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大唐孽子 線上看-第869章 不務正業?看書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阿义那很会审时度势。
在王富贵宣布继续竞拍之前,他就接受了《大唐日报》等多家报社写手的专访,将自己准备好的“喜茶杯足球联赛”的名字给公布了。
并且,还趁着这个机会告诉大家,喜茶铺子已经跟观狮山书院商学院合作,在一年内开设一百家以上的喜茶铺子,商学院将会为喜茶铺子提供人员培训的帮助,以及专业的宣传推广建议。
这个时候,顾盼盼才反应过来,武媚娘为什么劝说自己不要过来了。
感情楚王府早就相中了阿义那,自己也好,其他人也好,都是一个陪衬啊。
顾盼盼的心情立马就不好了。
“武郭,你姐夫不是最推崇商业的自有竞争吗?现在这个做法,岂不是自己破坏自己定下的商业规则?”
顾盼盼把心中的那股怒气,直接发泄到了武郭头上。
“盼盼,我的理解跟你恰恰相反,哪怕是姐夫真的有了跟阿义那合作的想法,他也把这个机会拿出来竞争,这恰恰就是一种推崇商业的自由竞争的做法啊。价高则得,竞价会的商业规则非常简单,谁也没有办法破坏的。”
“哼,说的倒是好听!”
武郭的话,顾盼盼无从反驳,但是却不愿意就这么服输。
“马上要开始观狮山书院足球队命名权的竞价了,王掌柜的开价只有一百贯,你还要直接来一个高价吗?”
听着王富贵宣布第二轮竞拍开始,武郭忍不住好奇的盯着顾盼盼。
“一千贯!”
顾盼盼用行动回复了武郭!
“这个疯婆娘,真的是不可理喻!”
正准备开口加价的崔祥坤,觉得喉咙里一口鲜血怎么压都要压不住了。
这是没听见王富贵的话吗?
人家都说了一百贯起拍,你直接来个一千贯,你让别人怎么加?
“看来顾姑娘这次是势在必得啊,还有比一千贯更高的吗?没有的话就恭喜顾姑娘,成功获得观狮山书院足球队的命名权!”
王富贵的话刚说完,就举起木槌“啪”的敲下。
崔祥坤目瞪口待的看着王富贵。
还能这样?
节操呢?
刚刚你明显那么磨叽的啊?
怎么现在手速就这么快了!
这是把五指姑娘的速度给拿出来用了吗?
“盼盼!恭喜你,终于成功了!”
武郭推了推还在发愣的顾盼盼,脸上露出了笑意。
看来王富贵也很会来事啊!
“我……我这就赢得了竞拍了?”
顾盼盼觉得有点不可置信,自己第一个开价,然后就成功了!
前后还不到一分钟呢!
跟之前的两次相比,这简直就是顺利的润滑无比啊。
“以后,观狮山书院足球队就得改名叫做顾氏箱包队了,也不知道那帮学员知道了球队的幕后大佬居然是一名漂亮姑娘,会有什么想法呢。盼盼,指不定你以后可以在球队里头找一名夫君呢!”
