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73af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混跡江湖開客棧 線上看-第四百六十二章 大結局(新書已上傳,可以看看)相伴-xsisl

混跡江湖開客棧
小說推薦混跡江湖開客棧
只看了一眼,三叔便朝那个方向迅疾而去,当年的他阻了楚牧一时,却阻不了其一世,匆匆几年,这便又开始了,而且,时机还更加成熟了。
被封住修为的烂驼山弟子,也只能快步跟了上去,同时忧心忡忡的,还时不时的回头看看,他到现在才觉得,师门给的历练,是不是过于难了。
同一时间,或侠客或百姓,或高手或士兵,近乎同时注意到了上方天空的情况。
“莫不是,要下雨了?”战局尚不明晰,大部分的百姓都候在家中胆战心惊。
此时无不透过窗户看着外面,说着自己的想法。
“不知怎么的,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事。”
“害,不就是变个天,我现在只期望城门能守得住。”
事与愿违是世界的主旋律,就这几句话的功夫,城头上的战场,开始近乎一边倒了,距离破城,不远了。
能看出楚牧这大阵的总归是少数,但总有人不愿意看见他成功,尤其是这会儿围在附近的这些人。
从巷子尽头,角落处,房顶上,同时飞身而下,直逼中心大阵。
一时间四面八方多出了无数的人,剩下的两个道士顿时心沉到了谷底。
就算他两再强,也顶不住这么多的人啊。
今次独独没有算到的,就是这位庄主会出现在这战场的中心。
等到两人和这些人一交上手时,心便更凉了几分,其中竟有魔教和小莲花的人,这哪儿还是乌合之众,完全是‘龙蛇混杂’啊。
但大阵已然到了最最关键的时刻,多年的谋划,岂能毁于一旦,就是拼死也得拖延下去。
爆裂的战火,直接让四周的地面都下沉了几分。
却仍旧尽量将破坏力控制在了外围。
升在半空的令旗开始交错飘飞起来,楚牧双手高举,在头顶合十,七面令旗便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飞冲天,整个大阵蒙上了一层红色的光芒。
看上去越多了几分怪异,就连大阵中央的楚牧,也多了几分说不出的感觉。
就是这个机会,刘元觉得是时候了,整个人从屋顶上飞了起来,掌中‘了然’高高的举过头顶,多年的修为和磨砺全部都汇聚到了这一刀之中。
——开门见山。
仍旧是山荒刀法的第一刀,也是他最早炼至登峰造极之境的一刀。
一刀出,竟有异香显现,好似拦腰斩断了一座大山。
火红色的刀芒直接劈向了楚牧的头顶。
正如刘元所预料的那般一样,此时的楚牧的确处在十分关键的时刻,别说还击,就是出手当下都不行,后者双眼盯紧了这一刀,双眉一挑,露出几分意外。
或许是没想到偷袭的人是刘元,也或许是没想到这一刀功力如此深厚。
显然不管是怎么想的,这一刀也都到了。
刺目耀眼的光芒从中心炸开,附近所有人都出现了短暂的失明。
之后才是惊雷一般的轰鸣声,处在中心的刘元更是感觉自己这一刀,不是劈山而是在开天,双眼流出了血红色的泪水,握刀的双手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一瞬间他就明白过,为何楚牧这么笃定的站着一动不动,原是这大阵本身不是纸糊的,其强度是刘元没想到的。
白光闪过后,可见七只令旗疯狂的旋转起来,速度快到成了七个圆球。
但即使是如此,刘元也没有放弃,他觉得自己已经触摸到了这阵法的极限。
借着那一股反弹的劲力,刘元整个倒飞的人又一刀劈了回来。
一刀江山如画,一刀巫山云雨……一刀天荒地老,一刀石破天荒……
山荒刀法在这一刻被刘元用到了至极之境,刀刀都劈在了阵法上。
“就算真是天,你也给我开!”刘元吼出声来,重重的一刀落下,穷荒绝迹!
