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笔趣-第371章:殿下草民有冤展示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听闻这话,李承乾直朝柴景望去。
他昂了昂首道:“话说,你这家伙究竟是干嘛的?他们为什么会来抓你?”
“这可就说来话长喽。”
柴景面朝李承乾轻笑一声道:“不过我也可以告诉你,你们要找的那个侠盗,就是我。”
听闻这话,李承乾与李听雪不由对视一眼。
李听雪直开口问道:“这么说来,那半幅字帖在你身上?”
“嗯?”
柴景眯缝起双眸,望着李听雪道:“你们也是来找字帖的?”
“你身上,不就这么一个值钱的东西么?”
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第371章:殿下草民有冤看書
李听雪轻笑了声,随后缓缓站起身来,一边朝柴景走,一边道:“把字帖交给我,保你平安无事。”
一听这话,柴景先是一愣,紧接着仰面大笑出生。
“哈哈哈哈!”
“小姑娘,你现在都自身难保了,怎么可能还能保我?”
柴景站起身来道:“以我的经验来说,这帮家伙知道我在这里,定是在周遭都埋伏了人的。”
“现在我等只要出去,就会立刻被对方包围。”
“你现在应该做的事儿,不是找我要字帖,而是想办法让你这弟弟护着你杀出去。”
“呵呵……”
李听雪笑的妩媚,她回头望向李承乾道:“姐姐我需要你保护么?”
李承乾微微摇了摇头。
他并不是在帮李听雪造势,而是李听雪确实不需要他保护。
而且在两人一起行动时,一直以来都是李听雪保护他的。
李听雪昂首,满眼笑意的看了眼柴景,随即直接迈步走出了酒馆。
见此情景,柴景明显愣了下,随即暗叹口气道:“这么漂亮的姑娘,可惜了……”
这时,李承乾忽而开口道:“你是在为我姐感到可惜,还是为那些天马帮的人感到可惜?”
“如果是为我姐的话,你大可不必,因为我姐从来不会敢没有把握的事儿。”
说完,他也站起身来,朝小酒馆的大门走去。
待到临近门口时,他忽然停下脚步道:“若是字帖真在你身上,最好还是拿出来。”
“否则,我真的有一万种方法,让你把字帖交给我。”
说完,他在不停留,直接迈步走出酒馆。
见状,柴景再次一愣。
按理来说,现在外面已经是被天马帮的众人给包围了的。
而就算这对姐弟的功夫再高,至少也会有打斗的声音传来。
可是……
外面怎么这么安静呢?
想着,柴景也不由咬了咬牙,随即迈步走出酒馆。
当他看清楚外面的情景时,顿时就愣住了。
只见酒馆之外,齐刷刷的跪了一大片的人。
精华都市言情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馬龍藏海-第371章:殿下草民有冤熱推
这些个家伙无一例外,全都是天马帮的帮众。
甚至刚才那个天马帮的四大护法,沈望也在跪地的这些人当中。
并且,沈望的模样十分落魄,连臂膀都被人斩去一条。
而在这些人的四周,屹立着一群身着便装,神情肃穆的汉子。
不用动手,只是看这些人的气质便知道,这些个家伙全都是上过战场,并且在尸山血海里面爬出来的军中精锐。
见到这群人,就连柴景的脸色都不由得大变。
他直望向立于他身前的李听雪与李承乾道:“你二人究竟是谁?”
李承乾微微昂首,道:“秦王,李承乾。”
听见这名字,柴景心中的惊讶更胜。
他直直的望着李承乾道:“你……你……你真的是秦王?”
李承乾歪了歪脑袋笑道:“如假包换。”
谁知,听闻这话后,柴景陡然单膝跪地,插手道:“秦王殿下,草民有冤,还望殿下为草民做主。”
这一下,反倒是李承乾有些懵了。
他一脸茫然的看着柴景:“有冤屈不是应该找官府吗?找我有什么用?”
“这事儿,官府管不了……”
柴景满脸苦涩的望着李承乾道:“若说这世上,谁能为草民洗刷冤屈,怕是也只有殿下一人了。”
听闻这话,李承乾是更加不解了。
他这是有什么冤屈,非得找自己才能解决?
李承乾忍不住好奇,就开口问道:“说来听听。”
“草民不说。”
柴景面朝李承乾道:“只有殿下答应帮草民,草民才说。”
闻言,李承乾不由翻了个白眼:“行行行,只要是我能管的事儿,并且也是你真有冤屈的事儿,我就帮你,行吗?”
柴景深深地望了眼李承乾道:“既如此,还望殿下不要食言。”
说着,他便将所谓的冤屈与李承乾述说了一遍。
“我家原是泾阳大户,虽算不上顶天大的世家,但却也是个不愁吃穿的门户。”
“可前年忽然来了个县令,见天寻名目的要钱,还瞧上了隔壁杨家的姑娘做妾。”
“杨家不肯,他就拿了杨家的一众老小,说他们是忤逆的刁民,关在牢里私自用刑。”
“那杨家的姑娘抵不住,只得从了那县令,谁知她那哥哥和爹爹早就死在牢里了。”
“周遭与他家关系相近的,纷纷去理论,可那狗县令却说睡也睡了,别自讨没趣了……”
“后来,那杨家姑娘气不过,就一头撞死在县衙门口了……”
听闻这话,李承乾双眉紧锁。
他直看着柴景道:“那杨家姑娘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柴景抬头,望着李承乾,笑的惨然:“她就是已经定亲,却还未过门的媳妇……”
李承乾肃然……
柴景咬着嘴唇,握紧双拳道:“我爹气不过,就找人写了状纸,准备直接告到巡查史哪里。”
“谁知,那巡查史与那狗日的县令是穿一条裤子的,不仅没收状纸,反而还派人将我那递状纸的弟弟,打断了一条腿。”
听闻这些,李承乾直问道:“弟弟断了一条腿,丢了个老婆,那也不至于让你沦落为匪盗呀……”
“若有如此简单就好了。”
“在我弟弟回来后,那狗日的县令便派人乔装成山匪,冲入我家……”
“三十二口,整整三十二口人啊……”
柴景紧闭双眼,身躯颤抖不停:“若不是那日我外出办事,碰巧不在家,怕是也得死在那场变故里了……”
听闻这些话,李承乾看了眼李听雪。
李听雪只是屹立在哪里,朝他抛了个你懂我也懂的眼神。
接收到这眼神,李承乾也算明白了。
李听雪的目标根本就不是那字帖,而是眼前这个叫柴景的人。
她就是要让李承乾与柴景有一次这样的见面,然后让李承乾出面帮这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