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我的重返人生 txt-第831章 老天爺賞飯吃,真好啊!(第2更求訂)讀書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我的重返人生
天空阴阴的,太阳只得偶尔露出一缕刺眼的光芒。
气象条件较前两天差得有点远。
站在丰达大厦12楼落地窗前品茶的方年同学咂了下嘴,对新茶不是很满意。
嘴上嘀咕了句:“还是得换回大红袍。”
上午课程结束得早,方年稍作思量便来了前沿办公室。
前沿公司去得太多了,再说现在打卡的也不算作是正常实习。
小米M²国内首卖的动静,方年也有关注。
十万台,历经二十五分钟售罄,算是初步站稳了脚跟——起码国内市场是这样。
海外市场暂时还不清楚状况,一般是按周统计。
像是iPhone5也同样是在昨今天陆续在欧美各国上市销售,但销量数据也没有马上出来。
说起来,小米M²在国内的表现,有点出乎方年的意料。
或许Home键指纹解锁,以及没有短板的硬件与软件调校,让国内消费者愿意尝鲜。
又或许是小米在红米系列上积累了一定的口碑。
又或许是终于有了国产高端手机的选项,兜里不差钱的人乐意试一试。
总之,现在的情况很不错。
起码可以说会少赔一点。
按照苹果的销售安排,要到十二月份才会登陆中国市场,还真说不定会有小米M²的机会。
只要……
小米M²在海外的销量数据不被iPhone5拉太远。
反正是比直接部署低中高三大系列的中興状况要好得多。
中興的高端机型十分滞销。
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方年心中咕哝:“国内卖得好坏都没多大意思呐,还是要立足于海外。”
“接下来真得看看菊厂的表现了,余大东已经说服菊厂下定了决心。”
就在昨天,余大东通过社交媒体对外放了个新‘炮’。
放弃白牌机,向自有品牌转型;
从低端向中高端智能终端提升;
放弃销量大却低端不挣钱的功能机;
使用海思处理器和基带芯片;
启动电商之路。
这些种种,都代表着菊厂的手机业务将全面转型,也是差点被方年对着身份证念的余大东做出的最大努力。
菊厂的手机业务毫无疑问将跌至冰点。
能否起死回生,主要看余大东的决心,以及海思能在与白泽的交流合作中收获多少。
虽然明面上前沿已经砍掉了很多的业务,但砍掉的都是那些基本完成了使命的业务。
核心业务不仅没砍,还在继续投入海量资金。
“……”
…………
就在方年喝着不太满意的新茶,看着外面怏怏的阴天发呆时,有个清弱的声音从一旁响起。
“方总,我做了个比较大的财务草案,你能抽空看看吗?”
闻言,方年回头看向刘惜,应了声:“我看看。”
“……”
过去的两年多三年时间里,大多数时候下的刘惜依然毫无变化。
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 起點-第831章 老天爺賞飯吃,真好啊!(第2更求訂)熱推
还是那个不喜欢表达,不喜欢引人注目的小女孩。
在复旦的学习表现也是中规中矩,没有令人侧目的耀眼成绩。
早先加入过前沿社团,后来也退了出来,更没有令人关注的点。
所以,没有人留意过刘惜大学三年每个学期期末结课考试的分数是那么的均衡;
如果将总科目平均分按照多寡写在一张纸上,用线条连起来,会发现起伏十分稳定,像是被死死限制在一个区域内。
而在前沿的表现则呈直线飙升。
方年翻开这份名称就很大的草案,目光轻动,嘴上道:“刘惜啊,其实有个问题我好奇很久了。”
刘惜一愣:“啊?”
“你是不是有点强迫症?”方年翻阅着文件。
刘惜又一愣:“啊~?”
方年随口道:“仔细想想,无论是学业成绩还是工作表现,你都好像在维持一个比较稳定的间隔时间进行突破。”
“是,是的。”刘惜坦然承认。
方年脸上露出略有些艳羡的笑意:“老天爷赏饭吃,真好啊。”
刘惜瞄了眼方年,没吱声。
“……”
因为不爱与外界交流,刘惜的世界并不复杂。
但并不意味着她的世界不精彩,她会精心的编织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
比如轻描淡写的控分。
比如在一个恒定周期里突破自己的某项能力。
显然,这于刘惜而言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像是在白纸上画线条,前后左右总是那么标准的相等。
翻完最后一页,方年合上了这份名字很大但内容并没有整得云里雾里的草案,斟酌着问:“你一个人能搞定吗?”
