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魔臨 起點-第六百四十三章 王爺駕臨!讀書

魔臨
小說推薦魔臨魔临
陈大侠一直很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自己不是个聪明的人;
姚师就常常对他说,他很笨,做事得多转转脑子,否则就容易被人当剑使;
那位平西王倒是一直说自己很聪明,
然后一边说自己聪明一边拿自己当剑使。
但在此时,在这张饭桌上,陈大侠却有些疑惑,疑惑于自己忽然觉得,这仨人,有些不聪明。
那位姓郑的王爷,人现在可不是宅在府里陪自己的老婆孩子,人现在正领兵打仗呢。
在领兵打仗时,没什么不可能发生的。
一时间,
陈大侠竟然有一种冲动,那就是希望可以通知当地的驻军,燕人可能要打过来了。
就是这么匪夷所思的一种预感,一种直觉;
且这种感觉,在这仨人的笑声中,愈发变得强烈起来。
身为乾人,
自当在这种事情为乾国着想,这是根本的立场问题。
陈大侠可以保护郑凡,甚至可以帮郑凡打野人打楚人,毕竟,虽然他总是拿自己当剑使,但这个人,是真的够朋友的。
陈大侠也认郑凡这个朋友;
但现如今,毕竟这里是乾国,毕竟可能会牵扯到直接的战事,大是大非,陈大侠其实比在场的仨人,都分得清楚。
这是很可笑的一个事实,
因为无论是吴家还是这位喜彩土司家,他们并未真的将自己认为“乾人”;
而哪怕是这位苏明哲小苏先生,也更多的是和这些需要“外交”管辖的地头蛇进行安抚;
朝中不是没人知道,优待,更多的优待,不会让他们懂得“感恩”,只会使得他们愈加坚定地想要保持自己的独立性,也就是所谓的“离心离德”;
但鸿胪寺一系的官员,以及背后有这些家族牵绊的官员,却一直在默认且推行着这种政策,因为,他们的利益实际上已经绑定了,甚至,每年朝廷下拨给地方的“赏赐”,他们还能从中得到返点。
这一点,苏明哲是知道的,但他不说,甚至,还默认着。
在场四个人里,
反而是陈大侠这个江湖人士,最为心系乾国。
陈大侠伸手拉了拉苏明哲的袖口,
道;
“你能见到兰阳城的节度使么?”
乾国的节度使官衔,也早就泛滥了,前朝时,一个节度使,往往是实际上的一国之主,大夏分崩的根本原因就在于地方节度使的不断坐大;
而到了乾国,节度使实际就相当于是知府上面的一个官阶。
兰阳城原本不是什么要地,北面有三边存在,可以抵御来自燕人的威胁,但奈何前些年靖南王镇北王打这里走了一遭去开晋后,乾人这才马上将这里进行了补全。
增设节度使,整顿防务,操练兵马。
但从地缘军事上考虑,燕人一是从晋地出兵攻打乾国,距离燕人本家遥远,后勤补给消耗太大;二则是,乾国北方三边的存在,是燕人无法跳过的一个坎儿,这一点,燕乾两国都心知肚明。
苏明哲问道:“见倒是能见到,陈兄要见他为何?”
一边的吴襄和苏蓉蓉也很好奇地看向陈大侠。
陈大侠开口道:
“因为我觉得你们再笑下去,那位平西王很可能就真的率军打到这里来了,所以得提前告知节度使大人做好抵御燕人的准备。”
众人闻言,
先是互相对视了几眼,
随即哄堂大笑:
“哈哈哈哈哈!”
“没想到陈兄也会开玩笑啊,哈哈哈哈!”
笑声,更大了。
陈大侠心里的不安,则在继续地加剧。
他对苏明哲道:
“真的可能要来了,真的可能要来了啊。”
“哈哈哈哈哈!!!!!”
