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抱抱小龍貓-第238章 仇人相見分外眼紅2鑒賞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他的面容依旧是儒雅温和的模样,只是嗓音却阴冷至极,像是深渊里爬出来的恶鬼。
是沉鸢!
他与娇娇双双背叛,在炎魔殿上自己亲自下的惩罚,陈冲说的掷地有声。
“属下会完整地剥掉他的人皮做盏桃花灯。”
“将他的魔骨磨成末做成幽谷香,心和肝赏给蝙蝠王补身子,手臂脚丫子没甚用处,就砍了扔岩浆。魔尊看看还需要加点什么?”
明明他被陈冲已经处置,死的透透的!
苏青之的惊讶之色看的沉鸢十分满意,他温和一笑说:“故人重逢,魔尊可欢喜?”
“我可是欢喜之至。”
“本公子灵识被困在虞渊一万米深渊的时候就盼着今日。”
“我溶血重造,受尽折磨的时候,无比的、热切的想着魔尊你。”
他眼眸里是强烈的恨意和不甘,哈哈狂笑着说:“念你万千!”
他二人对峙的场景被冰棱镜外的冷千杨尽收眼底,心提到了嗓子眼。
虽然听不到两人在说什么,但是怀玉明显是被人下药,而且这个男子恨他入骨。
莫非,莫非他才是毁了怀玉清白之人?
“再加快点速度!”
他厉声喝道,催动血迹涂抹在冰棱镜最薄弱的地方。
此时此刻,苏青之才真的慌了,她知道沉鸢不会放过自己。
眼下只能想法子自救。
“当日是你背叛我的。”
苏青之意图解释,就被沉鸢狠狠地捏住了下巴。
他的手指如铁钳,粗暴又野蛮地使劲捏着,痛的人眼泪飚飞。
此时惹怒沉鸢没有好下场,眼下先服软为妙。
苏青之红着眼眶,水汪汪的眼睛眨了眨软语说:“沉鸢,我补偿你!”
“晚了!”
“我当时那般低声下气求你,甚至不惜杀了最心爱的女人,你还是不肯给我一条生路!”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你从没想过会有今日吧?”
沉鸢咆哮着恨不得撕碎苏青之这张脸,又生生忍住了。
杀人诛心才最好玩。
他端起饭桌上的茶杯,轻轻的抿了抿命令道:“江久,加固法阵!”
“是,大人。”
江久盘膝而坐,掌心运起紫色云雾蔓上了冰凌镜。
好不容易涂抹完成的法阵瞬间归零,人群爆发出一阵惋惜声。
“广发三界,能破冰凌镜者,赏万金!”
冷千杨对着蓝色灵蝶发出指令,冷冷地说。
“大伯,那是我师弟,你莫要伤害他!”
“你要用我的身体做药炉,我行,我都行的,求你了大伯!”
江闪闪跳起来,挥舞着手里的金铃铛大喊道:“我是闪闪啊,大伯!”
江久对上冷千杨寒冰的眼神身子忍不住一抖,瞬间又镇定下来。
绵绵山的秘境自成一体,就算是仙君又能如何?
除非他能找到九幽河的那盏心灯。
离凡临死时怨念化成的心灯,种在体内,日日遭受噬心之苦。
大殿里,苏青之还在跟体内的药物进行艰难的博弈。
她靠在墙壁上强迫自己去想一切重要的人和事。
“护你一次。”
自己大战九尾神猴那日,虚弱地伸起手指看着笑得阳光般温暖的仙君说道。
“寒秋,快上来跟我滚一滚!”
“我有小姨了,是小姨哎!”
自己与寒秋在石屋软乎乎的点子上滚来滚去。
“小野鸭,快尝尝这奶是啥味儿!”
药王谷的矮坡上,自己将齁甜的奶塞到李野的嘴巴里。
我能撑住,一定可以!
苏青之咬破自己的嘴唇舔着血珠咬紧了牙关。
这咬牙苦撑的小模样看的沉鸢哈哈大笑。
“这是我亲自为你调的情/蛊,五毒教的好东西。”
“等明日,这段珍贵的影像就会放到三界各派掌门的案几上,包括冷千杨。”
“他定痛恨自己瞎了眼,被你欺瞒这么久,说不准会踏平魔界烧了你的炎魔殿!”
