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說 我想留下來-三百八十 意外分享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
“儿子!”
“儿子!”
萧邦和欧阳两人的突然出现,让这个本就闹腾的家,一下子更热闹了。“你们俩怎么一起来了?约好的?”
“那必须啊!待会儿许飞也过来。”
“还好我昨晚去了趟超市,不然,都没得吃!下次再来啊,早点说,再像今天这样突然,你们呢谁也别想进来!”我有些生气。“其实他们仨玩的挺好的,以后周末你们有事的话,不用专程跑过来。他们现在心里根本不想念你们的。”
“是吗?小宝,你不想我了?”
“当然不是,老爸,我心里一直有你啊!”
“我也是我也是,我心里也有你,”秋彦和秋源一起钩住欧阳的脖子。
“好热闹啊!”许飞进来,“没拖鞋了吗?”
“不用换鞋子,等你们走了我再拖。”
“好呀,正好我脚臭!哈哈!”
“我的脚不臭,我的脚是香香的,昨晚我们刚洗过!”秋源抬起脚,想要凑近欧阳的鼻尖。
“你们去玩吧,饭好了我会叫你们的。”
三个孩子又跑去他们的卧室。
“温贝,谢谢你。这是俩孩子的生活费,目前只有这么多,你放心,等我那边发了工资,我第一时间转给你!”欧阳见我没接,以为是嫌他给的少。
“我是像缺那点钱的人吗?再说了,我养秋源和秋彦,是为了你这点生活费吗?赶紧收起来!寒碜谁呢!我可不稀罕你这点小钱,我等着你东山再起好好送我一份大礼呢!”
欧阳愧疚。
“欧阳,现在你正是用钱的时候,快收起来吧,我要缺钱了,不用你给,我会主动张嘴要的。快收起来,别让秋彦看到,他这孩子啊,心里细着呢!最近我可是没少下功夫,他现在总算把我当自己人了,有时候心里的一些想法啊什么的,也会主动跟我说了。”
“谢谢。”
“对了,你在希亚那边做的怎么样?都还顺利吗?”
“还好,还好。真没想到,混来混去,大半辈子过去了,我还是个打工的。”
“别这么说。你就算是个打工的,也是打工皇帝不是?”
“你俩在里面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呢?不会是在说我和许飞的坏话吧?”萧邦推开厨房门。
“就你,我说你,都担心脏了我的嘴,呸!滚蛋!”
“泼妇!老颜真是眼下啊,怎么会有你这么个泼妇当知己呢?”
“人家就喜欢我这样的!不像有些人,不坦荡!”
“她说你吗?”萧邦故意问欧阳。
“说你吧?”
“那不能够,肯定说你。”
俩人说着闹着,去客厅了。
四个大人一桌,仨孩子单独一桌。他们聊着他们该聊的。我们说着我们该说的。生活,无论怎样,都要往前走下去,好好过下去。
“那个,今天来呢,是有个事情告诉你。”萧邦看着我说,“许飞啊,他,”他又看了一眼许飞,“算了,还是你说吧!自己的事情自己说!”
“你可不要告诉我你失业了,我每天照顾仨孩子已经够累的了,我可不想你们隔三岔五的过来蹭吃蹭喝的。”我没好气的说。最近,说实话,是真的有些累。过了一开始的兴奋劲儿,当日子恢复平常,一天天的对着仨孩子,吆喝来吆喝去的,自己都觉得自己不是个正常的女人。我唯一能够独处的时间,就是每天孩子们都进了学校大门,我再次回到家。那段时间,就算是一个人做家务,我也觉得开心。
“不是不是,是好事。”
“你能有什么好事?咱们这个年纪,还能有什么好事,难道是中彩票了?”我看着许飞。
“说吧,哎呀,说呀,别不好意思!”
“那个,我,”许飞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口。
“他处了个对象,九零后!
“什么?九零后?”
“这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啊,九零年的现在也三十了呢!”
“可是他那对象是九三年的啊,是吧?”萧邦问许飞。
“是,嘿嘿,”许飞脸上挂着笑容。“同事介绍的,不好意思推脱,结果聊了聊,发现,我跟她很投缘。”
“投缘就结婚呗!”
“哪就像你说的那么简单啊,结婚?现在谁还结婚啊!一个人自由自在的,多好!”
“不结婚啊?不结婚那你招惹人家小姑娘干嘛啊?关键是还比你小了那么多。你这不是害人嘛?”我听萧邦说完,就开始质问许飞。
“我也不是没想过再结婚,我只是,我只是,现在有些恐婚。”
“恐婚?”我、萧邦和欧阳都惊愕。
“哥们儿,你当年可是个痴情的种儿啊!你恐婚,你恐个屁啊!你一个单身黄金汉,有钱有闲、有房有车的。你恐什么?”
“哎,跟你们说了,你们不也不懂。”
“你倒是说啊!你不说,我们岂不是更不懂?”
“我害怕再过以前那样的日子,”许飞猛地喝光了杯子里的啤酒。“鸡飞狗跳、一地鸡毛。”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我想留下來笔趣-三百八十 意外推薦
他们仨沉默,各自吃着菜,我也不再说话。我们,何尝不都是从那段不堪的日子里逃出来的呢?没人愿意再去过那样的日子,那日子,不是煎熬,是生不如死!
好看的都市小说 我想留下來-三百八十 意外閲讀
“咦,你们怎么都不叽叽喳喳的了?你们说话呀!”小宝对着我们扮鬼脸。“哥哥,你看他们像不像不会说话的哑巴?”
“像,哈哈!”
“他们不说,才好呢。这样咱们的耳朵就不用听到咋咋呼呼的声音了,我的耳朵都要被他们震聋了!”秋源做着夸张的表情。
“我的耳朵都被他们的声音震的生了好多耳屎呢!”
“在哪儿呢?我看看!”秋源凑近小宝的耳朵。“呀!真的有一坨屎!”
“哎呀呀,你们两个,太臭了!好好吃饭!跟我学,快吃。”
“婚姻是要好好经营的,假如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好好生活、好好爱她。”欧阳自顾自的喝着闷酒。“小贝,我知道你跟薛瑜有联系,她最近好吗?”
“她,我,”我犹豫,“她很好,再过一段时间,可能就回来了吧。”
“她在哪儿?你告诉我好不好,拜托你,我去找她,我去给她道歉、认错。”
“哎呀,你们今天来,到底使干嘛的啊?别整这一出啊!我不吃这一套。快吃菜,吃完,都赶紧滚蛋!”
“妈妈,不许说脏话!”小宝呵斥我。
“哦,对对对,打嘴!”我用自己的手,狠狠的打了自己的嘴巴。“咱们家,是不能说不文明话,也不可以有不礼貌的行为的。小宝监督得好!表扬!”我给小宝竖起大拇指。
他看到,得意极了。
我们,各自闷头吃饭,不再聊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