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1iq超棒的都市言情 護花高手在都市-第2168章 你們還是一起上吧分享-sff5o

護花高手在都市
小說推薦護花高手在都市
“很好。”
铁子扬冷眼看着顾含霜,目光中露出些许狠厉之色:“今日,本公子便要让你开开眼,知道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剑道!”
“剑道,各有修持,没有什么真假之说。”顾含霜神情淡然,缓声回答道。
铁子扬怒火瞬间飙升,抬剑直指:“到现在,你还敢说出如此侮辱剑道的话,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说完了么?”顾含霜俏脸上没有半点表情,清冷的眸子也没有半点波动。
“既然你执意找死,那本公子便成全你,别说我没给你机会!”铁子扬顿时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羞辱,抬剑便抖出了数百朵剑花,将顾含霜罩在其中。
这一手剑法,确实漂亮,剑花从无到有几乎在一刹之间,快得不可思议,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
萧听雨等三人见状也不由得心中一惊,而且铁子扬用的正是比较基础的无限剑法,看他用得如此得心应手,估计至少已经练到了三十八式以上了。
乔小乔对于顾含霜有足够的信心,倒不是她觉得顾含霜的剑术远超这些人,而是修为碾压了这些人。当修为远超别人数个境界的时候,刀剑真的就只是工具而已。
一个渡劫期的修仙者,哪怕只用树枝,也能秒杀一众分神期左右的剑道绝顶高手。这是实力决定的,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
事实上,擂台上的情形也应证了乔小乔的想法。
顾含霜的剑术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地东西,面对扑天盖地的剑花,她只是平平无奇地将剑往前一劈。
这一剑,简单直接,没有任何虚招花招,但是却蕴含了渡劫期修仙者不由自主而溢出来的威压。
于是无数的剑花瞬间被碾碎,崩成漫天光点,飞溅四处。
铁子扬也被这一剑给骇得冷汗淋漓,动都动不了,手抖得剑都拿不住了,“当啷”一声掉到了地上。
所有在场的人,本以为能看到一场势均力敌的比试,结果顾含霜竟然只用一剑就解决了铁子扬。
铁子扬只觉得浑身上下一片冰冷,他身为一名剑客,竟然连剑都拿不住,尤其是还众目睽睽之下,被一个女人给击败了。这种羞愤和耻辱,让他半秒钟也呆不下去了,纵身便离开了大堂,不知去向。
看台上的州牧铁清风面色不禁一沉,似乎想说什么,不过张了张嘴,什么话也没说。
“铁兄,我看令郎只是一时失误,并非实力不及那女子。”剑九鸣适时笑着打圆场道:“明日,还是照常让他参加比试吧。”
“不用,犬子技不如人,没什么好说的。”铁清风恢复了笑容,十分大度地说道:“这女子倒真是深藏不露,只怕剑魁之位,继两甲子前的红袍剑妃之后,又要被女子夺去喽。”
这话说出来却令剑九鸣神情数变,这话其实戳到了剑九鸣的痛处,他本身是极为传统的剑道中人,对于女剑修向来是持反对态度的,一百二十年前的试剑大会,彼时他身为庄主之子其实也参加了,结果正是败在那红袍剑妃手下,他一直深以为耻。眼下被铁清风忽然提及,他看向顾含霜与乔小乔的目光也有些变了。
顾含霜目送铁子扬离开之后,美眸扫视全场,淡淡地说了一句:“下一位,谁来?”
那些座上剑客不由得面面相觑,一时之间竟没有人应答。
“没人敢来吗?”顾含霜又问了一遍,接着说道:“为了不浪费时间,不如,你们就一起上吧。”
“区区女剑,竟然如此目中无人!”说话的是那位两米高的巨汉,说起话来都嗡声嗡气得,震处人耳膜生疼,一站起来更是给人一种莫明的压迫感。
蓦地,纪灵神提起数千斤的重剑,纵身跃到了擂台之上,整个大堂似乎都跟着震了三震。
纪灵神身材高大魁梧,跟娇小纤瘦的顾含霜站在一起,犹如猛虎与兔子,强弱对比简直不要太明显。
萧听雨不无同情地冲乔小乔说道:“你朋友怕是有难了,有道是一力降十会,纪灵神走的本就是重剑一道,加上天生神力,剑术再高也经不住他的两剑,还是让她认输吧。”
乔小乔淡然一笑,不以为然地说道:“其实我倒觉得你们应该一起上,这样真的比较节省时间,免得还要拖到明天才能决出结果来。”
萧听雨摇了摇头,这两个女人真的是一个比一个狂。
边上那位玉扇公子却是嗤笑一声,不由得讽刺道:“女人就是如此目光短浅,自以为是。”
乔小乔也懒得辩驳什么,昨日她已经跟顾含霜商量好了对策,打定主意要在今天速战速决,眼前这些人注定都是失败者。
“只要你能接下老子两剑,便算你赢。”纪灵神满脸不屑地看着顾含霜,嗡声嗡气地说道。
顾含霜本不是锋芒毕露的人,不过此时是在执行昨晚与乔小乔商量的计划,于是反唇相讥道:“可惜你挡不下我的一剑。”
“真是狂到没边了,那便让你知道什么叫重剑无锋却能力压山河。”纪灵神也不废话,抬起千钧重剑,只一抡便以泰山压顶之势,照着顾含霜的头狠狠的劈了下去。
重剑之道,在钝不在工,同样毫无花哨,一剑就是一剑,但是其带来的威压却真如海啸山崩,即便身在擂台外的剑客,都有好几个撑不住这股压力,直接口喷心血的。
不少人不忍见一个娇滴滴的美人被重剑压成肉泥的惨象,纷纷闭上了眼睛。
“当!”
