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92c8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狼與兄弟》-第五千一百五十章 準備開會讀書-rkyvm

狼與兄弟
小說推薦狼與兄弟
“这里面是敌方所有兵团再老过的分布图,兵团的大体情况,以及安排部署,几乎也都在这里面了。”
“对方虽说看起来人数不少,并且来势汹汹,但是其实几乎大多都都是绣花枕头,邓雪松兵团,林凡兵团,以及思信兵团,这三个兵团可以暂时不用考虑。”
“皇府圣军不错,但是人数不多。”
“疯蛇兵团成立不久,虽说武器装备不错,但是真是战斗力有待考验。”
“最麻烦的是普缇兵团,单纯看普缇兵团的排兵布阵,把周边包括地形在内的所有影响因素,皆运用到极致!”
“普缇完了就是拉善兵团,若是能把这两个兵团提前打掉一个,胜券在握。”
“不能小看荣轩兵团。”
子画从边上跟着开口。
“根据我们各方面的了解,荣轩兵团的核心基建力量是辉煌阁当初那支部队的传承,那支队伍可不是好对付的,而且,孙万毅兵团是什么战斗力诸位都是清楚的,不是说你随便拉一只队伍出来,打一个偷袭,打一个攻其不备,就可以把孙万毅他们收拾的这么干净的,荣轩兵团那边是个大变数,不得不防,尤其是他的身后,还有正在养精蓄锐的巴蛇,维奈同,合达,这三个人虽然再和张钰伟的战斗当中,伤了元气,但是三个人手上还能凑个集团军出来的,荣轩兵团,再加上巴蛇联军,那就是等于两个集团军!我建议暂时放弃我们北方的防御,把王鑫的边防军调过去,震慑住荣轩兵团!”
“我通过自己的关系,托朋友,又弄了一批武器,应该没什么问题。”
麦克说话的声音不大。
“虽说现在的整体形势比起来之前要复杂不少,但是我们整体上还是占据优势,我会尽可能的继续提供情报,只要能打赢第二战场的战争,我们依旧是最后的胜利者……”
河城市第一人民医院,张钰伟躺在病房当中,情绪低落,这会儿,病房的大门被推开了,他看都没有看向门口,直接叫吼了起来。
“我不是说了吗,任何人都不要进来,也不要打扰我,我死不了呢!想安静一会儿,怎么就这么费劲!”
张钰伟叫吼着看向了门口,结果看到了黄陈涛,这一下,他赶忙从病床上爬了起来。
“黄陈涛阁下,我”
黄陈涛抬手打断了张钰伟。
“这是怎么了,这么大的火气,不吃不喝的。我们耗费了这么大的代价,把你救回来,难道是看着你绝食来的吗?”
“黄陈涛阁下,您不如不救我回来了,说实话,我也没脸回来,让我死在战场上,比什么都好,我整个边防军都打没了,我也没脸见您!我对不起您啊!真的!!”
张钰伟愧疚难当,说着说着,似乎不解气一般,抬手照着自己的脸上“啪,啪,啪”的接连几个嘴巴。
“你救我回来做什么啊!丢人啊!”
最后几个字,说的张钰伟掩面痛哭,疯狂的发泄着自己内心的压抑情绪。
“我对不起的我那些兄弟啊!都是我的错!!”