陈大侠沉默了,
然后,
陈大侠也释然了。
他没有想到自己要以何种理由去劝说节度使大人相信自己的话,而是认为,自己已经提醒了,自己也就尽责了。
这是剑圣在一起喂鸡时,对陈大侠说的话:
世间事,求全往往而不可得,求心安即可。
姚师也曾对他说过,守矩,问心无愧即可,人呐,别活得太累。
所以,
他们就继续笑吧。
这时,外头传来敲门声,是苏明哲的一个随从,他进来后在苏明哲耳畔耳语了几句。
待其退下后,
苏明哲开口道:“刚收到孟帅的消息,我朝大军准备班师了,这仗,算是彻底落下帷幕了。
只可惜,又成全了他平西王的所谓威名;
那平西王爷,说不得又要作诗一首了。”
洒脱是洒脱,那也是在外人面前为了维系风评所表现出来的,否则,就只能让人嘲笑自己帮人顶了雷,这太丢份儿。
骨子里,
苏明哲还是对平西王爷有些不满的。
当然了,他说的也不算错,乾楚联军不打算打了,各自归国,在外人看来,这就是平西王爷逼退了乾楚联军收复了梁国。
但实则,乾楚联军只是想保存实力和保存战果罢了。
这一点,当事三方高层必然是心知肚明的,但百姓可不会这般想。
吴襄笑道;“让他半步又何妨,且等三年,踏碧波,一扫尘与浪。”
陈大侠提醒道:“燕国没有海。”
吴襄则道:“一个意思,一个意思,大海辽阔,起大风时,就是经验再丰富的船舵子也不敢出海的,但只要待得风平浪静,千帆依旧可以航行于海面之上。”
这是将燕国比作了大海起风浪时,
将乾国比作了避其锋芒以求最后结果的胜者。
陈大侠还是摇头道:“燕国没有海。”
吴襄皱了皱眉,道:“陈兄,这我知道,我不就是打个比方么。”
“海上不了岸,但燕人在陆上。”
“这……”
苏明哲开口打圆场道:“二位,刚还得知了另一条消息,我乾军一支兵马已经先行归来了,二位可愿与苏某一同去迎?”
“去,当然要去!”
“自然得去!”
吴襄和苏蓉蓉马上同意。
陈大侠有些犹豫,没说话。
“大侠,你不去么?”
“行吧,我去,若是平西王来了,有我在,兴许能保一下你们的命。”
“哈哈哈哈哈哈!!!!!!”
……
一支兵马凯旋,
其实,并不是正儿八经的乾军,至少,不是梁地的乾楚联军主力中的哪一部。
且兵马还少,只有七八百人,他们实际上是护卫粮道的一支队伍。
归属于乾楚联军,实则并未正儿八经地打过仗。
早些时候,乾军入梁地,粮草军需分两路运发,兰阳城这里就是其中之一,自然也就有专司护卫粮道的兵马。
但因为燕人拿下了赵国国都,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粮道的安全,再加上乾楚联军已经下了决断,不打了,保存实力回家;
所以,这一支粮道护军,就成了第一批返回的乾军。
真正的主力要回来,还要一段时候,毕竟得和燕军绕几个圈子,一边转移一边还要保持着提防。
但不管怎样,
对于早就在兰阳城等待着的一众官员以及各方势力的代表以及本地的普通的乾人而言,
这是他们所期盼的,
第一支得胜归来的王师。
因为平西王率军出南门关,使得这儿的各个阶层所准备好的政治秀,被耽搁了,故而好不容易流出了水,哪怕就那么一丢丢,大家也都迫不及待地冲上去赶紧舔两口入喉;
解渴自然是不解渴的,但至少能品咂出一个味儿来。
绝大部分人只能选择在兰阳城外等待,
但也有一部分有条件也有需求的,得主动向东进得更远一些。
苏明哲早就做好了一首诗,等待着“凯旋”这一刻,然后“有感而发”地作出来。
吴襄和苏蓉蓉,身为乾国地头蛇势力,对乾军的这次大捷,也是格外地关注,要是乾人真的练就出了一支强军,那他们家族之后的政策,自然得改一改了。
所以,他们是策马而奔,后头,有三家人,加起来将近百余名护卫紧紧跟随。
陈大侠也在其中,
他曾听那位姓郑的王爷教训手下:你这服拉格立得,可太重了。
重是什么重,
口味么?
是的,
陈大侠自己已经闻到了一种呛鼻的味道。
人很可能就真的会在某时某刻,就有这样子的一种感觉,冥冥之中,就预感到什么事儿就要发生了一样。
这种感觉,很可能一辈子也就这么一两次。
不过,
转念一想,
又能见到郑凡了,
而且自己的师父按照常理,应该也在郑凡的身边;
自己正好新悟了两记剑招,正好可以请师父斧正一下。
一念至此,
陈大侠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了笑容。
“看,那是节度使大人的队伍!”
出了兰阳城往东一段距离后,众人发现前方的节度使大人的队伍,显然,这位节度使的政治嗅觉相当灵敏。
另外,因为众人全是骑马,比马车要快,继续前进后,还发现了兰阳城知府的队伍,兰阳城守备将军的队伍,兰阳城安抚使的队伍,各种队伍,可以称得上是“八仙过海”了。
乾人盼着这场对燕国的大捷,盼了一百多年!
朝堂,官场,必然会有惊才艳艳之辈一飞冲天,功成名就,但对于绝大部分人而言,还是需要熬资历。
眼前的这一场大捷,只要你能蹭上,你能沾上,你就能比其他人,多了一份极为光鲜的履历,哪怕,早一点,就早那么一点点,也都是快人一大步。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因为莫说如今在上京的那些同僚了,就是往前数多少辈儿甚至早就作古了的前辈们,
他们有谁,
能蹭上对燕大捷的资历?
