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小說 我不是職業陰陽師-一百零八瘋人閲讀

我不是職業陰陽師
小說推薦我不是職業陰陽師我不是职业阴阳师
我醒来发现身边熟悉的人都在,唯独不见胡敏,我嘴里沙哑喊了两声敏儿~敏儿!喉咙里像是着火一样,又干又疼,大家见我醒来在那里胡乱喊着什么,根本听不清楚我说话的声音。
干爸干妈他们几人急忙过来问我怎么了?胡……胡……然而他们听到的是河……河……干爸问我小雨你说什么河?干妈急忙把干爸推开对他说,小雨的嗓子哑了,你看不出来吗?还站在那里不停的问,赶紧去倒杯水啊!真是的不知道你是怎么当父亲的,干爸被干妈训了一顿不但不急,反而堆着笑脸说我这就去,这就去。
精彩都市言情 我不是職業陰陽師笔趣-一百零八瘋人相伴
当一杯暖暖的水,流进我的喉咙里传向四肢百骸,我感觉是久旱逢甘霖的禾苗一样,咕咚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完了杯里的水,干爸,见我喝完了杯子里面的水,又要给我倒一杯,等等~我嘴里终于发出了不太沙哑的声音!
胡敏呢?大家见我问胡敏都低下了头,你们怎么了?敏儿她怎么了?我清楚的记得,在我昏迷前所发生的一切片段,你们不要骗我,把胡敏的事告诉我,她怎么了?她到底怎么了?你们倒是说话啊?小古,干爸,干妈,常大哥求求你们告诉我。
干妈见我这样不忍心的抱住我,对我说小雨你刚睡醒别激动啊!敏儿她……干妈说到这里“泣不成声”在也说不下去了,干妈敏儿她到底怎么了?常大哥叹了口气说道:“小雨还是我来告诉你吧”!你要是个男子汉就要挺住!
我看着大家的样子,心里的不好的猜想全都浮现出来了,于是说,常大哥难道敏儿她真的有什么不测?唉!常大哥叹气说道:“该来的总会来”,该瞒的也瞒不住,小雨你听着,胡敏她已经魂飞魄散,现在是个半死的人。
常大哥前面的话,我好像没有听清楚,只听到他说,胡敏已经魂飞魄散是个半死的人,这几个字在我脑子里面,如惊钟一样,咣~咣~震的我头脑发麻,半天像个木头一样,一动不动。
小雨~小雨~小雨~几个人用力的摇晃着我的身体,不~我像是爆发的火焰一样,整个人从床上跳了起来,用手指指着他们说,你们是骗我的,你们是骗我的,啊~我的头脑快要爆炸,眼前看到的是张牙舞爪的恶魔,在向我嘲笑着,他们对我说,杀了我,杀了我!
啊~巨烈的疼痛使我大脑一片空白,片刻他们的手向我抓来,滚开,滚开,你们这帮恶魔,我要杀了你们,是你们害死的敏儿,是你们。
片刻眼前的恶魔又变成了干爸,干妈和小古,常大哥的样子,他们对我说,小雨你冷静点,清醒一下,干妈的泪不停的流着,那眼泪又变成了恶魔眼角的鲜血,啊~啊~滚开啊!
我分不清楚他们是恶魔还是我熟悉的人,这一刻世界在我眼里变得那么的可怕,啊~又一声尖叫我冲了出去,快,快拦住他,常大哥和小古在那里暗暗惋惜的愣神的功夫时候,我已经跑到了大街上。
干爸,干妈明显没有我暴起的速度快,如果有哪天你伤害了身边的亲人,那一定不是你自愿的,我想我此刻心情就是这样,我分不清他们是人还是鬼,但我不想伤害他们,大街上的人都在看着我,因为我现在的造型有点奇特。
穿着睡衣裤衩光着脚丫子就跑了出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在搞什么街头“行为艺术”,一个个人用手指着我在那说“三道四的”我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人是越聚越多,中国人“天生爱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毛病”彻底充分的体现出来了。
顷刻之间把我围的是“水泄不通”,啊~啊~我大叫着,你们走开,走开,你们这帮恶魔,你们这群魔鬼,我要杀了你们,我向个疯子一样冲进了人群,是的现在的我是一个疯子,啊~快来啊!这里有个精神病发疯了要杀人了,快来人啊!
也不知道是哪个大姐或是大姨,发出了惊恐的声音,本来不喊人就多,得嘞!这一喊,全都围过来,人一多我更加的恐惧,感觉他们又变成了索命的恶魔,感觉他们都是害死胡敏的魔鬼,啊~啊!
都市小说 我不是職業陰陽師 線上看-一百零八瘋人閲讀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也不知道我挨了多少拳脚,反正那些拳脚打在我身上也不疼,我想不是因为我练过功夫的原因,而是因为我那时候可能身体没有知觉了,一个麻木的疯子你即使用刀子捅了他,他也不知道疼痛。
精华都市异能 我不是職業陰陽師-一百零八瘋人
这些踢打反而让我,怒火更加的旺盛,我嗷嗷直叫的,冲着,冲着,不知疲惫,仿佛要冲破这天,冲破这地,冲破这时间的一切邪恶!
终于倒下了,可能是我身体没有恢复的原因,也可能是我太累了,我太累了,我想歇歇,一个人影向我走进,我看不清他的样子,只觉得他特别的熟悉,特别的温暖,但又觉得他特别的陌生。
再次醒来,我浑身一动也能不动,你们放开我,放开我,我的眼前还是干爸,干妈,他们几个人,但我被绳子绑起来了,绑在床上,就连嘴里都被绑上了布条,你们放开我,放开我,可是我知道在她们的耳朵里是听不清楚,我说什么的。
啊~啊~我拼命的摇晃绳子和床铺,我的双眼一红,看到的又是满眼恶魔,啊~啊,嘣嘣,咣咣,我的头用力的撞着床头,好让自己清醒一点,刚撞两下就被常大哥拦了下来,此时我眼前看到的,又是他们关心而又心疼的样子,不~不~我不要这样的感觉!
只听干妈,哭泣的说,敏儿那样,小雨这样我们到底该怎么办?还有雨萱那孩子,我是不是上辈子做错了什么?老天要这么惩罚我,干爸搂着干妈疼惜的说,小雨是疯了,疯了,我们把他送精神病院吧~你在说什么?
干妈啪的一耳光打在了干爸的脸上,这好像是她第一次打他,打完了干妈又哭了起来,她软弱的像个孩子一样说,对不起,对不起,小雨不能去精神病院,千万不能去那里,说完她倒在干爸的怀里,她太累了,她太伤心了。
未来的我到底去哪里?到底该怎么办?这一切都是一个谜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