黄陈涛就从边上听着,等着张钰伟发泄的差不多了,黄陈涛叹了口气,拍了拍张钰伟的肩膀。
“这里没有外人,只有我们两个,我说句公道话,放眼望去,就你这一次遭遇的所有事情,随便换成一个人出来,都不可能比你做的更好,哪怕是阮正,哪怕是阮文腾,或者任超凡,王鑫,他们都做不到你这一步的,所以你不用自责。”
“你要知道,你这一次不是败在你的身上了,归结到底,所有的失败原因,再我。”
黄陈涛一字一句,目光坚定。
“若是真的要检讨,真的要负责人的人,也是我。”
黄陈涛这一说,张钰伟赶忙摇了摇头,就在他要辩解的时候,黄陈涛继续抬手。
“你先听我说完,首先,你第一次再锦山区域败退,那次的败退,不能怪你,怪我,为什么,是我错误的相信了赛亚松,是我觉得赛亚松不敢乱来,所以才让你的边防军着了道,让你遭遇到了巴蛇兵团,合达兵团,维奈同兵团的联合夹击,还有赛亚松仅有的空中力量的袭击,实在没有办法,才不得已败退的,事发突然,你的反应已经足够好。”
“至于你第二次再鬼门口败退,这事情也不怪你,你一直都是接受的我的命令,是我要求你要尽快歼灭巴蛇兵团,率领军队进入锦山区域,给普缇拉善的后方形成制约的,但是我没成想到极双内部也能发生这么大的变动,而且我的错误不止于此,孙万毅的整个兵团覆灭,我也难逃其咎,我知道辉煌阁对于我的行动,绝对不会终止,但是我是真是做梦也没有想到,辉煌阁居然有颠覆整个柬国Z权的力量。这是我最大的错误”
黄陈涛说到这的时候,一脸自责。
“但是其实我早就应该想到,老阁主在当初策划了针对我的两次袭击,一次未果,一次还未开始就被我们发现铲除之后,定然会有别的方式来复仇与我,为此,我也一直挺小心努力的,但是真没想到,他们藏得这么深,这一次与其说败在了王赢的手上,其实真正的败在赛亚松和老阁主的手上,赛亚松占了百分之三十,老阁主占了百分之七十。他是故意等着我们的军队进入的柬国,进入他的地盘,再用他隐忍了这么多年的底牌,对我们痛下杀手的。”
“如果不是老阁主,孙万毅兵团不会出事,孙万毅兵团不出事,极双就算是面对着汪锦城的威胁,也断然不敢顺从汪锦城,那御林军也就不会半路投降。那些民兵游击队虽然能制造一些麻烦,但是最后鹿死谁手还未知,而且如果不是因为孙万毅出事,诺威尼也未必肯和老阁主他们站在一起,汪锦城也未必敢动,所以事情归根到底。大家都拿王赢下棋。只不过我这一把下输了而已。”
“你在这中间,真的是无辜的,而且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在这种形式下,你一个兵团打三个兵团,还能打的巴蛇他们现在还喘不过气,还要如何呢?所以我非但不会处罚你,反而我还会褒奖你。正式批文,明天就会下达了。你调整调整心态吧。”
张钰伟听到这,整个人的眼圈再次红了,满脸的感动,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内心对于黄陈涛的敬仰与感激,更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黄陈涛拍了拍张钰伟的脖颈“你是我最信任的人,没有之一,你我兄弟这么多年,我了解你的能力,我越国,还有地方部队,预备役部队,民兵自卫队,和在一起上百万士兵,我给你充分的权利,让你从这些士兵当中随便挑选,再重新组建一支边防军,组建一支你的张钰伟兵团。你加以训练,我会给你机会,去找巴蛇报仇的!新组建这个兵团的所有开销,以及武器装备,我都会给你安排到位。我相信你,下一次,一定能把巴蛇踩在脚下!”
黄陈涛的帝王权术之心已然运用到了炉火纯青,张钰伟感恩戴德,站直身体,抬手敬礼,整个人情绪激动的已经说不出来话了,内心对于黄陈涛,除了感激,就是感激,黄陈涛拍了拍张钰伟的肩膀,继续道。
“现在的形势,比起来之前,要复杂的多的多,你尽快抓紧时间操持这一切,关键时刻,你和你新成立的这支军队,是需要顶上前线的,我绝对相信你的能力,将军……”
太国,哈洛伦的大皇府的餐厅内,哈洛伦,赛亚松,南天机,木法一行人,都已经聚集于此,这会儿,大门打开,王赢,巴蛇,两个人从外面进来了。哈洛伦“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扑上去先是与巴蛇拥抱,又与王赢拥抱,拉着王赢就坐了下来。
“上菜上菜,终于把我好哥哥带回来了,今天我们不醉不归!”
王赢自然清楚自己这一次能活着回来,这些人从中间的努力有多大,他环视一周,最后把目光看向了赛亚松,眼神当中透漏着歉意,赛亚松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看得出来,现在赛亚松是一点心情都没有了,不过也能理解。
哈洛伦筹备的这一场酒,也未能按照他的预想,喝的不醉不归,酒过中旬的时候,所有人的话题就不约而同的转移到了正面战场上,现在虽说把王赢救回来了,但是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该如何把黄陈涛从老过那里赶走,让赛亚松回家了。
大家各抒己见,你一句话,我一句话,谁也未能提出来什么太好的意见。
酒宴之后,哈洛伦,赛亚松,巴蛇,王赢一行四人来到了老哈蒙的房间。
老哈蒙,诺威尼,老阁主,三个人正坐在这里喝茶。
王赢一瞅这房间的气氛,就知道。
关键的要来了。
中南半岛的五个国家实权人物,到了四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