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致命偏寵 txt-第559章:五子齊聚分享

致命偏寵
小說推薦致命偏寵致命偏宠
一个吻,辗转而缠绵,从沙发开始,彼此的衣服凌乱地落在了地上。
宗悦被动享受着,偌大的别墅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相拥贴近。
情到深处,她才恍惚地想起来,她原本要和黎君商量工作的事。
这一夜,看来是没机会了。
……
次日清早,宗悦悠悠转醒,身体酸疼,是过度纵情的必然结果。
她翻个身,撞进了黎君的怀里。
男人半梦半醒,宿醉后有些头疼,眉心皱着深深的纹路。
宗悦仰头看着他,“头疼吗?”
黎君喉结滑动,低头看着怀里仰起脑袋的姑娘,光线不亮,朦胧间只有她的眼睛格外璀璨。
他搂着她往怀里压了一下,“几点了?”
宗悦看了眼手机,“还不到七点,要起床吗?”
“嗯,起吧。”清早的黎君难免有些情动,但还是克制住了念头。
翻身下床时,就听见宗悦在背后问他,“我现在有两个工作可以选择,是俏俏帮我找的,你要不要帮我参考一下?”
黎君从她手里接过衬衫,闻声动作一顿,“什么样的工作?”
宗悦简明扼要地把两份工作的不同之处和他说了一遍。
黎君套上衬衫,又恢复了平日里的衣冠楚楚,“科研所和很多机关单位没什么区别,基金公司应该类似于普通企业,既然岗位相同,那就看你自己更喜欢哪一个吧。”
宗悦站在他身后,良久都没说话。
她还以为他会让她选择科研所,因为离家近。
宗悦有点失落地低下头,从床上捞起手机,平静地说道:“那我就去基金公司吧。”
说罢,她望着黎君的背影,等来了这样一句话,“也好,早九晚六,你早上还能多睡会。”
其实黎君没有直接给宗悦建议,是让她自己发挥主见。
他想让她自在一些,想做什么就去做,只要她感兴趣,他都支持。
但宗悦却误以为他根本不在意,索性就按照自己的心意选了基金公司。
难过不至于,心里却仍旧不太舒服。
毕竟昨晚才亲密无间过,清早一起床,她就觉得黎君好像提起裤子不认人了。
所以,当后来的宗悦在基金公司混的风生水起时,黎君每次回想到这个清晨,都有种棉絮堵心的窒息感。
也是那个时候他才发现,觊觎宗悦的狗男人,竟然那么那么多!
……
时间一晃,来到周五。
黎俏给宋老六办理了临时身份证件,傍晚下班,她准备去一趟江景豪庭给他送去。
但云厉的电话突然而至。
“来皇家酒店,快点。”他只说了这么一句,不等黎俏出声就把电话挂了。
黎俏坐在车里,望着南洋公馆的方向,给商郁发了条消息,便调转车头赶去了皇家酒店。
云厉向来稳重,如果不是出了事的话,很少会这么突然的挂她电话。
寓意深刻小說 致命偏寵 線上看-第559章:五子齊聚閲讀
皇家酒店门外,黎俏停好车就走向了正门。
前方台阶上,她随意瞥了一眼,缓行的步伐就这么顿住了。
身高腿长的云厉,斜倚在罗马柱旁,嘴角还咬着一根烟,隔空和黎俏对视,朝着身旁的位置扯了下嘴角。
他身边,站着老四苏墨时。
本应该在爱达州照顾沈清野的苏老四,竟出现在了南洋。
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致命偏寵 ptt-第559章:五子齊聚看書
黎俏抿了下嘴角,眉眼清寂,拾级而上。
她走到苏墨时和云厉的面前,来不及开口,苏老四就上前一步,手掌落在她头顶拍了拍,“出了这么大的事,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什么大事?”黎俏抬眼看着他,表情淡然而从容。
苏墨时喉结滚了滚,和云厉对视,随即叹息道:“你果然没说错,这小崽子就是欠揍。”
欠揍的黎俏:“……”
云厉撇着嘴角,咬着烟头,嗓音有些模糊,“年纪小,不懂事。”
黎俏眼神凉凉地扫视着他们,“能说人话么?”
苏老四轻笑出声,用手指弹了下黎俏的脑门,“你这条命,当初是我亲自救回来的。所以,不管发生什么,你这条命我都会好好护着,明白么?”
这突如其来的叮咛是为了哪般?
黎俏面露不解,而云厉拿下嘴角的烟头,吹了吹眼前的烟雾,“进去吧,全来了。”
全来了?谁?
黎俏眯眸看着云厉,瞬间想到了一种可能。
三分钟后,他们走进皇家酒店的商务厅,里面的场景印证了黎俏的猜测。
五子齐聚。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致命偏寵 ptt-第559章:五子齊聚分享
车祸受伤的夏思妤头上拆下了绷带,额前贴着一小块纱布窝在沙发上玩手机。
胸口中枪的沈清野,脸色苍白地看着面前的墙壁,表情透着几分生无可恋的迷茫。
至于宋老六,正勾着沈清野的肩膀,朗声说说笑笑,兴起时,还在他的肩膀上猛地拍两下。
七子之中,他们俩是最要好的铁哥们。
许久未见,宋老六这个铁憨憨太高兴了,忽略了沈清野受伤的事,大半个肩膀都压在了他身上。
沈清野觉得自己今晚很可能会走不出皇家酒店,照这个频率下去,宋老六指定能把他拍吐血。
黎俏站在门口,望着里面的人,刹那间好似时光回溯,如同重回了边境那些年。
唯独,缺了两个人,一个不知所踪,一个立场已不同。
苏老四扯着黎俏的臂弯带她入座,云厉则跟在他们身后,自行找了个单人沙发,沉腰坐下的瞬间,就轻咳了两声。
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致命偏寵-第559章:五子齊聚分享
一时间,不到百平的商务厅里鸦雀无声。
每个人都看向云厉,等着他开口。
黎俏视线淡淡地掠过,尔后侧首低声问苏墨时,“谁叫你们来的?”
“老六。”苏墨时盯着她不露痕迹的眉梢眼角,趁此机会,表明了自己的心意,“我不管你和大哥之间未来会怎样,如果一定要二选一,记住,四哥只会选你。”
黎俏目光一颤,垂眸盖住眼里的波澜,“你都知道了?”
苏墨时抿了抿唇,捏着黎俏的手腕,微微用力,“原本不知道。但我们从爱达州过来之前,老三收到了一条短信。”
他顿了顿,表情很难形容,“内容很简单,说他和老五受伤,是萧叶辉的手笔。”
黎俏瞬间就皱起了眉头,怎么会有人突然给沈清野发这种消息?
苏墨时看出她的不解,又补充了一句,“我刚才问过了,夏老五也收到了同样的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