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港綜世界大梟雄 線上看-712 五百萬、或者死推薦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港综世界大枭雄
“呵。”
“别自作聪明的乱猜!”庄世楷嘴角挤出怪笑:猜的越准,死的越快!”
“五百万新台币!或者死!”
“选一个!”
面具下一缕笑容咧出:“不能不选!”
可台南帮是实打实的乡土结社,且是四大帮会中乡土情结最硬、最紧的一个。
丁宗树不见得有多聪明,但是一票手下都很忠心,高国仁选出来办事的马仔,更是同村发小,结义兄弟。
“呵呵。”
台南帮小弟忽然张口笑笑,瞪起眼珠,抓着铁门,忽然吐出一口水:“呸!别做梦!”
“我不会出卖兄弟!”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港綜世界大梟雄 線上看-712 五百萬、或者死看書
庄世楷退后两步,闪过口水,满脸惊疑的出声叫到:“兄弟?”
他再左右看看,指向阿忠阿义,大笑道:“这傻瓜还信兄弟!”
“咔嚓!”
此刻,他忽然迅速抽出手枪,抬手瞄向前方,果断开枪!
“砰!”
“啊!!!”
台南帮小弟惨叫一声,捂住膝盖跪下。
“阿越!”
“干你娘!”
“有种放我们出去单挑!”
旁边几个单间。
台南帮剩下几个小弟抓着铁门,大力摇晃,一个个义愤填膺,同仇敌忾,放声吼道。
“五百万、或者死!”
庄世楷举着枪再瞄向小弟。
嘴里重复说道。
他摆明是要杀人立威!不过杀人立威也是要讲究方法的,一枪干掉对方太痛快,要是真碰上几个讲义气的,呵呵,拍拍胸脯,说不定真不怕死!
毕竟,这年头兄弟义气勉强还吃得开,再加上“高国仁”好像是个有名气的头马,对手下兄弟不错,难保兄弟不会卖命。
所以他没有一枪就干掉台南帮小弟,而是要一步步来,不断加深逼问方式,最终击溃几人心理防线,吓破几人胆!逼几人开口!
这套儿心理学上的把戏?
庄sir还算精通啦!
为此,他早已准备好几种手段,不怕对方不开口!
“有种一枪干掉我!”
“干掉我!!!”台南帮小弟猛然抬起头,大声吼道。
庄世楷举枪再度扣下扳机:“砰!”
一枚子弹穿过他的左臂,蹲在地上的台南帮小弟一个跄踉,给子弹冲力打的摔倒在地。
“五百万!”
“还是死!”
阿忠戴着蓝色面具,拎着一个黑色钱袋,乖乖站在庄爷身边。
“唰!”
他拉开钱袋展示钞票!
该准备的东西要准备,古惑仔都懂一手萝卜,一手大棒!
庄爷怎么会不懂?
“干你娘!”
“有种就做掉我!”
“朝着你爹脑袋开枪!”台南帮小弟咬牙嘶声,用手指着额头吼道。
这下庄爷没什么可犹豫,直接瞄准开枪“砰”,一枪击穿目标额头,砰砰砰,随后继续连开数枪,直接打光枪里所有子弹,把厕所里马仔脑袋打烂!
“操!”
刘建、阿庆、其他四个台南帮小弟用手锤门、砸墙!
口吐芬芳!
庄世楷则扯扯领带,把打空的手枪随意交给身旁手下,藏于面具底的帅气面容浮出一抹邪笑,来到下一个单间前,歪头对里面的人讲道:“你!”
“是不是叫我单挑?”他扯着领带,歪着脑袋,盯住前面的台南帮小弟。
怎么回事!
带个面具终于有人敢喊他单挑了?
庄爷出道二十多年了!除了头先那几年,之后,港澳台三地有几个敢喊他单挑?
没有!
一个都没有!
所以那句“有种单挑”非常抓耳,瞬间就吸引庄爷注意,庄爷也想活动活动胳膊,练练手,吓吓人。
“来啊!”台南帮小弟跳起脚,指向面前的“打仔”喊道:“早听说越南仔们手段狠辣,靠打出头!”
“我来试试你们越南仔到底多能打!”台南帮小弟撩起袖子,露出两只健壮的手臂,右手臂还纹着一条青龙。
看得出来,这个台南帮小弟是个武行,摆明练过,而且身材外表看比较比庄sir更强,难怪敢大声放话,叫着单挑。
庄sir和他差不多高,但是力量深藏,外表更斯文些。
台南帮小弟却有些魁梧了!
“你确定要和我打?”这时庄世楷收住表情,很严肃的重申一遍:“而不是要那儿五百万?”
问出高国仁位置是目的。
杀人、立威只是手段。
“开门!”
台南帮小弟言简意赅。
“好!”
“打赢我不用说,五百万给你,直接走人!”庄世楷觉得他勇气可嘉,适当给出点奖励,再中气十足的超旁边喊道:“给他开锁!”
反正奖励都不用兑现。
阿忠阿义对视一眼。
阿忠掏出钥匙,先让对方把手递出来,打开手铐、脚铐以后,再把单间门锁拉开。
刘建、阿庆等台南帮小弟,全部聚精会神,望着他道:“雄仔!加油!”
“打出去给高大哥传话!”