没有,
真的没有。
这是一场属于乾国的狂欢,百姓们开心,因为自家终于打了胜仗,官员们则是……发疯了。
故而,才有了眼前这“猪突狗窜”争先恐后的一幕。
终于,
前方的官道上,出现了一支乾军的队伍,他们正在缓缓地向这边行进着。
“来了,看见了,哈哈哈哈,第一支凯旋的王师!”
苏明哲放声大笑起来,
长袖挥舞了好几下,
意思是,
你们注意了,我要开始作诗了!
然后,
他还大声喊道:
“见此情景,吾心甚是激动,故而诗兴大发!”
吴襄和苏蓉蓉马上配合道:
“我等可都是等不及苏兄的佳作了!”
“是啊苏兄,值此情景,当以名篇来贺!”
花花轿子大家抬,惠而不费的事儿这些世家子怎可能不会做,再者,说不得诗名还能加上他们的名字,比如《与吾兄吾妹踏青寻游恰遇王师凯旋故有此诗》;
至少,咱也能添个名不是?
说不得,也能千古流芳了。
所以,
哪里有那么多的恰好,
哪里又有那么多的偶遇,
一首好诗好词,必然得经过精心雕琢,一个字一个字地去推敲;
绝大部分的巧合,都是充分准备后的矫情。
陈大侠没有去注意留神听小苏先生的大作,
他的目光,
眺望向了前方正在向这边行进的乾军队伍。
你,
在么?
你,
在吧。
这边,
苏明哲大声赋诗,另一边,一众大人们则迅速地准备好自己的仪仗,打理好自己的官袍,没来的,身子骨不行的,就错位了,来了的,到了现场,那还是得论资排辈一下。
大家都得打理好,大家都得准备好,已经到这儿了,就矜持一点。
也有画师,已经在开始工作了。
像极了后世出了什么成果后喜欢抢前排合影表彰自己功勋的老爷们。
大家,都准备好了。
苏明哲的诗,也吟诵好了,而且,还誊写好了。
趁着那支队伍还有一小段距离时,苏明哲拿着自己刚做的大作,前往那些大人们扎堆的地方。
他本是清貴之官,再加上其老师的影响力,这些大人们也都对他很客气,也都愿意给面子。
纷纷接过他刚创作的大作开始赞赏;
做到这一步的大乾文武官员,怎可能会差了这基本功?
一时间,喝彩声不断,氛围可谓极其热烈。
就在这时,
那支乾军开始加速向这里冲来。
节度使大人轻抚自己的长须,笑道:“还算是有点儿眼力见儿,呵呵。”
快点过来,可别让大家伙等太久了,今儿个的日头,可是有点毒呢。
人群之中,陈大侠默默地叹了口气。
他曾对郑凡说过,乾国正在厉兵秣马,马上,就会出现好几支强军。
但那位大燕的王爷对此却不以为意,
只是回了句:
换汤不换药。
是的,乾国的军队,在梁地打了胜仗,但乾国,其实并未因为这个而发生太大的变化。
陈大侠看着那支正在加速过来的队伍,以及,隐约察觉到的,更后方传来的某种震动的韵律;
这是一种类似动物对即将到来海啸的提前察觉。
他觉得有些悲哀,
悲哀于自己是一个江湖人士,竟然在此时会觉得悲哀。
他扭头,看了看四周,看到的,是大家的急不可耐,看到的,是大家的兴致盎然,看到的,是大家的某种兴奋和热切。
唉,
陈大侠张口,
喊了一声:
“燕国的平西王要来了!”
毕竟是个高手,他的声音很大。
但奈何四周嘈杂,且这话喊出来后,有心思缜密的人马上接话喊道:
“对,下一次将抓住燕国的平西王过来献俘!”
“此言大善!”
“会有这么一天的!”
“大乾威武!”
“……”陈大侠。
陈大侠已经有些麻了。
终于,
那支乾军来到了跟前,
打头一人,
应是主将。
但其并未下马给这些大人们行礼,大人们等得未免有些躁切;
毕竟,那一肚子忠君爱国的话,早就打好了腹稿,就在喉咙里窜着呢,弄得人直痒痒。
但很快,
大家就不痒了。
因为在前方,出现了一众骑士的身影,马蹄声,如同雷霆一般,滚滚呼啸,带着一种令人绝望的压抑。
黑甲,
黑龙旗!
众人前方的那名乾军将领,
摘下了头盔,
对着这边,
挥了挥手,
喊道:
“诸位大人们好啊;
亲爱的乾国,本王,可想死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