武郭笑着说道,心情很是放松。
现在这个结果,算是非常完美了。
顾盼盼没有理会武郭,而是起身去一旁签订契约去了。
……
观狮山书院商学院的动作很快。
竞拍结束的当天下午,王有才就找到了阿义那。
“王郎君,为了我的这点小事劳烦你亲自过来,实在是不好意思啊。”
对于商学院的人,阿义那还是很客气的。
再加上王有才是王富贵的亲侄子,又是商学院第一批学员,阿义那倒是把他放到了跟自己平起平坐的位置。
“阿义那掌柜你客气了,跟喜茶铺子的合作是商学院的一次重要尝试,如果成功了,不管对你还是对我们商学院,意义都非常重大。不要说我叔叔,就是楚王殿下,对这件事情也颇为看重。听我叔叔说,这一次喜茶铺子的装饰设计,楚王殿下就亲自给予了一些意见,甚至将玻璃作坊最新式的钢化玻璃以友情价出售给喜茶铺子,也是楚王殿下亲自点头的。”
王有才倒是没有因为自己身后的背景比较强,就在那里盛气凌人。
观狮山书院商学院的定位跟其他书院有所不同,对外合作方面自然也会有很大的差异。
一个经典的理论要想得到大家的认可,最好的办法就是用事实去证明它的可行性和有效性。
商学院这两年讨论了不少的商业模式,但是因为缺少实际的商业验证,说服力还不是很强。
这一次跟喜茶铺子的合作,就是一个新的尝试,
如果成功了,以后立马可以水平展开,在极短的时间内推出一些列的连锁铺子。
“楚王殿下日理万机,居然也亲自给予喜茶铺子指点,实在是我们阿义那家族的大恩人啊。今后但凡是楚王殿下有什么吩咐,我阿义那必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虽然阿义那知道自己的这个表态,李宽是不可能知道的。
但是该有的态度,还是要旗帜鲜明的摆出来。
从今往后,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也算是楚王府一系的人马了。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我们先来看一看今后的喜茶铺子的设计方案,然后在每个足球场旁边先修建一座新的喜茶铺子,争取在喜茶足球联赛第一场比赛开打之前能够正式开业。到时候,我们的喜茶铺子一定要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在看到新的设计方案之前,王有才觉得西市这家喜茶铺子的装饰还是颇为新颖的,明显是借鉴了旁边面包新语的设计风格。
但是看到了自己叔叔给过来的新方案之后,他立马就觉得现在的铺子没法看了。
玻璃作坊最新出品的大块钢化玻璃作为隔断,让光线一下子就明亮了起来。
全系松木色的座椅和柜台,显的古色古香的同时,又充满了新颖感。
最关键的是方案之中还建设性的提出了使用小竹子制作大量吸管的建议,让人喝奶茶的时候,有了不一样的体验。
还有那定制的木质杯子,只要加一文钱就可以打包带走。
如此种种,配合着相应的宣传方案,王有才觉得喜茶铺子想要失败都难。
唯一不确定的就是到底会多成功。
……
喜茶杯足球联赛和顾氏箱包队的出现,给了其他足球队莫大的灵感。
不就是转让命名权嘛,我也会啊。
接下来的几天,渭水书院足球队、国子监足球队、曲江书院足球队、大唐皇家军事学院足球队等足球队全部都换了一个名字,球队也有了第一笔广告费收入。
“李忠,最近都是怎么回事,各家报纸都去报道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足球队,这喜茶杯足球联赛的参赛队伍,都是什么啊。”
宣政殿中,李世民很是无语的将今天的报纸浏览了一遍,结果却是发现里面出现了一堆奇奇怪怪的名词。
“陛下,楚王殿下把原本观狮山书院负责组织的长安城足球联赛交给了大唐足球协会来负责,并且新成立的这个足球协会挂靠在教育部名下,但是自负盈亏,户部不给他们拨款。
这么一来,为了维持大唐足球协会的运行,楚王殿下就安排了王富贵去组织了一个竞拍会,把今年长安城足球联赛的命名权以六千贯的高价转让给了喜茶铺子的东家,所以今年的足球联赛就变成了喜茶杯足球联赛。
同样的,观狮山书院足球队的命名权也被高价转让给了顾氏箱包作坊,这么以来,足球队就可以相对独立的生存下去。其他球队一看可以这么玩,自然也有样学样的搞起了命名权转让,所以这几天陛下你在报纸上看到了什么七里香足球队、仁心堂足球队、劳牛运输足球队等奇奇怪怪的名字。”
听了李忠的一番解释,李世民很是无语。
这种事情,绝对是李宽的手笔,都不需要再安排人去了解了。
“这么说来,这些事情本质上都是大唐第一高楼的命名权转让之后的留下的后遗症咯?”
“与其说是后遗症,不如说是开拓了一个新的广告思路。估计今后的马球比赛和足球比赛,都会一直以这种模式存在,甚至还会产生一些其他形式的广告。”
“这种命名权的转让,对于各家铺子的促进效果真的有那么好吗?”
