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krch人氣小說 洪荒之石磯 txt-第799章 一人之威!分享-f5rno

洪荒之石磯
小說推薦洪荒之石磯
元始天尊脚下生了根般再难移动半步,他死死盯着一个个道文重组,一句句黄庭经文亮起,他的脸有些扭曲,不过除了圣人,都看不到。
小剑魔已经被他封印,魔剑被他收起。
他回头看向了老子,老子叹了口气,也只是叹了口气。
天意归天,这是大势,更何况洪荒有六位圣人,女娲,不要看困着通天,但她的心就向着阐教吗?不见得。
就连他,虽在帮阐教,但对截教何尝没有愧疚。
天道六圣,阐教所占至多为四。
现在,洪荒,除去圣人所占的天意,都在偏离,偏向了截教。
天意归天,圣人时代要落幕了,他们代表的天意,天道将收回,赋予新的时代之主,应该是天庭的两位。
他们圣人完成了教化,也该退去了,不过,老子看了接引一眼,西方和东方还是不同的,西方慢了东方两个纪元,才刚开化,圣人的教化也才开始。
老子眼中闪过深意,天帝终归是东方的天帝,这一点,他比谁都看的都透彻。
西方想要大兴,他说了不算,接引说了也不算,当家做主的昊天才说了算。
西方的大兴在未来,做主的不会是接引,更不会是准提,因为圣人时代要落幕。
老子的落子极远。
老子看了接引一眼,接引一愣,他静修数万年的寂灭道心竟忽喜忽悲躁动起来,接引双手合十,一闭眼竟入了定。
准提第一时间察觉接引不对,他的菩提心与接引的莲花心自有感应,准提也闭上了眼睛。
女娲冷哼一声,对准提的消极怠工极为不满,但准提好像没鸟她,一动不动,女娲脸沉了沉,眼中火光跳动,看向准提的眼神有些不善了。
元始天尊当局者迷,他竟没看懂老子那富含深意的一眼,他只听到了老子的叹气,也听懂了,所以,他失望的回头自己想办法。
元始天尊的世界陷入了极静,尽管他离万仙阵最近,听到的诵经声也最大,但他摒弃了这一切,陷入了自己的世界寻找出路,他在想如何破局?
黄庭经一卷一卷诵过,经书越翻越厚,书山越来越高,截教的气运又在上涨,气成龙虎,龙虎匍匐,一左一右,前所未有的安静,也前所未有的温和,仿佛在聆听大道。
又像在为截教弟子护道。
天地一片祥和。
祥和的令很多人恍惚。
直到一声雷动,惊醒了所有人,除了接引。
老子抬头,元始天尊抬头,通天教主抬头,准提睁眼,竟有人要渡劫?而且就在劫气最重处!
雷云翻滚,极重,竟不下于老魔突破大能时的雷劫,那可是大能雷劫,天道之下的魔道雷劫!
老子收回了天地玄黄玲珑宝塔,因为他是天道圣人,不会庇护也不会干扰生灵渡劫。
他的无为总是不以小为小,不以大为大,都落在细微之处。
至于劫数为何这么重,因为时间,因为地点,因为渡劫的生灵,封神大劫之中,劫气最重之时,劫气最盛之地,帝俊嫦羲之女,太阴一脉,太阳神之妹,妖族公主,妖帝之妹。
对如今的天道来说,这种生灵太逆天,为天道不容,汤谷十只金乌死了九只,天道才允许一只化形。
帝九更是以一个死人的身份在远离天道的混沌中女娲的庇护下化的形。
强大生灵辈出的远古时代,道魔相争龙凤相斗三族争霸的太古时代,巫妖横行的上古时代,都已结束,圣人时代,不要说太阴血脉,便是普通先天血脉也为道不容。
女娲娥眉挑动,神情柔和了下来,嫦娥没有向前,反而向后退了几步。
因为她是太阴之主。
扶桑树下的少年观星台上的少年都紧张的握紧了拳头。
劫云之下劫气中心那个可爱的小兔子眼神却很平静,她的心并不像她的外表那样柔软无助,她幼年便跟着石矶闯荡过半个洪荒,横渡西北海,登上了不周山,她还在巫族待了二十年之久,她见过巫妖大战,她也被母亲帝后牵着手走向过天庭权力的至高点,俯瞰亿万妖族朝拜,她也跟着她的小太阳神哥哥走遍了洪荒天地,见过了世人想象不到的风光。
她的心怎么会弱小?
更何况她还有那样的一个姑姑。
石矶也在看着她。
听着雷动,听着雷落。
九天雷落,雷落九天。
如一个长夜。
极其漫长。
元始天尊收回视线,整理衣袍,对天稽首:“请老师示下?”
他指的是黄庭经和这场令他如鲠在喉的黄庭道会。
鸿钧没有示下,也许他早已示下,只是他没有领悟到。
道祖只是看着他,也看着天地生灵。
天地还是那样,诵经声,雷声,还有铃铛声。
“喀嚓”一声,铃铛碎了,铃铛声也停了。
一个如日中天的拳头轰碎了漆黑如永夜的劫云,一个令圣人都为之一静的男人,只是一个背影,便令万灵窒息。
鲲鹏瞳孔收缩,他猜到了一种可能。
妖族的大能齐齐拜倒,双目垂泪。
“叔叔!”
一个脆生生的声音,一个穿着青衣的小姑娘走出了劫气中心,一尘不染,一身月华,干净的如月华之灵,月牙儿般灵动的眼中闪着晶莹的泪花。
男人轻声一笑,声音低沉,“我们家的小月亮长大了。”
一句惹下了小姑娘的千般委屈万般泪。
她失去了很多很爱她的人,她早已不是小孩了。
她的内心比很多人认为的都要强大,只是她没有表现出来,她也没有拒绝哥哥小心翼翼的呵护,她没有急着长大,因为她还有姑姑,有哥哥,有朋友。
“不要哭。”男人伸手去帮她擦眼泪,不过他的手却穿过了,抹空了。
男人扶额一笑,“忘了。”
但他一挥手,小姑娘落在了他的肩头,“走,叔叔带你去看看这新天地。”
如同小时候一样,她坐在叔叔肩上说了声:“好!”
其实应该是她带着叔叔去看新天地。
男人临走前看了一眼嫦娥,然后大步朝天边走去。
半月后,一声感叹,很多人都听到了,“原来天地是这样。”
男人如一缕阳光散去,带走了小姑娘最后的泪水。
天地仿佛静止了半月,直至他离去。
很多人心中才浮现出了那个男人的名字:“东皇太一!”