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言情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251、左玉道長,錦湖公子推薦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玄幻:我一剑重回十万年前
大楚皇城有三条穿城大河,为整个皇城提供水源。
其中直连楚江的玉带河乃是交通枢纽之地,三十丈大河如玉带穿腰,河上游船如织。
马车上,韩啸与紫萱对面而坐。
这车厢之中布置典雅,馨香扑鼻。
还有一道道淡淡的符文,闪烁灵光。
这些符文既有防护之力,又有扩展空间的效用。
虽然只是一丝丝,却让车厢显得宽敞许多。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txt-251、左玉道長,錦湖公子看書
“先生,你就不问问,我要去何处赴宴?”
看着韩啸,紫萱轻笑一声道。
“既是赴宴,总不会是刀山火海。”韩啸端坐如钟,淡淡开口。
听到他的话,紫萱脸上笑意更甚。
“谁说红尘滚滚,不是刀山火海一般?”她身体往前凑了凑,隔着小案看着韩啸:“先生不是这么教导紫萱的吗?”
“心中有天地者,红尘不过云烟,我还教你,当持道而守。”韩啸伸手将小案上的茶杯端起,轻轻抿一口。
“无趣。”
紫萱往后一靠,撇嘴道。
这个男人真是铁石心肠。
优美都市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愛下-251、左玉道長,錦湖公子閲讀
“韩先生,虽然我家相公还在天牢,但先生惩处白乐宗,兰香感激不尽。”
抱着瑶琴的兰花娘向着韩啸低身下拜。
“秉承道心而已,莫要太在意。”韩啸摆摆手,轻笑道:“如我所言,相逢何必曾相识。”
相逢何必曾相识。
有此一首诗在,方一三与兰花娘之事已在仕林流传。
暂时来说,方一三没了性命之忧。
兰花娘面露感激的再次向韩啸躬身。
韩啸将茶杯放在案上,转头看向车窗之外。
车水马龙的码头外,数不清的楼船画舫或停靠或游弋。
一艘近百丈长,数十丈高的巨大楼船,就停在河中,占据大半水面。
金色的火焰升腾标志,高高镶嵌在楼船的顶层。
灵焰宫标志。
马车停下,紫萱领着韩啸和兰花娘直往那高大楼船去。
“以先生之才智,早就猜到我会到此了吧?”
紫萱轻笑一声道:“听闻灵焰公主来这里,我可是托了好大关系才求了上船的资格。”
“这花仙子之名,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
韩啸一边行走,一边好奇道。
听到韩啸的话,紫萱轻叹一声。
“先生身为男子,又有大才大志,怎知我们这些皇城官宦女子的苦恼。”
看一眼韩啸,紫萱低声道:“若不得花仙子之名,我父亲就要将我许配人家了。”
韩啸点点头,并未说话。
世家子,多不得自由,何况是皇城勋贵。
男子还好,这些家族女子,很多真是身不由己的。
便是如上官若言那般,有些事情,不也是压在心底?
三人到大船外,自有人上前验查身份。
紫萱拿出一块青色玉牌,低语几句,那女官打扮之人方才再看一眼韩啸和兰花娘,然后让出道来。
走上甲板,韩啸立时感觉到这楼船的不同。
整艘船多以青金钢打造的龙骨,再用千年镇元木装置,其上刻画数以万计的符文。
这一艘船,就是一座移动的宫殿,一件中品以上的灵器。
“这才是真正的自由,居于此等楼船之上,千百年无红尘俗事搅扰,一眼万年,不争朝夕。”
立在甲板上,紫萱神情有些恍惚。
“谁说修行者就没有烦恼?”
韩啸摇摇头。
世人都以为修行者无忧无虑,其实根本不然。
财法侣地但凡缺一样,修行不得寸进时,便是癫疯入魔都有可能。
便是强如人皇姬无疆,也无法凭借一己之力,横扫天下。
不是不行,是不能。
“紫萱小姐?”
甲板上来往人不少,或贵或雅,或仙或道。
一位身穿青色暗纹道袍的年轻道人眼睛一亮,向着紫萱轻唤一声。
“左玉道长。”
紫萱忙微微一躬身,低声道。
“紫萱小姐何时游历归来的?贫道也没来得及相迎。”
道人笑了笑,目光看着紫萱透出一丝热切。
“今日紫萱小姐可是为见灵焰公主而来?不如贫道为你引荐?”
紫萱忙摇头道:“多谢道长好意,紫萱只是来一观,做个席末,不敢劳烦道长。”
她说完,向着那道人再一躬身,然后低声道:“我们走。”
韩啸与兰花娘跟在紫萱身后,往船舱中走去。
立在甲板上的道人看向三人背影,面上神色变冷,然后轻哼一声:“不识抬举……”
“那左玉道人是城中青羊观的首席弟子,据说修为精深,而且是道门顶尖大宗,青阳道的嫡传弟子。”
紫萱压低声音道:“他还是灵焰公主的清客。”
所为清客,清谈之客,方外之交,如师如友。
原来是青阳道之人,怪不得在皇城重地,这灵焰宫的楼船上也颇为自在。
大楚道门本有三大宗门,凌天宗为首,青阳道次之,本来还有无极观。
现在无极观被灭,道门人心惶惶,为拉拢道门,人皇对凌天宗和青阳道礼遇有加。
不过这左玉道人年纪轻轻就是金丹后期修为,还是被派往皇城道观中之人,此人能力绝对不凡。
不过这些都与韩啸无关。
片刻之后,紫萱已经领着他们来到船舱。
这船舱广阔无比,明显是以符文扩展了空间。
一排排的长案随处散落,很多人或跪坐,或斜依,或低吟,或阔论,不一而足。
紫萱有些羡慕的看向前方,然后坐在靠着舷窗的角落里。
韩啸与兰花娘都坐在旁边。
“据说今日这宴席是为欢迎从赵国而来的狐族,不知那狐族到底什么模样?”
“狐族据说都是魅惑世人的性子,长相估计怕是极美。”
……
周围的议论声起,虽有些嘈杂,但都是低声说话,没有人真的喧哗。
“公主来了——”
有人低呼一声。
韩啸抬头,见二楼上有一行人下来,当先之人身穿大红锦衣,头戴金色发钗,身段婀娜,眉眼间都是笑意。
虽只是轻笑怡然,但盼顾之间满是贵气。
这一位定就是灵焰公主了。
“锦湖公子,我大楚的风情如何?”
灵焰公主一边下楼,一边转首看向身边一身白衣的俊俏少年。
少年眉目如画,唇若点朱,若不是穿了男装,谁也不会说他是个男子。
“据说大楚文风鼎盛,这满座大半都是文人,果然如此。”少年声音青朗,让人不辨雌雄。
“就不知,有多少人是真有文采,又有多少人,是来充数的?”
少年笑一声,手中折扇打开,满幅的牡丹红紫一片,煞是富贵锦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