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玄幻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陳少維-第一百五十八章 離開萬衆讀書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董总愣了一下,然后淡淡地说道:“现在也只是我暂时接手,你还是万众的董事会成员,大股东啊!”
我哦了一声道:“你做事怎么可能这么不小心,怎么可能还让我这眼中钉,肉中刺,心腹大患留在万众呢?都是明白人,不必掖着藏着的!我这人不喜欢拖泥带水,万众的股份想要吗?出个价,我卖给你!”
两个人同时惊讶地望着我,董总再次确认道:“你说什么?卖给我?你不是开玩笑吧?你是认真的?”
我点了点头道:“我当然是认真的!累了,不想再和万众有什么瓜葛了!”
董总好奇地看了看我,还是不可置信地问道:“你真的要放弃,你在万众的股份?你就这么不看好万众吗?”
我笑了笑,看了看东方神奇道:“我是不看好卫华和万众的合作,更准确地说,是卫华集团!”
东方神奇十分诚恳地说道:“陈总,你听我说两句,卫华集团真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们有实力,有前景,有格局,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原因,让你这么偏执,你可能太主观了,就算你不认可卫华,也不用不认可卫华集团啊!以专业眼光来看,卫华集团和万众集团合作,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未来世界的格局,肯定是强强联手……”
我摆了摆手道:“得了,得了,你那套理论去蒙那些不明事理的傻子吧!话我说到这儿了,要不要,董总你自己考虑吧,考虑好给我个价!”
董总点了点头道:“好的,我知道了!想好了,我通知你!”
我哦了一声,临走时,看了看东方神奇说道:“光鲜亮丽的,一身笔挺西装裹在外面,骨子里还是那个卑贱可怜小人,卿本佳人,奈何做贼啊!”
东方神奇还没听明白我的话,我就已经走了出去。
之后,就听见了东方神奇的怒吼声,和董总叫我等等。
我没理会她们,上车走人。
坐在车里,万千感受集一身,看着这个让我成长起来的企业,今天算是正式告别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回来,我还想不想再回来了?
阿廖看了看我问道:“是不是很不甘心,很不舍啊?”
我苦笑道:“你知道什么是哀莫大于心死吗?一对笑小情侣吵架,分手,复合,再吵架,再分手,没有复合。从刚开始吵架,就说着要分手,但彼此还是关心着对方,时刻留意着手机,留意着对方的动向,即使嘴上说不再关心对方,不再理对方了,但一旦提及对方,都是不住地伤心和失望,心里还是侥幸存在那么一丝丝的希望,盼望着还能和好如初。只是一旦心死,你根本就不怕听到对方的消息,不怕看到对方,因为那已经与你无关了!麻木到,那也只是自己生命中的一个片段,过去了,就过去了,不会再回头,不会再想念。”
阿廖切了一声道:“你说得这么诗情画意,干什么呢?简单点就是不操心了呗!”
我嗯了一声,默念着:“不操心了,不操心了!”
何子君和吴胖子在市中心的财贸大厦里,租了一间不到60平的办公室,正式挂牌-信保金融财务公司,法人是何子君,前期投资我拿了200万给他们,用来还掉万众的投资和收益。公司一共6个人,2个老板,4个操盘手,对于他们怎么运作的,我是一窍不通,我对他们的要求只有一个,近期内大量购入万众,卫华和绿水园的股票,将之前何氏和其他杂七杂八的股票都放掉,赚不赚钱的都放掉,我要赶在卫华和万众,卫华和绿水园正式宣布合作前,购入大量的股票,坐等升值后,全部放掉。
我的想法和子君不谋而合,吴胖子却提出了一点疑义:“你手上现在不是持有大量的万众股票吗?如果我们再购入一部分,加上宝儿,耀阳手上的股票,操控万众也不是不可能的?为什么我们还要放掉呢?我们如果重新拿回万众的控制权,不是更好吗?”
