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 箭魔 明月夜色-第四千三百二十三章 亂射?熱推

箭魔
小說推薦箭魔箭魔
赵佩此时虽然表面上带着笑容,但事实上他内心才是真的在苦笑呢。
赵佩不是没有输过,他每年都会挑战一次夏侯夔,虽然没一次都输了,但是赵佩从来没有气馁过,至少在赵佩看来,夏侯夔虽然强大,但是自己也不是说完全没有机会干掉夏侯夔不是?
可是今天,在跟白里对决的时候,赵佩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做绝望。
是的,跟白里的对决让赵佩唯一感觉到的就是绝望,你连特么自己怎么输的都不知道,就问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箭魔-第四千三百二十三章 亂射?看書
赵佩这一次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输的,他想到自己刚才一个失败者却像是胜利者一样在那里沾沾自喜,甚至怀疑白里是不是故意输给自己的想法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在搞笑。
此时赵佩忽然有了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这一刻他才意识到眼前的白里也许真的比夏侯夔还要可怕。
因为在夏侯夔的身上,自己虽然输了,但是每一次都会给自己还有机会赢的错觉。
其实赵佩知道这不是错觉,因为夏侯夔在进步,其实自己也在进步,只不过夏侯夔进步的速度更快,所以每一次赵佩无论进步多快都差了夏侯夔一点点,这才有了这样的错觉。
可是跟白里的对战,赵佩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自取其辱,那种深深的绝望第一次让赵佩有了即便白里日后再来他也绝对不会去挑战的想法。
赵佩给了夏侯夔一个复杂的眼神,也不知道为什么,赵佩有一种感觉,今年夏侯夔可能真的不是白里的对手。
不过这种东西赵佩没有说出口,毕竟夏侯夔到底成长到了什么程度,赵佩也不知道。
白里可以做到洪钟鸣礼,而夏侯夔一样做到了洪钟鸣礼,如此之下两人之间的对决必然是巅峰对决的。
此时擂台下面的人并不知道赵佩的内心,不过他们也依旧吃惊于这一场比试。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箭魔 線上看-第四千三百二十三章 亂射?熱推
这看起来几乎是没有悬念的比试,但是最后的结果谁能够想到竟然是这样的。
本来所有人都认为赵佩赢了,可是万万没有想到,最后的胜利者竟然是白里。
而且还是用这种匪夷所思的方法赢的。
这就是技巧了……这是技巧到了顶峰,让射手自己都无法分辨自己箭矢的技巧……
赵佩离开了擂台,而这会儿夏侯夔也回到了自己的擂台上面。
白里看了看四周,这可能是整个八强排位赛最单调的一届了。
因为以前的八强排位赛,大家都为了拿到一个更好的排名可以说是不断的朝着别人发起挑战。
因为八强排位赛跟挑战赛是不一样的,挑战赛你失败了就失败了,不允许继续挑战,毕竟那么多人要挑战,如果每一个人都随便上去挑战的话,就算是累也能把人累死。
但是八强排位赛,只有这八个势力,所以正常情况下比如你是第八,你挑战第七失败之后,你如果觉得挑战第五或者第六更有把握的话,也是允许你去挑战的。
当然了,能够进入八强的,肯定都是要脸的如果没有把握的话,就算你让他去挑战,他也绝对不可能去的。
大家都是要脸的,输一次也就够了,如果连续输那就真的是丢人丢大了。
但即便如此,往年的八强排位战也是非常激烈的,很多比试都是势均力敌的。
但是看看现在,白里跟赵佩的比试,大家突然发现竟然看不懂了。
这只能说明两人之间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不然也不会出现这样匪夷所思的战斗。
这可能是驭射大会历史上第一次八强排位战变得冷清起来,其他的宗派纷纷都偃旗息鼓了,所有人都没有打算继续挑战了,所有人都在等待白里跟夏侯夔的最终对决。
“你们都不打算挑战了?”夏侯夔站在最大的擂台上面,看着下面一片安静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下面此时没有人开口说话,夏侯夔只能继续道:“倘若你们都不打算继续挑战的话,那么无论我跟白里谁胜谁负,你们都不可继续挑战!”
夏侯夔说这话也是不想给下面的人钻空子,当然了,他主要针对的是神魔两族。
其他的势力都是人族的势力,是断然做不出这样无耻的举动的,此时这话是告诉神魔两族,如果你们要挑战就现在挑战,如果你们之后想要渔翁得利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毕竟夏侯夔知道,自己跟白里的一战必定是全力以赴的,白里亦是如此,无论两人谁胜谁负,即便是胜利者也必然会消耗巨大,这个时候如果有人趁机挑战,那真的可能出现想象不到的额后果。
这会儿下面自然没有人多说什么,神魔两族的人虽然知道夏侯夔这话是故意针对他们,但是实力摆在那里呢,这会儿他们也不能站出来说挑战啊。
如果你不挑战的话,那么你说再多也是没有意义的对吧。
“白兄!你我一战可好!”夏侯夔站在擂台之上,此时他向白里发起了邀请。
“甚好……”白里纵身一跃直接从自己这边的擂台之上来到了夏侯夔的擂台上面,而当白里来到这边的同时,人群呼啦一下子朝着那边聚拢了上去。
同时夏侯夔这边擂台上的所与人也全部都撤了下去。
所有人此时目光都紧盯着擂台上的两个人。
终于,还是夏侯夔先开口了:“白兄,不知道白兄想要什么样的规矩?”
“算了吧……规矩什么的最没意思了,你我乱射吧!”
白里这话出口,夏侯夔也是一笑,的确如同白里所说的,两人之间不管制定什么样的规则其实都是在限制两个人。
夏侯夔不可能说在这个时候制定出有利于自己的规则因为这样等于说是惧怕白里。
同样的,白里也不会制定出有利于他自己的规则。
所以这个时候规则就显得没有那么重要了。
而这乱射此时反而成为了最好的规则。
所谓的乱射其实很简单,就是两人根本不需要遵循任何的规则,彼此之间互相出手,以一方先命中另外一方为胜利的分割线。
谁能够命中对手,谁就是胜利者,看似是乱射,其实也是一箭分胜负的做法。
如此一来在这样的乱射之中,两人也都能够将自己最好的手段全部发挥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