一声兵器相交的巨响过后,便有一股澎湃又迅猛的灵气波动快速地向四周冲散。
只是,擂台之上,顾含霜并不像之前别人预料的那样被压成肉饼,而是毫发无伤。她的剑轻轻地抵在纪灵神那柄重剑的刃身之上,即便纪灵神用尽全身力气都无法再往下压半寸。
纪灵神急得面红耳赤,却又不能直接收手,那样的话他的面子就跟之前的铁子扬一样,完全挂不住了。
“重剑确实能以力降人,但是如果降不住,那就会被反噬。”顾含霜美眸淡淡地看了这纪灵神一眼,随口说道:“你太依赖你自己所谓的天生神力,在剑术上并没有花时间刻苦修练,所以才会如此轻易就被我拿捏住了。”
顾含霜说得是肺腑之言,认真地点出了纪灵神剑道上的缺点,只可惜纪灵神根本听不进去。
“欺人太甚!”纪灵神借着怒意,撤回了剑招,随即又是刚猛无比的一劈,这回无论力道还是杀气都比刚才强了十倍不止,想来是用出压箱底的绝招了。
可惜,还是没用。
“既然不听劝,那就对不住了。”顾含霜也不会惯着这种人,蓦地剑底亮起一道寒芒,如霜之气瞬间把那柄重剑给冰住了,接着“咔啦啦”一声,那柄重剑碎成了一地的冰渣子。
“这、这……这不可能!”纪灵神完全无法接受眼前的现实,不由得抱头跪倒在地上。
顾含霜一脚把纪灵神踹下了擂台,傲然地扫视众剑客:“说了,你们一起上,我不想浪费时间。”
刚才,顾含霜说这话,所有人都只当得在强行装逼,现在众剑客再听到这话,却是心中一凛,纷纷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
“莫说大话,我来领教你的高……啊!”有名剑客受不了顾含霜的鄙夷和嘲讽,提剑便跃上了擂台,结果还没出剑就被顾含霜用剑鞘给打了下去。
“岂有此理,剑会怎能让一个女人出尽风头,我来!”又有一个人不信邪,纵身上台,可惜一个回合都撑不住,同样摔下了擂台。
“东山三剑,特来会一会你!”不多时,三名剑客一起上了擂台,不到三秒钟就直接昏死在了擂台上。
“……”
顾含霜面对多少人挑战,始终都是淡然处之,然后随便一剑就击败对手了。
整个过程轻描淡写,就像是大人陪小孩子玩耍一样。
很快,场边就剩下不到十个人了,而且表情都十分的僵硬,他们完全没料到今天会是这种场面,一时有些措手不及,不知如何应对。
剑九鸣面无表情地看着擂台上的顾含霜,心情却是极为复杂。一方面,他实在不想出现这种女子力压群雄的局面,另一方面又对顾含霜表现出来的剑术感到无比的欣赏,毕竟他还是一位铸剑师,十分期望自己铸出来的神剑能有一位与之相匹配的主人。
“剑庄主,这女人的所作所为,貌似与剑会的规矩不合吧。”有人忍不住冲剑九鸣抱怨道:“她这样做,简直是败坏试剑之会的名声。”
剑九鸣淡淡地说道:“你若觉得不对,可以下场赢过她,其余废话就不用再说了。”
这话说出来,顿时又熄了不少人的异样心思,看来只能打败擂台上这女人再说。
“这女人剑法诡异,又对剑道不敬,大家也别抱着什么江湖规矩了。”云齐烈此时站出来冲剩下的十个人说道:“如果真让她拿到了剑魁,那我们这些男儿的面子可就丢尽了!”
听到这话,那十个人还是有些犹豫,毕竟对方是个女人,打不过就已经很丢脸了,如果再联手群殴,那就太不讲江湖道义了。
“虽说有些不符江湖道义,但是眼前也别无他法。”萧听雨这时候倒是附和了云齐烈,紧皱着眉头说道:“不击败她的话,我们就真的成了青剑州数十万剑修的笑柄了!”
有了萧听雨的这话,剩下的人终于放下了表面的矜持,纷纷响应起来。
只是他们没有想过另一种可能,如果十个人联手还没打赢,就不是丢脸那么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