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玄幻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線上看-第364章:有個愛自己的女人真好看書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李承乾的聪慧,那是有目共睹的。
可他今日为何要在朝堂上说出这些话来?
难道,真是他看不惯这些?
NO……
李承乾可不是那种没事儿就胡言乱语的大傻子。
他怎么可能没事儿干主动去找打呢?
而这也就只有一个解释了,那便是李承乾故意这么做的。
也是直到皇庭侍卫将李承乾给带走,李世民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是上当了。
这家伙,完全就是在跟自己演苦肉计呢呀。
让自己打他一顿,然后就不来听朝了……
对于自己这儿子,李世民也是无奈了。
他若是能将这份聪明劲用到其他方面,该有多好?
……
秦王府。
挨了顿打的李承乾是直接被抬回来的。
小初子见他这模样,表现得那叫一个主仆情深。
笔下生花的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討論-第364章:有個愛自己的女人真好閲讀
这家伙直从看见李承乾的那一刻起,就开始掉眼泪:“哎呦,我的殿下诶,您今天不是去听朝了么,怎么还被打成这样呀……”
“哎呦,瞧瞧这打的,可心疼死奴婢了……”
火熱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第364章:有個愛自己的女人真好相伴
见他这幅模样,李承乾那叫一个烦躁。
本身被打了一顿的他,心情就不是那么美丽。
此时,又听他在耳旁吵吵嚷嚷的,根本就没办法平心静气。
李承乾直接不耐烦的挥手道:“滚滚滚!去那边号丧去,真是烦死了。”
闻言,小初子满脸委屈:“奴婢这也是在关心殿下呀……”
“少跟我整这套。”
李承乾白眼连翻道:“赶紧放下你手里面的药膏,然后去给小爷找些冰块过来,可疼死我了。”
“好好好,奴婢这就去……”
待小初子走后。
躺在床上的李承乾微微侧了侧身,伸手摸了下后背:“这些个家伙,下手可真狠呀,早知如此,我就不演这出苦肉计了……”
那些个侍卫,下手简直没个轻重,一顿皮鞭子下来,直将他的后背给打的皮开肉绽的。
他也是着实没想到这些个家伙能下手这么狠,若不然,他才不会演这出苦肉计呢。
谁知,他这话刚出口,外面便传来了一道话音:“现在知道疼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听闻这话音,李承乾微微一愣,抬眼望去,正看见长孙皇后与卢婉洁竟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门外。
见到李世民,李承乾或许还不会有什么反应。
没准还能撒个娇,卖个乖,或者耍个混蛋什么的。
可在长孙皇后面前,他可是一点没规矩的样子都不敢有。
此时,他也当场就要从软塌上起来给长孙皇后施礼。
但也不等他起来,长孙皇后便走上前来,一把将他扶住道:“行了,就别弄这些没用的了,赶紧躺好。”
见长孙皇后温柔的模样,李承乾不免有些尴尬。
他挠了挠头,有些没底气的问道:“朝堂上的事儿母后都知道了啊……”
“我若不知,为何会在此呢?”
长孙皇后叹了口气道:“也是难为你们这父子俩了……”
“你们俩一个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另一个是调皮捣蛋无法无天。”
“你说,我这个当娘,当皇后的,应该怎么办才好?”
闻言,李承乾没说话,只伸手拉了拉长孙皇后的衣角。
见他这孩子气的模样,长孙皇后直抬手用手指点了下他的额头:“你啊你,让为娘说你点什么好?”
“在吐谷浑那敢单枪匹马就去叫板吐谷浑可汗的势头去哪了?”
“在漠北道敢单枪匹马就阻拦数千铁骑的勇气去哪了?”
“现在,不过就是让你监国,你就怂了?”
“难道你就不能给为娘争点气?长长脸?”
“难道你就不能把你的真本事都拿出来,让这天下都知道你的厉害?”
李承乾抿了抿嘴,低垂着脑袋道:“如果那样的话,父皇又会逼着我当储君了……”
“那你按照现在的状态发展下去,你就不用当储君了?”
长孙皇后摇头笑道:“用你当初跟你父皇说的那句话来告诉你,作为长皇子还不想当储君,绝对连门都没有。”
她看着李承乾,极为认真的说道:“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就算是你死,你也会以太子身份去死,你能明白么?”
听闻这话,李承乾缓缓抬起头,满脸不解的望着长孙皇后。
见他那眼神,长孙皇后缓缓站起身来道:“隋朝便是次子登基,如今你父皇又是次子登基,若是在你这一代,再来个次子登基的话,那天底下的世家百姓,就不知道会怎么笑话咱们了。”
“乾儿,娘知道你是聪明的,也知道你已经长大,没必要在用棍棒教你道理了。”
“所以你也收起你那套自污的手段吧,就算你的名声烂大街了,最后那太子位也依旧是你的。”
“而且你也要记得,这天下可不是你父皇一个人就能做主的。”
“若有一日你因为自污而闯下弥天大祸,就算你父皇会容忍你,这天下百姓也不会容忍你的。”
“那时候,天下百姓若逼着你父皇杀你,你父皇想拦也拦不住……”
话落,长孙皇后看了眼卢婉洁道:“行了,你们俩先聊,本宫就先走一步了。”
李承乾勉强拱起上半身道:“儿臣恭送母后……”
待到长孙皇后走远,李承乾脸上肃穆的神色也忽而转变。
他直朝着卢婉洁嬉笑道:“快,过来让我亲一口!”
闻言,卢婉洁的脸色止不住的一阵羞红。
她瞪了李承乾一眼,满脸娇羞道:“这还是大白天呢,再者,我们还未成亲,怎能做出此等僭越之事来……”
“嗨,之前也不是没亲过……”
李承乾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却也没在强迫卢婉洁。
他直卧在床上道:“帮我擦药吧。”
卢婉洁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从桌子上抓起药瓶,坐在床边,一点点的为李承乾背后的伤口上药。
实话讲,李承乾后背上的伤口,看起来是十分吓人的。
皮开肉绽不说,就连白色的中衣都被抽碎了,一些布条都夹杂进了血肉当中。
见此情景,卢婉洁的眼圈也不禁红了。
她声音颤抖的说:“你忍着点,我要帮你上药了。”
李承乾紧紧地抱住身下的枕头,咬着嘴唇道:“没关系,你尽管动手吧……”
听闻这话,卢婉洁才开始小心翼翼的涂抹金疮药。
她的动作,很轻,很柔,生怕弄疼了李承乾。
感受到自己后背上逐渐开始有些许凉意,以及她的温柔。
李承乾忍不住嘴角上扬……
有个爱自己的女人,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