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我在洪荒苟到成聖》-第三百九十八章 進入畫壁鑒賞

我在洪荒苟到成聖
小說推薦我在洪荒苟到成聖我在洪荒苟到成圣
“希望大师能帮助木槿走出仇恨。”
故事讲完后,不动和尚求道。
“木槿之心结若以佛法度化,不过是下下策罢了,若要让她了去心结,就必须让她彻底放下往事。”
法海说道。
法海哪里会佛门的度化之法,要会也只会物理度化,不过只要朱孝廉到来,木槿的心结自然会解开的。
“请大师指点迷津。”
不动和尚继续道。
“三日后,会来一书生、一书童、一强盗,他三人可让木槿放下过去。”
法海神棍道。
法海不会推演天机,但是法海的实力够强,神念一扫发现也就三天时间,朱孝廉就可以到达这里。
“多谢大师。”
不动和尚欣喜道。
自他为僧后,偶然间发现当初他和木槿独处的地方,乃是这寺庙中的画壁,他就用出了各种办法想要化解木槿的心结,但却毫无作用。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洪荒苟到成聖 起點-第三百九十八章 進入畫壁展示
现在有了法海的话,他的心才放了下来。
至于说法海所言为虚,他一点也不担心,以法海这般强者根本不可能欺骗他的。
……
“救命啊!大师救命啊!”
第三日自凌晨,不动和尚就坐在大殿中,一直到中午一个被绑着的人,跌跌撞撞的跑进来道。
不动和尚大喜,可还没等他询问来人,紧接着就一个书生装扮,但手里却拿着一把大刀的人,也跑了进来。
“别跑!别跑!快给我站住!”
“阿弥陀佛,施主不知何事求救啊?”
不动和尚问道。
“大师救命,救命啊!”
被绑着的孟龙潭大声喊道。
说起来他也是蠢,打劫朱孝廉反被他制服,若非他体力比朱孝廉好,根本跑不到这里就被朱孝廉杀了。
“大师,他是强盗。”
书童这时紧赶慢赶的跑了进来说道。
“大师,您看被绑的是我,刀在他们手里,我怎么可能是强盗呢?”
孟龙潭这时候倒机灵了,倒打一耙道。
“这位施主言之有理,刀在你们手里,而且被绑着的是他啊!”
不动和尚说道。
他一眼就能看出来孟龙潭在说谎,但没有戳破,反而顺着他的话。
“大师,他真是强盗,这刀也是他的。”
朱孝廉一边给自己辩解一边把刀递过去。
不动和尚接过刀,轻轻一挥解开了孟龙潭,然后,孟龙潭就伺机打算从不动和尚手里把刀抢回去。
但是他不过一普通强盗,又岂能从不动手里夺刀呢?
只见不动和尚左闪右闪,戏耍着孟龙潭。
“老和尚快把刀还给我,不然我……”
孟龙潭强装凶狠道。
说起来孟龙潭这也是第一次抢劫,所以他才这么好忽悠,否则哪个打劫的会如此狼狈。
“阿弥陀佛,各位施主佛门净地不宜动刀动枪的,这柄刀贫僧就先收起来,还有贫僧法号不动,还请诸位施主就不要动了。”
说着不动还亮了亮手里的大刀,仿佛给他们三人展示一般。
不由得让孟龙潭恐惧,是不是自己刚出狼窝又入虎穴啊!
而朱孝廉也是被不动和尚的举动吓得不敢动了,愣愣的看着他。
“阿弥陀佛,临近中午想必各位施主都饿了,贫僧这就去准备点吃的,还请诸位稍待。”
说完不动和尚来到后院。
“大师,他们三人真的可解木槿心结吗?”
不动和尚问道。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洪荒苟到成聖》-第三百九十八章 進入畫壁相伴
刚才他仔细观察过,这三人全都是普通人而已,根本想不到,他们三个凭什么可以解开木槿的心结。
“因、果,因何生魔,因何灭魔。”
法海回答道。
由爱生恨产生心魔,自然是由爱来化解。
火熱都市异能 《我在洪荒苟到成聖》-第三百九十八章 進入畫壁熱推
给不动和尚解释完之后,法海就看着大殿内腹黑的朱孝廉。
在不动和尚走后,三人就找了个地方坐下,一路上的追赶朱孝廉也饿了,让书童拿出干粮,故意的在孟龙潭面前大口大口的吃着。
“你们怎么知道我要打劫你们的。”
孟龙潭越看越饿,就打算转移注意力,开口问出了他最不解的问道。
本来自己打算找个理由靠近他们,然后拔刀抢劫,谁想到朱孝廉在他刚一靠近,就和书童两人把他绑了起来,这让他很是不解,自己也没暴露目的,他们怎么就直接对自己动手了。
“你啊,相由心生,一看你就不是什么好人,果不其然,若不是我抢先出手,想必我们两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呢。”
朱孝廉回答道。
“我不是好人,但是你也不是什么善茬,若不是你也有了这般想法,你也不会出手绑了我。”
孟龙潭反驳道。
“乱说,我们少爷那是聪明,这才会发现你不轨的行为,要知道我们少爷可是要上京赶考的。”
书童不满孟龙潭污蔑朱孝廉,立刻说道。
“就算中举想必日后也是个贪官,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奴才。”
孟龙潭骂道。
若不是他们两人,自己也不会落到这种地步,尤其是自己懒以生存的刀,都被收缴了。
“你…”
书童怒道。
“别和这种人一般见识,他说你像我,是在夸你呢。”
朱孝廉说道。
刚才孟龙潭被绑住了,刀也在自己手里,所以不怕孟龙潭,但是现在孟龙潭虽然没有刀,但是他的体格,打自己和书童一点问题也没有,所以他不想激怒孟龙潭。
反正他现在忍饥挨饿,就是对他的惩罚了。
“遵命少爷,确实不应该和这种人计较,一个强盗能有什么道理可讲。”
书童听完后不屑道。
“无聊,还是送你们进去吧!”
法海懒得看他们扯淡了,一挥手三人就进入了画壁中。
“不动,你可愿随我进去看看?”
“阿弥陀佛,木槿为画壁之主,贫僧瞒不过她。”
不动虽然心动,但还是摇了摇头道。
“变!”
区区小事而已,法海轻轻一弹,不动和尚就变成了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
“多谢大师。”
这么多年了,自从发现画壁时他就想在见到木槿,可是每次他一进去,木槿就把他赶出来。
看着自己的新形象,不动和尚拜道。
“走!”
说完法海也变化一番,化作姜澈的脸,一挥手带着不动进入画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