“干他!”
“干死他给阿越报仇!”
剩下三个台南帮小弟倒很有想法。
阿忠却拉开铁锁回头瞥过他们一眼……
“嗙!”
铁门打开,台南帮小弟如猛虎出山,抬起双臂便朝庄爷臂膀袭来,试图先制住庄爷双臂,再迅速擒拿上身!以他力量的强打!
从身材体型来看,对方确实略占优势,再加上庄爷故作轻蔑,好似轻敌。
对方的打法很聪明。
庄爷却不闪不避,猛然踮脚跳起,扬起右腿甩出一记鞭腿,巨大的力量直接砸中对方肩膀!
“砰!”庄爷一凶狠的一鞭抽出风声,瞬间把人抽回房间!
“轰!”对方直接摔倒在蹲坑旁,浑身沾满屎尿。
庄爷扯扯嘴角,满脸鄙夷,上前两步,用皮鞋狠狠踩住对方脑袋,摁在粪坑里问道:“现在说还来得及!”
“说!”
“还是不说?”
“不说!”雄仔给出一个坚定的答案。
庄世楷松开脚,转身走出单间:“拖出来!”
“剁掉!”
“喂狗!”
“是!老板!”
阿忠阿义身后的两名保镖厉声应话。
接着他们掏出斧头走进厕所,先朝“雄仔”脖子斩下两刀,接着再把雄仔拖到走廊,当着众人的面……
“噗!”
“噗!”
“噗!”
一阵砍剁声响起。
现场,
非常沉默。
事毕。
庄世楷走到下一个面前,再问同样的问题,还是没人回答。
是块硬骨头!
“开门!”
“放狗!”
很快,
这块硬骨头给狗啃了!
最后剩下两个台南帮的小弟。
“你怎么选?”
庄世楷望着他道。
这两个小弟里其中一个便是刘建,剩下一个是黄毛,至于阿庆?
一群饿狗正在享用饕餮大餐。
只见刘建与黄毛都已吓破胆,当庄世楷来到刘建面前时,对方毫不犹豫的扑到门口,大声喊道:“士林区黄华道118号!”
“人在仓库里!!!”
黄毛眼神迷惘,跌坐在单间的墙角,好似已经吓傻。
庄世楷看他一眼,他很自觉的点点头,庄世楷掏出手机,嘀嘀嘀,拨出一个电话:“喂?侯部长啊!”
“对,是我,庄世楷。”
“我在港岛听说你遇到点麻烦,特意派人到台岛查了查,你的宋天师在士林区黄华道118号一座仓库里,查到记得给我回个短信。”
“不用谢,不用谢,大家自己人嘛……对了!这件事情好像是周朝先和丁宗树联手干的!”
你看,隐藏行踪的好处显现出来了。
“嗯。”
“你叫几队警察把人捞出来先!我要求不高,以后管好自己的狗!”
“啪嗒。”
随后,庄世楷挂断电话,回头看向铁门里刘建,刘建则满脸惊恐,望着他道:“你说你是谁?”
“呵!”
庄世楷轻蔑的收回目光,并不作答,只是带着阿忠阿义五人离开。
“留着吧!”
“五百万!”
阿义把钱袋抛进厕所,摔落在地,刘建却根本没碰。
十五分钟后。
“嘀嘀。”
庄世楷手机响起。
这时他正站在山腰上吹风,察觉到手机震动便掏出手机,查看短信:多谢庄生,事情搞定。
“OK。”
庄世楷收起手机,动作利落,语气愉悦的转头说道:“剩下两个做掉!”
“是!”
“老板!”
阿忠、阿义肃声应命,带人回到厕所:“砰砰砰!”
几记枪响。
刘建、黄毛遭遇灭口干掉,阿忠阿义又把关狗的铁门打开,再把厕所门封起!留下一群饿狗贪婪的撕咬血肉!
接着,庄世楷上车摘掉面具,阿忠阿义等人办完事回到车上,商务车当即驶离现场,途中换车再回到雷府……
现在庄爷算是把“丁宗树”、“周朝先”的第一波反扑扛住了!这也是最猛烈的一波进攻!接下来,就算周朝先还有什么把戏!
那也是一次不如一次!
下一步,该是庄爷和玫瑰的反扑了!
“庄仔!”
“没问题吧?”
这时雷府。
洛哥亲自出门迎接。
只见他抬手拍拍庄爷肩膀,上下打量一番,心底彻底松了口气。
要是庄爷在台岛出什么意外,十个KF委席位都抵不了!
好在看样子没什么事。
“搞定了。”
“没问题。”
庄世楷脱着鞋笑笑,走进房间,招起手道:“食夜宵,食夜宵。”
另一边,侯立群穿着棕色西装,指间夹着支雪茄,望向面前的宋天诚道:“你给马上回到乡下去!”
“侯部长!”
“他们要我诬陷你和越南帮贩毒啊……”宋天诚给两个保镖扶着,满脸鲜血,欲哭无泪。
“干!”
侯立群指着地板骂道:“庄爷说的一点错都没有!你先到乡下养养伤,我明天给你安排船,送你去澳门接受最好的治疗,至于周朝先和丁宗树……”
侯立群转头看向秘书:““叫他们明天到酒店等我!我要和他们好好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