如此狂猛犹如海浪般的攻势之下,刘元甚至感觉整个右半边身子都不是自己的了,麻木和酸痛,伴随着撕裂感,让他难受无比。
其效果也是明显的,七支令旗晃荡了起来,阵法中心的楚牧脸色十分惨淡,嘴角流出鲜血,但眼神依旧疯狂。
而就在他头顶上方,那灰蒙蒙的天空竟像是脱色了一般,汇成一道灰色的烟柱,朝楚牧的天灵汇聚而来。
“哈哈哈,多年谋划,功成一时,你阻不了我,阻不了我哈哈。”楚牧放肆的笑出了声来。
不甘心,刘元眼神也开始变得疯狂,疯狂的状态下,曾浏览过的道宗三千道藏,竟在脑海里一字字浮现。
这些东西原本就在他的脑海里,原先只是怕走火入魔,才将他们都刻意的遗忘了,此时再次出现,刘元不再有任何的不适,有的只是一种明悟,一种了然。
在之后有一个金色的小人在他脑海里挥舞着无形的刀,所演示的正是山荒刀法。
每一式都是那么清晰,也早就是刘元所融会贯通了的。
而在全部过了一遍之后,刘元双目燃起了火苗,一道火焰窜上了刀身,这火橙红,却无丝毫的温度,只是将‘了然’包裹在了中心。
“心火,燎原!”刘元又是一刀狠狠的抽了下去。
这火焰不曾有任何的温度,却爆烈到了极致。
咔咔——
随着鸡蛋壳破碎的声音响起,七支令旗停止了旋转,连接天空与楚牧的灰色烟柱,从中断裂了。
处在中心的楚牧,砰的一声飞了出去,狠狠的摔在了城墙上。
碎裂的墙砖山石,将楚牧的身子彻底掩埋。
而相同的,刘元也并不好受,当胸中那口气消失了后,浑身的痛感就成百十倍的放大。
从空中跌落到了圆台上,刘元单手杵刀勉强站立着。
他能听见体内砰砰砰的细微声,像是树枝丢进火堆,感觉是自己的每一个细胞都炸开了。
能有最后这一刀的发挥,超出了刘元的实力上限,与之而来的就是燃烧潜力的副作用。
或许,下半生得在轮椅上度过了吧,刘元苦笑了一下想到,但并不后悔。
他累了,太疲倦了,眼皮也变得沉重起来,似乎要昏过去了,身子缓缓向后倒。
却并没有倒在坚硬的圆台上,而是被一直宽厚的手掌轻轻的扶住了。
刘元诧异之下恢复了一点精神,扭头竟然看到了三叔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哎,看来伤到了脑子,连幻觉都出现了,刘元心里想着。
一眼看出了刘元的想法,三叔在其额头轻敲了一下:“傻子,你三叔我活的好好的。”
“我去,活的!”刘元惊呼出声。
“哈哈哈,祸害遗前年,你死了我都死不了。”三叔笑声还是那般爽朗。
叔侄儿两正聊着,城墙下的山石有了动静,一只手扒开了石头,楚牧摇摇晃晃的爬了出来。
刘元一惊就要站起,被三叔轻轻按住,摇了摇头叹息道:“活不了的,将死于天道反噬。”
……
五年后。京城繁华的中直大道上,一家客栈前鞭炮声响成一片,门前车水马龙,来客络绎不绝,头顶招牌——天下第一。
“招牌水煮鱼三份咯。”郑东西吆喝一声。
穿大红色锦袍的刘元打着哈欠走下了楼梯,和一帮王爷公卿们拱手笑笑,其中就有夏玲玲小姐和周向文。
当年那一战终究没让平顶王得逞,全靠夏玲玲支援即使,和几个烂驼山的弟子暗中出力。
不过战火还是持续了几年,直到稳定以后,竟仍旧保持了三分天下的格局,夏家皇家和柴听山柴大将军。
其中多少变化,刘元都没再关注,当年一战之后,他在医圣的手下活了下来,只想开客栈,这不,有了现在京城这座。
至于多年谋划,照紫薇山浮图录记载,挑起战火,扰乱天机,妄图用天下黎民苍生的性命成就他一人飞升的楚牧,已然成为了历史。
后厨一对双胞胎姐妹正热火朝天的忙碌着,裴蛟端了个小马扎坐在院里,看一个小男孩蹦蹦跳跳。
后院的门对着小街,有个道士靠前而坐,手边放着十卦九灵的白番。
“这天下第三高手,就这么就死了?”一个颇有几分姿色的少女,难以相信的看着老道士说道。
“那可不,我还吹牛不成。”三叔笑眯了眼。
“呸,老骗子。”女子将手从对方手里一把抽了出来,转身就走。
“姑娘,手相没看完呢还。”三叔冲其背影喊了一声,姑娘走的更快了。
见姑娘走远,三叔不再多喊,只是抬头看了看湛蓝的天空,低声嘀咕道:
“这天下第三高手,也终究只是‘天下’嘛。”
“自古天意高难测,高难测哟。”
三叔的眼神落在了十卦九灵的‘九’字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