件已经不再拥有的奢侈品。或许是因为周围太过喧闹,所以他的午睡愿望最终还是没有达成。于是,他睁开了自己那双暗灰色的眼睛。
破碎神庙之中的亵渎者高塔,映入鲁佛的眼帘,就像儿时在长角社旧地的城镇眺望远处山巅上的领主堡垒时一般无二。父亲总会告诉他,城堡离这里太远。而且还总是又加上一句话,隔得远是件好事。作为窃贼之家的一员,他很清楚父亲话语中的意味。
“可是那又如何呢?”鲁佛轻轻地呢喃着。在他成年之前,作为自己导师的父亲就在某次踩点的时候被治安官抓住,吊死在城镇的广场上。而鲁佛则受到了通缉,不得不拼尽全力甩脱身后的鹰犬,跑向了山巅来躲避追捕。在那里,他遇到了自己的宿命。
年轻的鲁佛被蓝皮肤的艾克瓦特人捕获,可就在其将要被制作成过冬腌肉的时候,伟大的莱兹爱渥罕见地对他施舍以怜悯。鲁佛获得了能令所有艾克瓦特人羡慕的殊荣,成为了具有双倍祝福的神眷者:既能变身为狡猾的凶暴鼠,又能变身为敏捷的巨蝙蝠。
自那时起,他开始以人类的身份为莱兹爱渥效力,迄今已过去六十多个冬季。他的身体表面布满了靛蓝色的刺青,那会让其身手更加敏捷有力。他带领着艾克瓦特人走下山峰,占据了长角社旧地的城镇,甚至就连其儿时艳羡的城堡都成了他的私人居所。
他的一切都来自于莱兹爱渥的施舍,同样也要用自己的一切来回馈神明的恩赐。所以在从某个与其合作——将其在本位面获得的那些见不得光的东西,销赃到其它位面——的星界商人处得到了消息,有个叫作神明非神会的组织亵渎了伟大的莱兹爱渥,他便不顾已经变得有些僵硬的关节,收拾好行囊亲自来到了这座被其他人称为“门”的城市。
鲁佛搔了搔自己的鬓角,他想起了之前那个星界商人的的忠告,“在印记城,无论想要做些什么事情,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自己的‘门路’。”出于对熟人的信任,带着一整队艾克瓦特武僧团的他才会在来到印记城的第一天就开始寻找门路。这个年迈但却仍旧有力的武僧,最初和奎斯的想法类似,想要建立起自己的势力,营造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门路。
但是因为他并没有少年蓝龙那样的实力,所以一直在四处碰壁:那些大型协会他肯定是惹不起的,而中小型职业行会背后,往往也有传奇级别的职业者坐镇。更加令其心神不宁的是,自打来到了印记城,和神祗之间的联系就好像有了一层隔膜。他无法像以前一样,遇事不决就去祈求神明的智慧。无奈之下,他只能接受头盖鼠群向其递出的橄榄枝。
原本,依照莱兹爱渥教会的信条,老鼠和蝙蝠都是可以倚仗的“盟友”——可以用来为自己所用,而不是听从其教诲——从来都认为鼠人、老鼠或者蝙蝠听从鲁佛这个武僧团长的指挥,但是在印记城里,他和他的武僧团显然没有头盖鼠群具有影响力。只不过形势比人强,为了能够倾覆破碎神庙,他只得同意听从头盖鼠群“群体意识”的指挥。
同时他还发现,不仅仅是自己教会有人前来讨伐那个神明非神会,也不仅仅是只有头盖鼠群、虫群和食肉植物们想要狙击横亘在印记城下城区的超大型协会。那个神明非神会就像是捅了马蜂窝似的,一时间招来了难以计数的敌人。鲁佛带着自己的武僧团,一边和头盖鼠群进行沟通,一边在破碎神庙之外广场上,见证了人群的集结。
“王子陷于阵,其势不可挡,”不知怎地,鲁佛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儿时听到过的一段谚语,顿时再无睡意。就连正在和头盖鼠的“群体意识”讨论该如何行动的艾克瓦特手下,所发出的唧唧喳喳声,都无法在搅扰到这位如同醍醐灌顶般的年迈武僧。刹那间,鲁佛恍若有所明悟,他用粗粝但却灵活的手指,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蓝色珐琅板甲,最终停靠在腰间的拳刃上面。
“为了伟大的莱兹爱渥!”
一个鲤鱼打挺,鲁佛蓦地弹跳了起来,也不顾及裤腿和臀部沾上的泥土,他大声地发出了一声怒吼。紧接着,这个受过“双倍祝福”的武僧就开始变形。须臾之间,一头翼展比信天翁还要宽阔、身上仿佛淬过剧毒而显得蓝幽幽的巨型蝙蝠,就出现在艾克瓦特武僧团的头顶。
完成变形之后的鲁佛,张开了长满獠牙的巨口,发出了一段寻常人无法听到的声波。可是对于艾克瓦特人以及头盖鼠群来说,这段声波却不啻振聋发聩,继而变得热血上涌。甚至就连向来都依从趋利避害之道的“群体意识”本身,似乎都感受到久违的心潮澎湃。本来,头盖鼠群就对获得破碎神庙中的香油具有贪念,受到音波的挑动,此刻这股欲望就好像燎原之火一般。
除了他们之外,自然领域神祗的牧师,其实也有不少人能听得懂兽语。当这些人看到鲁佛用兽语高呼着莱兹爱渥的神名,到处在宣扬那位“老鼠与蝙蝠之神”的伟大时,脸上都露出了愤懑和羞愧的神色。
“我们这是在干什么?明明已经向亵渎了神祗荣光的神明非神会宣战,现在却因为想要拉拢在场的援军而畏首畏尾。难道没有援军,我们就不去用行动惩罚那个亵渎的组织了么?难道我们要落在那个“老鼠与蝙蝠之神”的信徒身后,让伟大的神祗蒙羞不成?绝不!这种事情绝对不可能,也绝对不会被允许!”
鲁佛的行为仿佛是引爆了一连串连锁地雷,愤怒、羞愧、自责等情绪瞬间融合成难以遏制的冲动。在场所有的人、鼠、虫、乃至是那些食肉植物,全都停止了彼此之间的试探与攻伐,第一次将同时望向了破碎神庙。
“冲啊!以神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