“能的。”刘惜认真道,“根据市面上现有类型,我编写了主程序,女娲、盘古这两个实验室配合调整之后就能完善起来。”
方年欣然笑道:“那就去做。”
刘惜的提议其实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就是:
申请建立集团财务共享服务中心(FSSC)
在刘惜的规划中,将根据集团特性,先行建立三个区域财务共享服务中心。
分别位于申城、庐州、长春。
借用集团现有数据中心的资源,单独划分行政信息管理区域,在建立财务共享服务中心的同时,将现有的行政信息服务整合为一体。
这套系统由数个大模块组成:
财务运营、会计核算、资金管理、税务管理、行政信息。
每个大模块下面又有数个分支模块,无论是员工层还是管理层都能一目了然。
涉及到很多相关分支程序,比如ERP、邮箱、企业内部即时通讯等,还需要借用大数据技术来对部分模块进行分析与告警。
总之,最终要做到的效果是企业内部所有人都只用通过一个内部账号来处理所有办公流程事务。
对每个员工都是有益的。
比如简化了报销流程、简化了考勤请假系统等等。
方年想了想,又问了句:“大概需要多久?”
“年内会有雏形,预计两年时间能完全成型。”刘惜回答,“建立需要投入2.5~3亿资金。”
方年大手一挥:“这些都没问题,你只管去做。”
刘惜轻轻点头。
末了,方年心中一动,岔开话题:“对了,你能保研吗?”
“啊?没有啊,我不打算上研究生。”刘惜眨了下眼睛。
迎着方年的目光,刘惜硬着头皮说了句大话:“我,我觉得现在学够了。”
“你们还有几周课程?”方年又问。
刘惜很快回答:“节后一周,不过我们要求实习18周。”
方年想了想,说:“那等节后你也去前沿大学实习部打卡18周吧,减少你毕业的流程麻烦。”
“哦。”刘惜又点点头。
最后,方年道:“既然你都做好规划了,那就好好工作吧,鉴于你的情况特殊,今年年底会将薪资调整成正式岗位薪资。”
“啊……”刘惜愣了下,慌忙摆手,“我不是……因为这个。”
方年做了根手势,轻轻一笑:“我知道,就算你继续读研,也一样会调整薪资,这是两码事。”
“我只是……觉得老天爷太不公平了,像你这样的,居然不用读研就学够了。”
其实仔细想想,对刘惜来说,在前沿的工作就是她最好的学习模板。
前沿的膨胀系数在全球都是独一份,这对刘惜一个实际干着CFO工作的人来说,是有很大压力的。
而前沿的财务体系从来没有发生过问题,或者说,所有问题都在产生影响之前被遏制了。
这足以说明刘惜在财务管理工作上的能力。
或许……
不光是复旦最知名的财务系教授都没法教刘惜更多知识,连隔壁上财也一样。
“……”
说起读研这个。
温叶跟谷雨最近也是有些许忙碌的。
这个学年开始,她们双双进入了复旦管理学院,上MBA。
多多少少也能产生一点思维碰撞。
其实还是那句话,前沿发展太快,能在这个过程中扛住压力的最高层,都算得上脱胎换骨。
只有方年同学,一如既往的平静淡然。
对哲学的理解以及与各类大佬的交集,让方年的思维模式、格局完全被打开了。
两世为人的经历更是最好的助推。
方年也不是有多厉害,他只是能看到错误,在不该坚持的事情上绝对不坚持,在发现错误时,有能力修正错误。
像是小米M²,如果完全交给方年,他会更激进一些。
合理的亏损也是一家公司成长的必经之路。
…………
九月下旬。
iPhone5的首周销量出炉,满打满算都不到4天的销售期,销量500万台。
小米M²海外首周销量也同步出炉,销售期同样只有不到4天,销售区域少了几个,销量看起来还比较惨淡,只有89万台。
尤其是对比iPhone5的500万台。
但……
国外媒体的风向却完全是一片恭喜小米的声音。
小米的高端战略第二战,也拿下了非常漂亮的销售数据。
也不是没有跟苹果对刚的可能性。
因为,受限于相关法规,M²暂未成功登陆小米经营了近一年的美洲市场。
但有了国内外两地的销量数据,以雷軍的能力,当然是敢大刀阔斧干一场了。
倒是说国内媒体的相关报道里面还是有些杂音。
特地指出89万对500万,多少有点渲染满盘皆输的意思。
忽略了M²在海外市场也算是站稳脚跟的事实。