冷千杨一旦知道就全完了。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愛下-第238章 仇人相見分外眼紅2熱推
寒秋怎么还不来救我!
“沉鸢,看在我们以前的情分上,饶了我。”
苏青之试图唤醒他的良知,历数自己为他的付出,然而很快就失望至极。
“情分?”
沉鸢好像听到了什么极为讽刺的笑话,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前仰后合。
“你跟我讲情分?”
“实话告诉你,我在虞渊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无比期盼这一天的到来。”
“苏青之,明日一早你艳名远播后,谁会要你?”
“除了我,没人会要你。”
“既然我站在深渊,又怎么甘心你沐浴阳光呢?”
“咱俩才是最配的一对。”
沉鸢坐在贵妃椅翘着二郎腿,像一个冷傲的君王,看着自己的猎物。
他的眼神,没有任何温度和情绪。
“大人,这双眼睛真美,小脸白嫩细腻看起来好滑。”
“我都等不及要划上伤口,给它涂上蜂蜜了!”
江久拿着单反相机对苏青之拍摄着,语调带了一丝隐隐的亢奋。
苏青之的身体越来越燥热,意识开始模糊。
她紧紧地抱着柱子,香汗淋漓,红唇微张忍不住低吟了一声。
不行,绝对不能让他得逞!
苏青之双手死死地捂住嘴唇,恼怒自己定力不够,又对沉鸢恨到了极点。
沉鸢你个狗东西,总有一日我杀了你!
“多叫两声,真是好娇媚动人。”
沉鸢满脸嘲弄,半蹲在苏青之面前觉得无比得意和畅快。
他特地咬重了“娇媚动人”四个字,无疑是一种极大的讥讽,将苏青之的理智击的粉碎。
“你别过来!”
“你要干什么?”
苏青之看他步步逼近,伸起紫冰来抵挡。
“崩!”
沉鸢猝不及防被紫冰弹飞了三米远,脸色更加的阴沉和痛恨。
一个玩物也敢伤我?
他一把揪住苏青之的头发,强迫她与自己对视,轻笑了两声。
这样玩,才更有意思。
“给我把她捆起来!”
沉鸢狠狠地在她脸蛋上掐了一把,满意地看着如玉的肌肤变成青紫。
苏青之如嗜血的野兽,张口就咬就被他一脚踹开,重重地摔在柱子上。
她的胳膊被撞得生疼,理智恢复了少许,忽然有了主意。
只有极端的痛可以让自己清醒,痛总比摇尾乞怜的好。
“反正我也逃不掉,不去我们来玩游戏?”
“撕名牌,敢不敢?”
苏青之的提议没有任何回应,然后发现自己身子一轻被人扔在了大床上。
紫冰被江久踩在脚底扭动着身体,呜咽着。
“给你点刺激的。”
沉鸢阴险一笑,将她的手脚固定在床上,用手指挑了挑她腰间的锦带。
“沉鸢,我求你别..别这样。”
“沉鸢!”
苏青之的反抗挣扎越来越弱,隐隐听到自己的衣衫被一件件剥落。
“千杨,救我。”
她满脸是泪语气绝望地喊道:“千杨救我!”
“砰砰!”
整个大殿开始剧烈的摇晃,苏青之心里大喜,一定是仙君来救自己了!
遗憾的是,短暂的摇晃之后,大殿归于沉寂。
没有任何人来。
随着苏青之的一声惊呼,身体的最后一层衣衫也被撕碎了。
“咔嚓,咔嚓。”
单反相机不停地闪烁着,夹杂着江久的赞叹声。
“啊!”
苏青之的耳垂被生生撕咬了一块肉,痛的全身都在打摆子。
她浑身如火烧一般痛苦地翻滚着,就听到了一句绝望的话。
“都录好了?”
沉鸢坐在床榻边,提着咬下来的那小块肉在相机面前晃了晃。
“录好了。”
江久半蹲在床榻边,指着相机里的人嬉笑和品评着。
“这贱货真白嫩,跟豆腐似的。”
“红唇黑发,果然是香艳,哈哈!”
“我要杀了你们,你们!”
苏青之用尽全力攥紧拳头,泪水狂涌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