我摇着头道:“董总在万众的根基太深,你们想想,我在万众也经营了这么多年了,到头来她一个决定,就把我轻易踢出局了。万众不管怎么样,都是她董总的,我斗不过她,也不想和她斗了!与其花精力和他们斗争,不如想想咱们自己怎么赚钱好过!”
吴胖子还是心有不甘地说道:“想想就气,妈的,我们种树,她们乘凉!”
我笑着说道:“树苗都是人家的!咱们就是浇浇水而已,你才来万众多长时间啊?”
吴胖子哼了一声道:“你是没听到,我们走的时候,那帮财务的怎么说我们,说我们就是你带过去的蛀虫,就是来吃万众大米的。我们短短几个月,给他们创造了多少利润,他们会干什么啊?拿个计算器,天天在那儿加减乘除的,还会干什么!用手就行!脑子都不带就上班了!和我们怎么比啊?”
何子君劝道:“吴胖子,你这心态真得调整一下了,不然你早晚得气出脑血栓来!这世上不公平的事多了去了,多少人拿着钱不干事,多少人干着事,拿不到钱!咱们已经很幸运了,能干自己想干的事,赚自己想赚的钱!”
我嗯了一声道:“做人就得想开点,这世上原本就没有绝对的公平,只有你足够强,足够大的时候,你才能得到相对的公平!”
然后思考了一下说道:“你们不要想着去收购哪家公司了,我对实体企业兴趣也不大了,我们就是想着怎么用信息换取利润就行了!这个年代是信息年代,只要我们信息超前,意识超期,用脑子就能赚钱,用钱就能生钱!信息不平等,不对称,就是给咱们这些人创造财富的机会,我们要抓住这样的机会,机会稍纵即逝!”
两个人同时点了点头。
外界关于我的绯闻,不但没有随着时间的过去,而减少热度,相反,还不断涌现出很多十分离谱的传闻,为人所津津乐道。
先是,有人罗列出一堆演艺圈的明星感情史,很多人都能和我划上关系,其中就有给我们公司代言过的女明星,和那对明星夫妻的老婆,还有几个我连名字都叫不上来的女星,可能也只是见过一两次,最不靠谱的是有一次吃饭,师石带过来的流量小生,也和我扯上了关系。
之后,又有人将和我同事过的女下属,和我有过接触的女性,画了一个关系图,以我为中心,和这些人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我到底有多么的不堪,看那章密密麻麻的图线表就知道了。我都奇怪,他们是怎么知道,我这么多秘密的,连我之前的几届助理,他们都如数家珍一般,安安,悦悦,小李,陈桦,然后就是陆萍,云曼妮这些已经有了自己一方天地的人物,最可气的是把李总,董总,徐月,杜诗阳,这些扶持过我的人,也写在了上面。
我拿着这张图,和胜男笑道:“说我是再世韦小宝一点不为过吧?”
胜男冷哼了一声道:“这么多女人,上面怎么就没有我这个正室的名字呢?”
我嘿嘿地笑道:“这就是不专业的表现了吧!连我老婆到底是谁都不知道!他们这些不良媒体啊,怎么吸引眼球,怎么写!”
胜男哎了一声道:“人红才是非多啊,我什么时候能上报纸头条呢!?也给我来张特写镜头!”
我简直地哭笑不得地说道:“随时啊,我们现在牵手走出去,明天你就上头条了,还得猜测你什么家事,祖上几代都是什么人,连你身高体重,三围都很快就出来了!就不知道你怎么会回你们单位了,你以后执勤都是问题了,天天屁股后面一堆狗崽队跟着。”
胜男想了想,说道:“那还是不要了!做名人难,做一个名女人更难,做一个名男人背后的名女人更难啊!”
我哈哈笑道:“我给你报名参加《我要上春晚》呗?”