雷軍也跟方年通了个电话,他的要求不高,在M²停产之前争取全球销量破千万台。
方年当时笑着讲说千万太低,M²怎么也得达到iPhone5的一半。
但方年心里却十分清楚,虽然iPhone5现在销量数据比iPhone4S没太大提升,但iPhone5的总销量远超了4S,高达7000万台。
而且他记得,两款手机是同时在官网停售的。
也就是说,5比4S短一年的销售时间。
所以,方年说那句话,只是对小米的一个美好憧憬。
论单款销量,进入智能机时代后,全球手机厂商有一个算一个,没有能跟苹果手机打的。
对,包括最畅销的红米。
至于小米的数字系列,巅峰就在这两年了。
方年也不知道在女娲、白泽的助推下,在他的极力推动下,雷軍提前开展海外战略,小米有没有能力往上蹦一蹦。
苹果毕竟是全球畅销,小米目前还是只在国内一般畅销。
“……”
几乎与此同时,前沿系开始了大刀阔斧的调整。
最早是苏姿丰在庐州前沿动刀,几乎是一夜之间就一口气辞退了数位高管和数十名员工。
在大家还没反应过来的同时,前沿科学随后动刀,更有把握的石新荣是一刀斩掉了所有不稳定因素,甚至有一个小部门直接被裁撤。
随后是在去年大肆扩张的前沿生态在白粥的主持下,开始动刀。
再然后是关秋荷亲自坐镇前沿学术,把几个人送进去唱铁窗泪。
前沿学术一直就有些许的贪腐问题,毕竟资金太多了,又太有操作空间,里应这么一外合,几百万都能无声无息的消失。
今年6月份开始尤胜,不少人看到前沿外部环境的变化,趁机开始搂钱。
最后是前沿公司,温叶和谷雨两人主持下,一波肃清不稳。
再然后是公司架构大变更。
董事会、监事会相继成立改组。
前沿内部高管层第一次看到了董事会成员名单。
方年:董事长
关秋荷:副董事长、轮值董事长
陆薇语:副董事长、轮值董事长
刘惜:常务董事、CFO
温叶:董事、轮值CEO
谷雨:董事、轮值CEO
吴伏城:董事
白粥:董事、企业发展兼前沿生态总经理
不少高管有点懵,CFO刘惜哪里冒出来的,好像没听过的样子。
他们倒是知道有个从未实际露面的CFO,但只有个英文名Lau,现在再一想,哦豁,Lau不就是刘。
倒是监事会的名单很长,有十几个人,分管审计、法务、流程、道德遵从、合规等等等,还有来自子公司的CEO,比如石新荣。
此外,架构的调整还体现在组织框架上。
前沿公司是集团总公司,董事会、监事会是相互制约的两个机构——嗯,表面如此。
监事会也就是监督权,实际的决策权还在董事会。
这一次框架的调整,倒是很清晰明了。
内部动静蛮大的,但一点没影响外部。
大家毕竟都是过着平淡日子。
…………
时间一晃,就到了十一国庆节。
由于方总订购的大游艇终于在数日前抵达申城港口,于是,方总盛情邀请自己的朋友们一同出海游玩。
为了感受海风,登上游轮一路从港口出的海。
没有简略的先让游轮去定点海域抛锚,坐直升飞机过去。
毕竟好歹是一艘带直升机停机位的游艇,严格来说连客厅都有好几个的那种,乘坐体验还是相当舒适的。
整艘游艇是按照方年的想法,订制成海上移动别墅的形式。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夸张点来说,可以满足衣食住行的所有需求。
甚至足不出户就能在海上生活下去。
生鲜等等可以通过直升飞机空运,一切都能解决。
为此,这艘超大游艇的休息房间并不多,最舒适的情况下,只能容纳9人过夜,最多也就33~50人。
游艇缓缓驶入海域,穿着沙滩裤趿拉拖鞋的方年同学举起酒杯:“节日快乐。”
“节日快乐。”
人不老少。
李安南、林语淙、远在京城的邹萱、白粥夫妇,以及方正国他们都来了。
前沿办公室的人自是不用说。
张瑞夫妇也来了,不过没带他们那还没百天的儿子。
之所以人来得这么齐整。
大部分是跟几日后方年同学21岁生日有关,带着点提前庆祝的意思。
“……”
第一次坐自己的游艇出海,感觉还是蛮舒服的。
晒晒太阳,钓钓鱼,在海上打打牌。
虽然事情还是那个事情,但环境不同,感受自然也完全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