李世民还是觉得有点太夸张了,花了那么多钱就为了改个球队的名字。
“那杨氏茶叶大厦的名声,不到一个月就帮杨本满把花费出去的一万贯给挣回来了,有小道消息说杨氏茶叶今年的销量至少可以翻两番,力压林家红茶成为大唐第二的茶叶作坊。其他喜茶杯足球联赛等命名权的转让效果还不清楚,但是亏本是不大可能亏本的。”
作为长安城最热门的事情,百骑司自然也是万分关注,所以李忠能够立马给出答案。
“这么一来,以后长安城的各支球队就会慢慢的拉开距离了。实力强劲的肯定可以获得更多的广告费,然后招募更多大的优秀足球队员加入球队;而一些实力不行的球队,哪怕是现在的命名权卖了不少钱,以后也不见得能够活下去。”
李世民的眼光自然是很不错的,一下就看到了球队未来的实力变更情况。
其实这也是很正常的,不管是什么运动,两极分化才是正常的。
只有一小部分人或者球队可以站在金字塔顶端,充分享受着这个行业的利润。
其他掉队的,慢慢就被淘汰了。
“是的,其实这一次的命名权转让,已经可以看出一点这种趋势了。像是观狮山书院足球队,实力最强大,命名权的转让费用达到了三千贯,已经算是非常高了。但是一些没有名气,或者名声不好的足球队,竞价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人参与。”
“你说我们大明宫要不要也从各个护卫之中选拔一组球员,组建一个大明宫足球队,让百姓们也见识一下大明宫守将们的风采?”
李世民心血来潮的提出了一个建议。
不过,李忠却是不敢苟同。
“陛下,大明宫足球队太特别了,很可能会破坏足球联赛的规则,对于足球运动在大唐的普及其实没有好处。”
“这倒也是!”
李忠这么一说,李世民立马就领悟了。
着实如此啊,到时候大明宫足球队出现在球场上面,岂不是逼着对方要放水?
……
“杨兄,御史台中有不少同僚觉得你不务正业,没有尽到御史的本职,对你颇有意见呢。”
今天一大早,杨本满刚刚进入自己的办公室,贺勤劳就跟着走了进来。
“嗯?贺兄,我怎么就没有尽到御史的本职了?其他御史有在做的事情,我也是在做啊。除了偶尔请假之外,我觉得我自己对得起朝廷给我的俸禄。”
杨本满自然知道御史台里面有不少人看自己不爽。
不患寡而患不均嘛。
如今自己一个人的财富比御史台其他所有人的财富加起来都还要多,羡慕嫉妒恨的人自然也就变多了。
“杨兄,不是我说你,其他人会有这个抱怨,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你自己想一想,十年前的你是什么样子,现在的你又是什么样子?商业上的事情,已经把你的菱角给磨灭了,这可不是大家冤枉你呢。”
贺勤劳这话,倒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杨本满如今每天都在琢磨怎么挣更多的钱,哪里愿意花费太多的精力去搞什么大案子啊。
御史虽然有风闻奏事的权利,但是朝堂上对于莫须有的事情,认可程度明显变低。
你要弹劾一个人,最好就能拿出一些证据出来,否者往往都是白费功夫。
“看来我这是很久没有咬人了,其他人觉得生活太过平静了啊。”
杨本满冷笑一声,心中有点不爽。
不过,他也意识到,如果自己这段时间继续当咸鱼的话,估计御史台就会有御史弹劾自己了。
这可就不是他希望看到的场景了。
所以,在他心中,立马就下定决心,这段时间要搞一个大案子出来,好好的让大家见识一下监察御史的威力,让大家知道自己不是吃素的。
“言尽于此,怎么考虑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我那里还有一个奏折要写,就先回去了。”
贺勤劳自然不会去跟杨本满争什么,但是话里的意思其实已经很明确。
至于这一次谁会躺着中枪,就只有天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