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4ihy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死神之攪弄風雲笔趣-第二百八十五章 真相推薦-yln4u

死神之攪弄風雲
小說推薦死神之攪弄風雲
“是害怕吗?”蓝染审视着瘫坐在地的露琪亚,“还是说,因为受制于我的灵压所以全身不能动弹了。”
可能二者都有,其实他并没有过分释放自己的灵压,否则一护和恋次也不可能有勇气对他出刀。但对露琪亚来说,队长级的灵压还是太难承受了。
“其实你不用怕,你要是能自己站立的话,我也能轻松一点。”
蓝染说着,捏着露琪亚脖子上的颈环,像牵一只小狗似得将露琪亚拎了起来。
“放,放手……”
一护挣扎着想站起来,只是,此时的他光是发出声音都相当艰难了。
“还有意识吗?真是可怜。”蓝染看着一护,好心劝说道:“生命力跟实力不符,反而会成为缺陷,现在你的脊柱大概只能勉强维持着相连的状态,再怎么想起来都是徒劳的。这并非精神论,从结构上来说就不可能。所以,你最好还是不要太勉强。”
如果这番理智的劝说能起作用,那一护估计连尸魂界都不会来,更别谈说出这番话的蓝染也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还真是奇怪,我很好奇浦原喜助究竟跟你说了什么?才会让你如此彻底地执行他的命令。”
“什么执行命令?”
“恩?难道不是浦原喜助命令你们夺回朽木露琪亚的吗?看你的样子,似乎什么都不明白。”蓝染说着,扶了扶脸上的眼镜,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看他的样子其实一点都没有感到奇怪。
“没有理由的苦难实在让人可悲,还有点时间,就由我来告诉你们吧。”
死神有四种基本的战斗方法,分别为斩术、白打、鬼道以及瞬步,这四种战斗方法很大程度决定了死神间的强弱。只是,每种战斗方法都存在着极限强度,换句话说,那就是一个死神所能到达的极限。
虽然不能完全理解,可蓝染所讲的一护也能大概听明白,一直听下来似乎也没有什么问题,直到对方开始讲到有没有能突破极限的方法……
“方法当然有,但仅有一个。那就是死神的虚化。”
死神的虚化?一护下意识想到自己意识中那个白色的家伙,那就是虚化吗?要突破极限就要变成那么恐怖的东西?!
蓝染似乎没有注意到一护的异常:“死神的虚化,虚的死神化。借助去除两种极端个体间的界限,让其能够向着更高的境界发展,这种方法在理论上已经被证实可行。”
“而我对虚的死神化尤为关注,曾经也数次将接近死神的虚送了出去。不过,要称它们为新物种还为时尚早。”蓝染说着,表情逐渐变得有些哀伤,语气也低落起来:“或因为无知,或由于伦理,我以外的那些人要么对此横加阻拦,要么暗中使坏,到最后一个可行的办法都没找到。”
“只有浦原喜助,百年前他便造出了一种物质,能在一瞬间接触虚与死神的界限,完全超越了尸魂界的常识,并将其命名为崩玉。”
“那是种非常危险的物质,我想他大概是这样想的,也因此,他试图破坏过崩玉,但结果却失败了。无奈之下他想出了一个办法,那就是给崩玉施加护壁,将其藏于别的灵魂深处。”
听到这,露琪亚和一护二人脸色齐齐一变,虽然仅仅就差一个肯定,可崩玉所在的地点已经很明显了。
“你也明白了吧,他当时选择的隐藏之处,就是朽木露琪亚你。”蓝染瞥了露琪亚一眼,继续说道:“仅仅这样还不够,就算他藏下崩玉时你还没进入瀞灵廷,可要找到你也不是难事。”
“为此,他不惜找来早早就离开瀞灵廷,同样寻找突破死神极限方法的蝶冢宏江,返回瀞灵廷对你进行间接的保护,甚至在必要之时,做好强行将你带出瀞灵廷的打算。”
什么?蝶冢大哥是来保护我的?
“看你的样子似乎不相信?”蓝染看着露琪亚,“蝶冢宏江离开瀞灵廷的七十二年中一直没有找到突破死神极限的方式,因为从一开始他就找错了方向。所以,他会接受浦原的委托一点都不奇怪。”
“所以,蝶冢大哥一开始也是想要我死……”
蓝染点点头,“宏江对崩玉的渴望不亚于我,只是,他不愿与任何人分享。为此,他不惜拘束志波都,和我联合将志波海燕送进蛆虫之巢,为得就是隐藏你的存在,直到他找到取出你灵魂中崩玉的方法。”
露琪亚这边还没什么反应,一护那里却先骂了起来:“浑蛋,都是一群浑蛋!”,朽木白哉、蝶冢宏江,这两个被露琪亚叫做大哥的人一个比一个过分,他们真得懂身为大哥的责任吗?
“你怪他也无可厚非,毕竟,如果没有他你也不会来到这里。可朽木露琪亚,你该怀着感激之情。”蓝染转过头,朝着露琪亚继续说道:“因为宏江的干扰,等我找到你时,你已经消失在现世了。”
“普通灵骸由高浓度灵子构成,所以瀞灵廷能捕捉到义骸的全部行动,找不到,只能是浦原喜助所为。借由他开发出不含灵子的灵子体,屏蔽瀞灵廷的探查,同时进入其中的死神灵力会不停分解,最后魂魄完全失去灵力,从死神变为常人。”
蓝染感慨道:“差一点你就能活下去了,朽木露琪亚。对我来说,那会是永远的遗憾,可对你来说,应该值得去感谢吧。”
感谢?露琪亚此刻双眼无神,回想起在现世的一切,初次面对浦原,对方伸出援手时的场景,原来这一切,都只是对方为她设计好的路。
甚至,从连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便被这一群素味蒙面的人规划好了路……
连生命,都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这些人支配了。
想想曾经想放弃生命的做法,露琪亚都觉得有些可笑了,从一开始我的生命就不属于我,活着或是死去,都由不得我,任性。
犹如一只笼中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