熱門言情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陳少維-第一百五十八章 離開萬衆閲讀
熱門都市言情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笔趣-第一百五十八章 離開萬衆熱推
陆雨晨辞职了,尽管董总一再挽留她,她还是毅然决然地离职了,也没有去李若岚的媒体公司,而是自己开了一家自媒体公司,做一些短视频,财经评论,音乐电影电视评论,名人趣事,时事政治,民治民生等新闻类的小栏目,还在一些媒体网站上,承包了一些板块,做一些专题专栏。
当然,这公司也是我投资的,我答应过她,一定会给她一个好出路,让她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雨晨媒体,这个看似不太起眼的媒体公司,却后来成为了很多媒体新闻的标杆,一个有良心,敢说真话,敢讲争议,不歪曲事实的良心媒体公司,这都是后话,如果你今天看到一篇报道,发出了一声感叹:“我靠,这都敢写!”,我想说不定就是雨晨媒体报道出来了。
坐在她宽大的办公室里,我感慨道:“你这也太奢侈了吧,我的投资,是不是一半都用在装修上了啊?我怎么没看到打印机,印刷机,什么暗房,排版室啊!除了几台电脑,怎么什么都没有啊!”
陆雨晨笑着说道:“老土吧你!什么年代了?我们又不是印报纸,杂志的!现在是互联网时代了,你现在看新闻还看报纸吗?”
我哦了一声道:“报纸是很少看了,不过杂志还是会翻阅的!”
陆雨晨嗯了一声道:“时尚杂志,我还是打算做一本出来的!就是找不到好总编,必须得找那种走在时尚前沿的新新人类!”
我急忙摆手说道:“千万别!我一看见脑瓜顶上的红黄白绿青蓝紫就头疼!好好一姑娘,剃个光头,一个好好的小伙子,涂个口红,戴个耳环,男不男,女不女的,我就烦!虽然,我也不懂什么时尚,但我觉得吧,时尚也得让人看得懂,大众能接受才行!标新立异可不叫时尚,那叫哗众取宠!”
陆雨晨看了看我,十分欣赏地说道:“这不挺有见解的吗?我说的新新人类,就是个代名词,就是时尚触觉敏感,能抓到现在年轻人审美标准,融入到时尚圈里面,有专业技能的人。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我们来操心一下,你的绯闻吧?看看怎么办?目前看来,想让时间去淡化是不太可能了!这事,现在愈演愈烈啊,再这么下去,你的名声可真的就完了,那你以后就真的当幕后老板了,绝对不能露脸了!”
我不服气地说到道:“不就是点花边新闻吗?那个摄影爱好者,现在不也好好的,还自己创立了时尚品牌!现在这年代还是比较宽容的,只要你不是为非作歹,生活作风有点问题,最多被人骂上几句,无关痛痒啊!再说了,我又不是什么公众人物,炒一炒,觉得没什么新闻价值,自然就没放过我了!他们也拿不出任何实质性的证据来,都是捕风捉影,有啥好怕的?”
陆雨晨担忧地说道:“你可别掉以轻心,事情可没你说得那么简单!你现在本来就脱离了万众,虽然这些年,你有点声望,但那都是在万众的光环下,现在你独立出来了,你可就什么都没有了!生活作风往往就反映了一个人做事方式,是不是严谨,值不值得合作,风险的大小,也是看人品的!”
我撇了撇嘴道:“你的意思是,谈恋爱就好好的谈恋爱呗,你非要和我上床,你道德有问题,人品有问题!”
陆雨晨没听明白。
我笑嘻嘻地说道:“我的意思是,生意是生意,你非得扯上我道德品质干什么玩意儿?赚不赚钱,又不是以我有几个生活伴侣为标准的!”
陆雨晨哎了一声道:“可你生活在中国这社会里,就是这样的,要做事,先看做人!你得接受这个现实!名声狼藉的人,就是没人愿意和你合作啊!你别狡辩了,你就算辩赢我也没有用,还是想想怎么搞定这事吧!挽救下你的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